第一百四十三章 复仇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3-18    作者:忘语

沙朗闻言,露出一丝诧异神色的看着石牧,嘴巴微微动了动。

周围诸人脸色也为之一变,眉头皱了起来。

现在任谁都看得出来,沙朗时间不多了,而这最后的宝贵时光,他们都希望留给沙娇及沙星二人。

“我要问的事情耽搁不了多少时间,只需片刻就好。”石牧神色未变,再次说道。

腾鸦部落之人面面相觑,最后目光都看向了沙娇。

“那……还请牧大哥长话短说。”沙娇看了看石牧,又看了看沙朗,犹豫了一下后,z终于低声的说道。

随之此女转身拉着沙星,迈步朝着远处走去。

其他人见此,也纷纷跟在了后面,朝着远处走去。

原地只留下石牧与沙朗二人。

石牧叹了口气,这才蹲在了沙朗身旁,轻声说道。

“沙族长,我刚刚检查了一下部落外面的脚印痕迹,离开部落的脚印数量比来时多了不少。此外,我虽然没有细看这里的情况,不过现场的尸体中,属于贵部女眷和孩童的尸体极少,应该是被那些天狼族给掳走了吧。”

听闻此话,沙朗身体一抖,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牧勇士目光敏锐,正是如此,都怪我沙朗无能,竟然连庇护自己的族人也无法做到,让他们落在了天狼部落手中……”

沙朗神情激动,气息剧烈波动了起来。

石牧见此,连忙伸出一只手掌按在沙朗头顶,精纯的真气化作缕缕细丝的缓缓注入,沙朗波动的气息很快被镇平。

沙朗看向石牧,胸膛不住起伏,目中却露出一丝诧异。

“那些天狼部落的人应该是半日前离开的,他们带着妇孺孩童,地面也并无车辙一类的痕迹,看来那些族人应该是被徒步押解,前进速度肯定不快,现在追上去的话,还来得及。”

石牧说着,收回了手,顿了顿后,继续说道:

“这两日在下在贵部承蒙盛情款待,无以为报,就由在下去追回那些女眷吧。”

沙朗听闻此话,神情复杂,嘴巴半张,却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的样子。

“从地面上痕迹来看,那些天狼部落应该是有一百多人,不过他们之中具体有多少图腾勇士,实力如何,我还无法判断出来,如果就这么贸然前去,恐怕胜算不大,所以还请沙族长明示一二。”石牧缓缓说道。

“牧勇士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那些天狼部落人数众多,我既然不愿阿娇他们去送死,又岂会连累你这个外人。”沙朗沙朗深深看了石牧一眼,片刻之后摇了摇头,说道。

“在下并非不知轻重,也不是不畏生死之人,个中分寸自会把握。我想,沙族长也不忍见贵部的那些妇孺孩童,落在天狼部落那群凶蛮手中受尽欺辱吧。”石牧嘿嘿一声,如此说道。

“既然牧勇士如此说了,我也不再客气,多谢牧勇士大恩。”沙朗看着石牧,眼中终于露出深深的感激之色。

“族长不必客气,关于敌人的情况,还请你仔细和我说说……”

石牧神色肃然道的倾听起来。

一盏茶工夫后,石牧站了起来,对远处的沙娇等人招了招手。

沙娇等人连忙跑了过来,此刻沙朗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脸上已是毫无一丝血色了。

“父亲!”沙娇扑到了沙朗身旁,任谁也看得出,沙朗已经油尽灯枯。

“阿娇,日后沙星他们……就托付给你了……”沙朗缓缓喘息了起来,手臂抬起,想要最后一次抚摸爱女的秀丽脸庞,不过举到一半,终于还是无力的垂落了下去,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沙娇失声痛苦了起来,沙星脸上也是泪水横流,周围十余名蛮族青年虽然强忍泪水,却是哽咽不止。

石牧默默转身,朝着部落之外走去,没有惊动他们。

来到停在腾鸦部落废墟外的四不像跟前,石牧摸了摸腰间的破天弓,脑海中回想起沙朗刚刚和他说的话,眼睛眯了眯。

下一刻,他面色一肃的翻身跳上四不像,便要沿着地面脚印追过去。

“牧大哥。”一个人影从部落中跑了出来,正是沙娇。

石牧眉头微皱,拉住了四不像的缰绳。

“你是想去追那些天狼部落的人,救回那些被俘虏的女眷孩童吗?”沙娇看着石牧,说道。

石牧脸上神色未变,短暂的沉默过后,转首望向远处,不置可否的低声说道:

“能否成功我也没有把握,只是若是不尝试一下,我心有不甘。”

沙娇目光一闪,咬了咬牙,嘴角一动,正要说话。

“你们实力太弱,带着你们一起去,我便没有任何把握了。”石牧不等她开口,直接出言打断道。

“你们好好安葬沙朗族长他们,等我两日,不管成功与否,我都会回来。”石牧说完此话,便转过头去不再去看沙娇。

一抖缰绳,四不像一声嘶鸣,四蹄奔腾,朝着远处奔驰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远处。

沙娇看着石牧身影远去,目光闪烁,仿佛痴了一般。

……

距离腾鸦部落数十里外,一处起伏不平的丘陵地带。

一至两百余人组成的蛮族大队正行走于此。

这支队伍最前方是二十几个狼骑兵,后面是一百多寻常蛮族士兵,在最后面,还有百余名腾鸦部落妇孺孩童和一些大小牲畜。

这些女子孩童双手被绳子捆住,串在了一起,脸上夹杂着惶恐,隐隐残留着泪痕,但此时却没有吭声,只是默默的往前走着。

那些牲畜身上背负了一袋袋粮食干肉,和酒坛,数量颇为可观。

正是屠杀腾鸦部落,满载而归的那一支天狼部落大队。

由于那些妇孺孩童,以及牲畜行走速度缓慢,整个队伍行进的并不快,不过大队似乎也没有加速的意思。

最前方的二十多狼骑最前方,费都骑在一头巨狼之上,满面得意神情。

这一次一举歼灭了腾鸦部落,抢到的粮食美酒还远在估计之上,虽然也损失了一些人马,不过看在这些粮食和妇孺孩童上,族长不仅不会多说什么,还会有不少嘉奖的。

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抓到少主要的那个沙娇。

“大人神勇无双,这是半年来的第五个小部落了。”

“这份军功,放眼部落所有统领,又有几人能比得上!”

“族长大人当时许诺的都统之职,看来要提前兑现了!”

旁边的几个亲随看到费都心情不错,纷纷大拍马屁。

“嘿嘿,本大人出手,这些小部落,自然是手到擒来!”费都明知这些人在趁机拍马,但这些奉承言语听在耳中,却是无比受用,当即哈哈一笑的自夸起来。

“统领大人,属下有尚一事不明。听说圣垩战前线和人族的厮杀已经逐渐变缓,为什么族长大人还要命令我们四处筹粮?”旁边一个沉默的图腾勇士,忽地开口问道。

费都瞥了问话之人一眼,眼神微冷,后者脖子一缩,知道问话不当,讪讪住口。

费都心中对于这个问题也有些疑惑,不过此事是天狼族长亲自下的命令,他也不敢多嘴询问缘由,加上其一向嗜血好杀,灭这种小部落油水颇丰,故而对于这种命令向来是多多益善。

就在此刻,队伍最后面忽地传来一阵骚垩乱,是那些俘虏的腾鸦妇孺孩童那里。

“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费都脸色一沉。

旁边一个身材魁梧的图腾骑兵立刻答应了一声,驱动座骑来到了队伍尾端。

经过半日的徒步行走,那些腾鸦族妇孺孩童一个个面色苍白,身上沾满尘土,看起来憔悴无比,双脚都已经磨出了血,有几个年纪小些的孩童已经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魁梧图腾骑兵喝道。

“大人,我们赶了一夜的路,那些腾鸦族的女垩奴及孩童似乎已经体力不支,无力赶路了。”旁边一个蛮族士兵跑了过来,说道。

“走不动路……”魁梧蛮人冷笑,眼中凶光一闪,手中鞭子猛然一挥,一道黑色鞭影抽打在一个腾鸦部的年轻女子身上。

“啪”的一声,年轻女子肩膀上的衣衫碎裂,皮肤上多了一道深深的鞭痕。

女子口中发出一声惨叫,一个不稳的摔倒在了地上,身体由于剧烈疼痛而簌簌发抖。

魁梧蛮人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他的一个兄弟在之前和腾鸦部落的交战中战死,虽然他已经亲手斩杀了超过二十个腾鸦部落族人,不过尤未解恨。

这些女蛮人已算是天狼部落财产,到时要么被当做女垩奴留在族中,要么直接贩卖出去交换资源,不过打两下出出气还是没有问题的。

他手臂再次抬了起来,便要再一次挥下。

就在此刻,一道黑光一闪,快过了所有人的眼睛,疾如迅雷穿透了魁梧蛮人的喉垩咙。

魁梧蛮人仿佛被人迎头重击了一下,身体直接从狼骑上腾空而起,被一股巨大力量带着倒射而出,重重砸在了地上。

魁梧蛮人双手捂住喉垩咙,双眼圆凳凸鼓,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口中发出模糊的声音。

周围众人这才看清,他的脖子多出一支手指粗的黑色长箭,露出尾端半截翎羽,剩下半截没入了地面,将其死死钉在了地上。

鲜血从魁梧蛮族喉间蜂拥而出,转眼间,他眼中的神采便完全黯淡下去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