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圣女香珠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3-26    作者:忘语

海族黑甲大汉看到火舞公主,目中凶光一闪,手中三叉戟横在胸前,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苏古,让开!”就在此时,蓝衫少女的清脆声音及时响起。

黑甲大汉闻言,有些不解的看了蓝衫少女一眼,但还是收起手中的三叉戟,悻悻的让开了通道。

火舞公主瞥了洞中石牧一眼,以剑光挡住身后的凶兽,身形一晃的钻进了洞穴。

下一刻,黑甲大汉再次上前封锁住了洞口,五只紧追不放的狐狸凶兽,三只被被开膛破肚,另外二只修为稍强,但也被击飞了出去。

石牧朝蓝衫少女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一眼火舞公主,见其身上虽有几处受伤,但所幸都未伤及要害,心中也是微微一松。

此女能在血雾中保持清醒,必然是身怀什么宗门所赐异宝的缘故。

火舞公主看了看石牧,同时目光扫了下海族圣女与门口的黑甲大汉,脸上古怪之色一闪,背朝一处角落,默然盘坐了下来。

石牧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就在此时,一阵刺破耳膜的嚎叫声从洞外传来。

洞内三人连忙循声往洞外望去。

原来山洞外浓烈的血腥气,吸引着众兽更加疯狂的朝洞口聚集过来。

透过洞口往外望去,漫山遍野的灰色狐狸凶兽,其中还参杂着不少豪猪凶兽,不时有凶兽抬头嚎叫,引得兽群里嚎叫声此起彼伏。

“公主殿下,你先在此好好休息一下,一切等兽潮结束后再说不迟。”

现在情况紧急,石牧也顾不得什么了,飞快的说了一句,未等火舞公主回话,便连忙重新换上陨铁黑刀,闪身冲到洞口,再次与黑甲大汉分立两侧的共同应敌起来。

蓝衫少女也同样催动手中五色珊瑚,一边替二人加持护罩,一边伺机击杀外围的豪猪凶兽来。

火舞公主见此一幕,服下了一枚丹药,闭目调息起来,只是右手兀自紧握长剑。

这一次凶兽的攻击要远比前面任何一次都凶猛,大批灰毛狐狸一波接着一波的攻来,豪猪密集尖利的毛刺更是紧随而至,见缝插针的袭来。

所幸三人有了先前的配合,已渐渐有了几分默契,倒也勉强坚持了下来。

如此一个多时辰后,当洞外天色尽暗之时,洞外的豪猪凶兽终于被几乎击杀殆尽,剩余的狐狸凶兽虽然依旧络绎不绝,但没有豪猪远程攻击相辅,已不可能攻破洞口了。

见此情形,纵然三人已有些气喘吁吁,但心中都不由长松了口气。

洞穴内,火舞公主经过休憩,也渐渐恢复了一些体力。

接下来的时间里,在石牧的提议下,蓝衫少女先去休息了片刻,而后便由火舞公主与蓝衫少女来替换石牧二人,并每半个时辰替换一次,轮流到洞中调息恢复。

就这样,四人轮番分立洞口抵挡兽潮冲击,足足杀了一夜。

洞外尸体漫山遍野,血流成河。

直至第二日清晨,血雾渐渐退去时,疯狂的凶兽群才随之恢复清明,就如同一片退潮的灰蒙蒙江水般,朝山下退去。

此时,恰逢火舞公主和蓝衫少女正在洞中休息。

望着渐渐退去的兽潮,石牧和黑甲大汉神色俱是一松,石牧心中更有一丝自嘲。

没想到阴差阳错下,人族和海族竟会联手御敌起来。不过如此一来,几人倒是逃过一劫。

二人互望了一眼后,下一刻竟同时身形一晃的窜出了洞穴,并心照不宣的互相避开了一段距离,各自拿出兽魂袋,开始收集起兽魂来。

结果两人忙碌了片刻,各自收了三十多个初中期兽魂后,就纷纷无奈的放弃了。

昨天一夜,他们虽然杀了足有上千只凶兽,但因为间隔时间太长的缘故,尸体中蕴含的兽魂绝大多数已消散一空。

当二人返回洞穴时,分处两个角落的火舞公主和蓝衫少女也已休息完毕,并互相戒备的望着对方,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石牧见此情形,苦笑一声,正欲开口说些什么之时。

突然,眼角处黑影一闪!

石牧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同时手中陨铁黑刀一晃,瞬间化为数重黑色刀浪,转身向黑影疾斩而去。

“铛”

一阵金铁交鸣声后,一股澎湃的真气从刀身传来!

石牧不由自主的被震退了两步,黑影也不好受,石牧强横的巨力让他双手一阵发麻,退了两步才化解掉。

黑影不等石牧进一步动作,身形一闪,如同一面墙一样,堵在了山洞的唯一出口处。

赫然是海族的半人半鱼黑甲大汉,此刻满脸狞笑的看着石牧两人。

火舞公主见此,未露出太意外的神色。

如今兽潮退去,双方矛盾自然无需掩饰了。

石牧目光则落在了蓝衫少女身上。

从此前的配合来看,这个海族圣女一身水属性术法造诣匪浅,不易对付,黑甲大汉修为也达到了后天大圆满境界,若是真打起来,胜负还真是不好说的。

“苏古,退下!”蓝衫少女脸色一寒,喝斥道。

“圣女,如今危机已除,怎么……”黑甲大汉愣了一下,不解的看了一眼蓝衫少女道。

“难道你连我的旨意也敢违背吗?”蓝衫少女声音骤然一沉的说道。

“属下不敢!”

黑甲大汉一惊,连忙让开了山洞出口,不过身体并没有离开洞口太远。

石牧和火舞二人互望了一眼后,却对蓝衫少女更提起了几分小心。

“公子,我终于找到你了!两年前我去海边渔村找过你,没想到你已经离开了,我原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你了。”

蓝衫少女却转头看向石牧,异常开心的说道。

“你是?”石牧闻言,自然一愣。

“石公子,你还记得此物吗?”蓝衫少女抿嘴一笑后,忽然抬起芊芊玉指,冲石牧虚空一点。

石牧怀中一物立刻变得滚荡无比起来,其脸色一变,探手一把抓住此物后,脱口而出的说道。

“你就是当年那个白色大蚌?”

“咯咯,没想到你还记得我。说起来,当年我离开了那片水域后,就遇到了家师,这才成为了东海水族的圣女。”

见石牧吃惊的表情,蓝衫少女嫣然一笑,背后立刻开始白光涌动,很快一对硕大的,通体洁白如玉,一丝杂色都没有的蚌壳,如同翅膀一样缓缓浮现了出来。

石牧呆呆的看着蓝衫少女身后白色的蚌壳,往事瞬间从他脑海中掠过。

说起来,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多半要缘于眼前这位秀丽动人的海蚌少女了。

黑甲大汉和火舞公主,则看的有些目瞪口呆起来。

谁都没想到,海族圣女不仅和石牧认识,且还关系匪浅的样子。

火舞公主望着石牧的眼神中,更是渐渐多了一丝疑色。

“对了,我现在有名字了,族人都称我为香珠圣女,你叫我香珠就行了。公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这些年都去了哪里?”蓝衫少女温宛一笑的问道,同时还调皮的让身后的蚌壳张了张。

当年渔村少年的救命之恩,可一直是她心中深藏的难忘回忆。

“我叫石牧。”

石牧眼中露出一丝复杂之色,缓缓说道。

当年一段奇缘,如今却已是物是人非,双方更是站在了不同的阵营上,但他最终还是说出自己的名字,不过对于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却是三缄其口。

香珠圣女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秀眉微蹙,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身后的白色蚌壳也随之白光闪动的收了回去。

两人间一下子沉默了下去。

“香珠圣女,这颗珍珠应该是你的吧,现在物归原主吧。”半响后,石牧从怀中掏出一个拇指大小的晶莹珍珠,伸手递了过去。

“不用还了,石公子继续留着吧。”

香珠圣女见石牧贴身带着蚌珠,眼中再次浮现一丝高兴之色,并突然单手一抬,无数蓝色符文从手心浮现而出,一凝过后,化为了三枚蓝色光团,一闪而逝的没入晶莹圆珠之中,不见了踪影。

石牧见此,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石公子,后会有期。苏古,我们走!”对面少女未等石牧询问什么,就直接转身朝洞外走去。

黑甲大汉看了石牧一眼,又看了看火舞公主,哼了一声,鱼尾一扭的出了山洞,紧随香珠而去。

石牧目送二人身影消失在山林深处,又看了看手中的晶莹珍珠,摇了摇头,将珠子再次贴身收了起来。

“好了,现在你可以和我说说,你和那个海族圣女到底是什么关系了吧?”就在此时,火舞公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该说的,你也都听到了。如果有什么猜疑的话,大可以自行离去。”石牧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与香珠圣女的相识经历,涉及到那些奇特的精血,所以根本不想对他人多说什么。

“你!”

火舞公主闻言,显然一阵气恼,但随即想到了什么,下一刻便恢复如常了。

“哼,不说就不说,本公主可不稀罕。走吧!”

说完,此女手握白色长剑,带头离开了山洞,朝与海族二人相反方向行去。

石牧心中念头转动间,一言不发的跟在她身后。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