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狙杀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3-18    作者:忘语

月中了,大家手中应该有第二张月票了,别忘给玄界投上一票了哦!

………………

突遭变故,使得周围的天狼部落士兵纷纷大惊失色,然而刚刚那道箭矢速度实在太快,他们甚至连其从哪里射出都没有看清。

地面传来一阵隆隆声响!

队伍最前面的约莫二十个狼骑勇士反应神速,转眼间从前面奔驰而至。

“发生了何事?”费都一马当先,不过他话音刚落,立刻看到了地上魁梧蛮人的尸体,脸色顿时一僵。

就在此刻,“呜”的一声锐啸,一道黑光不知从何处电射而至,一闪没入了队伍最末尾的那名狼骑勇士胸口。

此人也是丝毫没有反应过来,身体被直接从战狼坐骑上带飞了出去,如同先前的魁梧蛮人一般被钉在了地上。

心脏要害处中箭,此人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声息。

“在那里!”费都豁然转首指向远处的一处丘陵,那里隐约能看到一个人影。

约三四百丈开外的一座小丘陵顶端,一个黑袍青年迎风独立,手中挽着一张黄色巨弓,正是石牧。

他骑着四不像不眠不休的整整追了一夜,终于在不久前赶上了天狼部落的队伍。

此时石牧的双目已经化为了金瞳,看着远处的狼骑大队,眼神冰冷。

抽箭,撘弦,张弓!

就在众狼骑顺着费都所指望去之时,又是一道黑光从他手中破空射出,撕裂空气,速度几乎快过了声音。

黑光一闪,狼骑勇士中又有一人被洞穿了心脏,被钉在了地上。

“赶紧用盾牌护体!”费都脸色铁青,大喝一声。

狼骑勇士们早已心惊肉跳,哪里还有二话,纷纷从战骑旁抓过一面黝黑的圆形铁盾,举盾挡在身前。

“步兵留在此处,其余人跟着我冲上去!”费都一声厉喝,一催身下巨狼,朝着石牧所在方向冲去。

射程在三四百丈之外,还有刚刚闪电般的箭速,对方手中的硬弓,起码也是五十石以上。

三箭皆是要害,一箭毙命!

这样的强弓,蛮族中也极少存在,此外,即便一些修为达到后天后期以上的神箭手也未必有此眼力。

面对这样的对手,若是不能冲到近处,只怕不用半刻,他手下剩下的这近二十个狼骑勇士便会折损惨重了。

看着天狼战骑举盾冲了上来,石牧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翻手从背上的箭囊抽出一支青色长箭,正是追风箭。

弯弓搭箭,张弓如满月。

他体内法力蜂拥注入弓身之上,破天弓上散发出一阵骨白色光芒,追风箭也被骨白光芒笼罩,无数细小符文包裹住了箭身,缓缓旋转起来。

嗖!

长箭瞬间化作了一道青色幻影,比刚刚速度还快了小半有余。

“砰”的一声巨响,一个举盾的蛮族狼骑身体倒射而出,重重落地,被钉死在地上,和之前的几人一般无二。

他手中足有三寸厚的铁盾上,赫然被洞穿了一个窟窿,仿佛纸糊的一般!

费都心中大骇起来,当他目光看到追风箭上的符文后,瞳孔骤然一缩。

“是巫箭!”

其他狼骑勇士闻言脸色纷纷剧变,有几个畏缩胆小的已经拉住了身下的狼骑,不敢再向前冲。

“不要停下,继续冲,违令者就地处死!”费都厉声呵斥道。

那几个狼骑听闻此话,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冲,心中却是叫苦不迭。

费都脸色铁青,心中念头翻滚,不知道在哪里惹来一个这么厉害的敌人。

不过不管对方什么来头都不重要了,要拉开这种强弓,体力消耗必定极大,应该支持不了几次,且巫箭珍贵,数量也应该不会多到哪里去的。

“所有人分散开来,围住他!”费都厉声下令,正面冲向石牧而去。

他没有拿盾牌护身,手中只拿着一柄五尺长的青黑色铁锤护身,锤身已被一层淡黑色光芒覆盖。

狼骑勇士乃是天狼部落的精锐力量,骁勇无比,费都一声令下,一众狼骑便立刻分散开来,以扇形之势朝着石牧所在丘陵扑去。

三四百丈距离,以狼骑的速度,只需要不到二十个呼吸便可赶到。

石牧眼见此景,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之色,忽的翻手收起了破天弓。

连开四箭,他的手臂确实有些酸麻。

只见其一张嘴,轻吹了一声婉转悠长的口哨,结果从身后不远处的灌木丛中,一头牛首鹿身的怪马飞奔而至。

正是四不像!

石牧纵身一跃的骑上四不像,四不像身形一个调转,朝着远处飞奔而去。

四不像的速度比对方狼骑要快上不少,对方的合围战术顿时化作泡影。

费都眼见此景,脸色阴沉之极。。

“嗖”“嗖”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石牧竟忽然转身,翻手一连射出两箭。

两声惨叫!

却是两个狼骑勇士手中盾破,一个小腹中箭,一个额头中箭,纷纷翻身掉了下去。

费都脸上难看之极,心中念头翻滚,骤然大喝。

“给我继续追!”

他喊出此话,手伸进了怀里,取出一张巴掌大小的黑色兽皮,上面刻画了一道道蚯蚓般的花纹。

费都眼中犹豫之色一闪,随即瞬间消失,张开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落在上面。

与此同时,他一拉缰绳,掉在了队伍最后面。

兽皮上浮现出一阵黝黑光芒,上面的纹路似乎活了过来一般。

费都口中诵念咒语,兽皮上的光芒越发明亮。

“轰隆”一下!

兽皮轰然燃烧了起来,一闪之下,化为一只丈许大小的黑色巨鸟,通体燃烧着熊熊黑焰,双翼一展,朝着前方的石牧飞扑而去。

他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不过他抬头朝着周围看去时,脸上笑容瞬间消失。

他激发兽皮的短短几个呼吸时间里,身旁的狼骑竟只剩下了六七人,剩下的已经全部被石牧手中弓箭击杀。

“贼子,纳命来!”费都面容瞬间扭曲,厉喝大喝,朝着石牧扑去。

石牧虽然击杀了大半狼骑,不过身上的十三支追风箭已经全部用尽,。

在看到半空中扑来的黑色巨鸟之时,眼角一动,目中闪过一丝惊色。

黑色巨鸟速度极快,两三个呼吸便追了上来,口中一声厉啸,一双燃烧的利爪朝着石牧猛然抓下。

石牧大喝一声,手臂上黑光一闪,骤然粗大了一倍,一把拔出了背后的陨铁黑刀,朝天空方向一扬。

赤红刀光一闪,和黑色巨鸟燃烧的利爪相撞!

轰隆一声!

石牧只觉身体巨震,一股巨力传递从刀身传到他的身上,几乎将陨铁黑刀震飞,身下的四不像也是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石牧心中大凛,急忙一用力,这才握紧了刀柄。

黑色火鸟也被震飞了出去,不过它身形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便化解了大半力道,随即翅膀一展的再次扑了下来,黑爪在半空划出了两道黑色焰芒。

石牧体内法力疯狂注入陨铁黑刀之中,刀身刹那间火光大放,再次挥刀迎了上去,同时他其另一只手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了数枚蓝色符箓。

“轰”的一声,黑色火鸟的利爪和刀身再次碰撞,黑红两色火光一闪一碰,随即双双震开。

就在此时,石牧另一只手中的数枚蓝色符箓碎裂开来,数道白色冰枪浮现而出,并直接朝着黑色火鸟方向射去。

由于距离极近,加上石牧时机把握的巧妙,这些白色冰枪无一落空的准确射中了黑色火鸟身体。

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声,伴随着一声充满痛楚的鸣叫传来!

白色冰枪堪堪触及黑色火鸟身体,便纷纷碎裂融化,不过黑色火鸟身上火焰也一阵颤抖,立刻黯淡了不少。

不过这一耽搁,费都等人也趁机追了上来。

石牧猛地咬牙,两手连连挥舞,一道道符箓出现在他手中,光芒一闪,化为一道道术法光芒朝着黑色火鸟打去。

火球术,水箭术,冰锥术,旋风术,落雷术……

虽然这些都是低阶术法,威力有限,不过数量却仿佛无穷无尽一般,顷刻间便将黑色火鸟淹没在了术法狂潮之中。

仅仅数个呼吸,黑色火鸟终于发出一声哀鸣,身体陡然炸裂开来,化为漫天黑色火焰。

石牧刚刚松了口气,身后却传来一声刺耳锐啸,一根骨白色投矛已距离自己后背不足丈许距离,携带着一阵狂飙劲风,狠狠刺来。

电光火石之间,石牧双手抱住四不像脖颈,身体猛然往前伏下。

“嗤”的一声!

投矛险之又险的紧贴着后背而过,将其黑袍撕开了一道口子。

未等石牧松一口气,破空声再起,另一根骨矛比先前那根低了几分,朝其腰腹处射来。

石牧避无可避,手中陨铁黑刀猛地反手一转,划出了一道由下自上的赤色刀光,想要抵挡骨矛!

“轰”的一声巨响!

石牧的身体直接从四不像背上被击飞了出去,落在地上滚了几滚,不动了,鲜血蜂拥而出。

似乎被骨矛击中,受了重伤。

而四不像可能是受了惊吓,头也不回的朝前方奔驰而去,速度比先前还要隐隐快上几分。

远处,费都口中低低喘息,放下了手臂,身下的巨狼四肢一矮,过了片刻才站了起来。

刚刚他施展的,并非是寻常的骨矛投掷,而是天狼部落的‘流星飞掷’投技,对体力消耗极大。

场上仅剩的六名狼骑勇士见状,早已口中发出一声欢呼的朝着石牧扑去。

斩杀强敌的功劳,六人谁也不想让给他人!

六人几乎不分前后的出现在石牧身前,对其形成了围拢之势。

寒光连闪,手起刀落!

六柄钢刀几乎同时斩出,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死亡刀网,朝石牧所躺位置罩下,眼看便要将其就地分尸。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