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共赴圣山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3-21    作者:忘语

周一了,忘语爆发三更求推荐票,月票了!

……………………

田火舞在石牧娓娓述说之时,脸色一变再变,当听完所有话语后,脸上却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鼠巢被袭之事,她也略有耳闻,加上石牧所说之事丝丝入扣,不似伪造。

其自幼拜入天吅阴宗,师承极高,见多识广,也隐约听说过一些蛮族的这种诅咒之术。

此外,若石牧是敌人,刚刚也无需出手,只需看着她伤势爆发便可取了她的性命。

如此看来,确实是她自己太过武断,只凭一点推测,便立刻要辣手杀人。

想到此处,田火舞脸上红晕一闪而逝,又立刻问道:

“这些勉强能说的通,不过都是口头所言,你若是不能拿出一些证据,我还是无法相信你。”

“这……”石牧露出一丝难色,他确实拿不出任何实质上的证据。

“田师姐若是不相信石某的话,那也没有办法,石某这便告辞就是。”他心中微恼,语气也冷淡起来,当下便要转身朝着来时之路走去。

“等一下,将我的剑还给我。”田火舞目光微闪,玉手一伸。

石牧眉头微皱,拿起身旁的银色长剑,递到了她手中。

田火舞接过了剑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不过下一刻,她手腕忽的一抖,银色长剑化为一道银色幻影,疾若迅雷的点在了石牧胸口。

石牧豁然变色,身体瞬间倒射而出,落在了十丈之外,脸色铁青。

他的胸口巨蛇图腾的皮肤上赫然裂开一点伤口,鲜血渗出。

“田师姐,你这是何意?莫非真的想要和我动手?”石牧脸色一沉,寒声说道。

田火舞没有回答,剑身平举身前,眼神肃然的看着剑尖之上残留的一点血珠。

“你既然拿不出证据,那我便自己来看吧。”她淡淡一笑。

说着,其从怀里取出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仿佛是由一种透明玉石所制,珠身上面隐隐能看到一道道细不可闻的符文,竟是一件法器。

石牧脸上怒色收敛了一些,看着田火舞的举动,眉头一蹙。

随着田火舞口中念念有词,珠子表面开始散发出淡淡白光。

她手腕一抖,剑尖上的血珠滴落在了珠身上。

呲啦!

竟然发出水滴落在通红烙铁上的声音。

透明珠子上发出的白光忽的一变,变成了淡淡的灰光,与此同时珠身之中也浮现出一团灰色云雾状的东西,轻轻翻滚。

火舞看了片刻,点了点头,将珠子收了起来。

“你胸口的图腾确实蕴含了很深沉的诅咒之力,看来你刚刚所说的话都是真的,那个确实是某种诅咒巫术。”她开口说道。

石牧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石兄,真是非常抱歉。我也知道刚刚的举动非常失礼,只是我此刻身负重任,稍有差池便会导致一系列无法估量的后果,所以才对你多方试冇探,还请你原谅。”田火舞忽的对石牧深深躬身,行了一礼,歉意的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见田火舞诚恳的态度,石牧心中怒意消散不少,不动声色的问道。

“是这样的,我虽身为天吅阴宗弟子,同时还有另一个身吅份,却是大齐国公主……”田火舞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将三国外围岛屿的遭遇,以及自己由于身吅份特殊,奉联盟之命前去蛮族圣地谈判,还有路上遇袭的事情说了一下。

石牧听完脸色大变,这些时日他深处荒原,消息封闭,对于海族蠢蠢欲动,人族蛮族意图和谈的消息竟丝毫不知。

“看石兄的神情,某非对这些事情丝毫不知情吗?”火舞公主有些惊讶的问道。

“是的,在下数月前便进入蛮荒,那时还没有听到这些消息。”石牧脸上惊色缓缓收敛,开口说道,心中却考虑着这些事情对于他获取烈蛇部图腾之法有何影响。

火舞公主看石牧有些怔怔出神,脸上露出一丝迟疑,终于还是下定决心的说道:

“刚刚小女子对师兄多有无礼之处,此刻再说什么都有些过分,不过小女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石兄能否听我一言?”

石牧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的说道:“公主殿下吅身负重任,行事自然要小心谨慎,在下心胸也并非如此狭窄,有什么话还请直说吧。”

“石兄此刻也知道了,此次谈判的队伍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我一人,如今又身负重伤。此地距离蛮族圣山还有近一个月的路程,前途多舛,石兄既身为七宗弟子,不知能否护送我前去蛮族圣山,面见蛮族大祭司?”火舞公主语气诚恳的说道。

石牧听闻此话,眉头皱了起来,心潮翻滚。

会谈之事事关人族安危,加上自己本是大齐国人,护送火舞公主本是应当之事,只是一来一去,起码也要花掉其两个月的时间。

他身上的诅咒之力本来便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耽搁,若是再跑这一趟,恐怕就真的没有什么希望了。

“关于图腾诅咒的事情,石兄不必担心。此次会谈对蛮族也极为重要,我会伺机向蛮族大祭司讨要烈蛇部落的图腾修炼之法,此举不计成本,皆由联盟负责。即便大祭司不同意,你也可以和我同返联盟总部天青山,我身为公孙长老嫡系弟子,自有办法请得地阶存在出手,帮你封印诅咒。”火舞公主似乎早就猜到了石牧所虑之事,微微一笑的说道。

“好吧,我便舍命陪君子,和你走上这一遭。”他听闻此话,略想了一下,就下了决定的说道。

就算他甘冒风险的潜入烈蛇部落,对于取得烈蛇部落图腾修炼之法也没有什么把握,反倒不如以火舞公主护卫身吅份一同去圣山成功的可能性还要大些。

即便大祭司这条路行不通,他也能旁敲侧击的寻找一些其他途径,毕竟圣山作为蛮族圣地,对于此类诅咒巫术,说不定也有什么其他办法。

火舞公主眼见石牧答应下来,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

“既然如此,此地不宜久留,我们立刻便启程吧。”火舞公主说道,不过下一刻她脸色忽的又是一白,低低咳嗽了一声。

“你身上的伤势还很严重,今日便在附近找一处地方休息一晚,明早再继续赶路为好。”石牧目光一闪,如此说道。

火舞公主眉头微皱,不过胸口堵胀的感觉隐隐强烈了几分。

体吅内伤势虽然被那枚冰絮丹镇住,不过若是立刻便跋涉赶路,恐怕伤势会进一步恶化。

“也好,不过这些尸体……”她点了点头,随即迟疑的说道。

“这里交给我来就行。”石牧说了一句,来到那几个蛮族尸体旁。

他毫不客气的搜刮了一遍,只找到了一些金叶子,心中有些失望。

随即,石牧将这些尸体集中到了一处,从怀中取出一张灰色兽皮,上面刻画着几个红色火属性符文,正是一个火球符符箓。

这些兽皮符纸是他半月之前在一处蛮族部落偶然买到的,是用一些凶兽皮革鞣制而成,是蛮族中炼制巫符的原材料。

石牧尝试了一下,意外发现这种兽皮符纸也能够承载人族的符箓,而且效果比起寻常符纸还要好些。

他手指红光一闪,符箓赫然化为一团巨吅大冇火球,落在了尸体堆上。

火焰燃吅烧了片刻,将这些尸体化为了灰烬。

……

第二日一大早,距离绿洲不远处的一处荒林之中。

石牧在一处空地盘膝打坐,呼吸平稳,神色平静。

“石兄。”火舞公主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石牧睁开双目,转首看去,脸上露出一丝惊讶。

一个身着灰色皮衣的陌生蛮族大吅汉正朝着他走来,肤色火红,还有一大蓬黄吅色胡子,若不是声音,石牧几乎以为是另外一人。

“你是……火舞公主?”石牧诧异说道。

“咯咯,不是我还能有谁?我从师门那里学过一些易容之术,既然我此前的打扮已被人识破,干脆这次改变彻底一些好了。对了,你也改一下吧。”火舞咯咯笑道。

石牧点了点头,虽然在这蛮荒之地应该没什么人认识他,但是他的容貌还是有些接近人族,改变一下正好,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火舞公主的易容术极为精湛,半个时辰之后,石牧便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肤色黝黑,看起来足有四十岁以上的蛮族大吅汉。

石牧在一处小水潭前看了看自己如今的容貌,心中一阵无语,不过同时也对于火舞公主的易容术,不由啧啧称奇了一番。

……

死灵界面,吅阴风呼啸,天空一如既往的黯淡。

乌沉沉的天空中依旧悬浮着一排血月,若是石牧在此的话,便会诧异的发现,血月数量不知何时竟比之前少了一个,变成了十一个,不过每个血月比起原先,要隐隐大了几分。

对于天上血月的变化,地面上的死灵生物们丝毫也不关心,一如既往的各行其道。

一处荒山下的褐色土地上,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遍地的碎骨洒满了地面,寒风吹过,发出如厉鬼般凄厉的呼啸声。

除了最寻常的骷髅残骸外,还有一些僵尸,骷髅骑士,以及一些凶兽的尸骸。

一大堆骷髅骸骨中,一具残破骷髅的头颅中,忽的绿光一闪,燃起了两团绿色的魂火。

这具骷髅的双脚,左臂还有大半个身子竟都已不翼而飞,只剩下小半个胸腔连着头颅和一条右臂。

骷髅单手撑地,艰难的直立了起来,看着只剩下小半的身躯,其眼窝中的绿色火焰微微一颤,似乎露出一丝郁闷。

这个骷髅正是烟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