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神魂反噬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4-04    作者:忘语

明天就是周一了,推荐票要重新开始计算了,过了十二点后,兄弟姐妹们别忘投一下推荐票了哦!

………………

石牧望着面前黑色囚笼,暗松了一口气,拿过那枚青色长针,心念一动,体内真气缓缓注入针体之中。

下一刻,青色长针表面的巫文一一大亮起来,针尖冒出一阵青色毫光。

“嗡”的一声轻响。

青色长针尾端飞出一道青丝,一闪而逝的刺入了面前黑色囚笼中的三首凶蟒精魄体内。

三首凶蟒身躯大震,首尾乱摇,拼命挣扎起来,不过有黑色囚笼禁锢,根本无法挣脱。

刺入凶蟒精魄的青丝微微一颤,接着一缕黑色魂力顿时沿着青丝蔓延而上,融入青色长针中,将其渐渐染成了黑色。

石牧神色一凝,双目微张,瞳孔瞬间变成一片金色,目光看向自己胸口,目光所及之处,胸口处肌肤瞬间被放大了数倍不止,皮肤纹理纤毫可见。

他深吸一口气,手中青色长针针尖缓缓刺在诅咒图腾外面的一处皮肤。

黑色光芒透过长针尾端源源注入,并顺着针尖所刺之处缓缓注入到了皮肤之中,下针之处的皮肤呈现黑色,仿佛刺青一般。

石牧瞳孔瞬间放大,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下针之处传来一阵钻心剧痛,仿佛火燎一般。

他皱了皱眉,刻画图腾必须一气呵成,不得有丝毫停顿,急忙默念镇魂咒,痛楚之感这才缓缓减轻一些。

石牧微松了一口气,体内气血按照骨片上所述,运转起来。

黑色长针留下的刺青仿佛得到了滋养,颜色越发鲜艳深沉起来,散发出淡淡黑光。

石牧心中一喜,随即屏息凝气,稳定心神,手中动作不停,继续有条不紊的在胸口刻画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胸口位置的黑色刺青逐渐多了起来,渐渐形成一个更大的黑色三首蟒蛇图案雏形,覆盖在了其胸口原本的诅咒图腾图案之上。

新的三首蟒图案所散发的黑色光芒逐渐亮了起来,形成一个黑色光圈,将诅咒图腾散发出的诡异红光逐渐压制了下去。

与其相对应的是,黑色囚笼中的三首凶蟒兽魂此刻身形却缩小了很多,原本足有人头大小的身体,此刻已经变成拳头大小,神情萎靡不振,挣扎也愈发无力。

就在此刻,诅咒图腾红光骤然大放,其中一条赤红色单首蟒蛇虚影浮现而出,血口一开,狠狠冲击在了周围的黑色光圈之上。

石牧身体一震,体内气血翻涌,急忙运转功法,平复气血波动。

与此同时,他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黑色长针继续一针针刺下,飞快完善着黑色蛇形图腾。

随着三首凶蟒图案的渐渐清晰,散发的黑色光圈越发稳定,任凭赤红色蟒蛇虚影如何冲击,仍旧稳固如山。

“嗖”的一声!

黑色囚笼中的三首凶蟒兽魂一闪,身形如抽丝剥茧般全部没入了长针尾端之中,外面的黑色囚笼则随之“噗”的一声溃散开来。

长针通体光芒大放,散发出幽邃黑光。

石牧眼睛金光一闪,手腕一转,黑色长针刺入他的胸口正中。

黑色光芒源源不断的从长针针尖涌出,注入到了石牧体内。

嗡!

黑色三首凶蟒图腾至此终于全部刻画完成,黑色光圈大盛,一条完整的黑色三首蟒蛇栩栩如生。

石牧脸色微松,不过就在此时,骤变突然发生!

黑色图腾方一成型,立刻散发出一股强大吸力,疯狂吞噬起他体内精气。

石牧眉头一皱,只觉精气如决堤洪水般疯狂朝胸口涌入,不过并没有露出什么惊慌之色。

这种情况在骨片上已经记载,图腾成型之时,需要吸纳宿主精气。

他深深呼吸,缓缓运转般若天象功,护住丹田。

随着真气的没入,黑色三首蛇影体型迅速丰满起来,突然一声嘶叫过后,一头三首凶蟒虚影浮现而出,朝着赤红色蛇影飞扑而去。

赤红蛇影丝毫不惧,飞扑了上去。

两条蛇形虚影缠在了一起,彼此疯狂撕咬起来。

不过黑色三首凶蟒虚影不论大小,还是气息都远在赤红单首凶蟒虚影之上,两者嘶咬在了一起没多久,三首凶蟒虚影便稳稳占垩据了上风。

没几下,赤红色三首凶蟒虚影便被逼得节节后退。

就在此时,三首凶蟒虚影身体闪电般一卷,缠住了赤红凶蟒虚影的身体,三个蛇头一下咬住了其身体。

赤红凶蟒虚影拼命甩动身体,试图反抗,可惜两者力量实在相差太过悬殊。

三首凶蟒猛地一阵撕咬,赫然一下将赤红凶蟒虚影撕裂成几截,接着蓦然化为一团团红色光团,被三首凶蟒三口两口的吞噬了下去。

石牧胸口的诅咒图腾红光猛地一亮,不过也如同夕阳余晖,飞快的消散开来,最终彻底消失不见了。

而三首凶蟒虚影也一闪的没入体表图腾之中。

石牧见此,心中大喜,不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终于摆脱了这个如同追命之索一般的诅咒。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其胸口的黑色三首凶蟒图腾光芒大放,吞噬精气的速度骤然再次大增起来!

石牧心中一凛,还未等他回过神来,一股冰冷凶恶的意念轰然传递到了石牧脑海!

他脸色一变,脑海中仿佛被重锤轰击了一下,精神一阵恍惚。

“怎么回事?”

石牧心中一紧,急忙按照大祭司所言,试图停止体内精气继续注入图腾。

图腾秘术进行到了这里,差不多便到了一半。

但紧接着,石牧的脸色不由的难看起来,任凭他如何努力,却根本无法阻止图腾运转。

情况似乎和此前所想的有些不一样!

黑色图腾散发出的吸力丝毫没有减小的迹象,仍旧疯狂吞噬他体内的精气。

与此同时,一股股冰冷凶狠的意念不断冲击着他的神识海,不过好在他精神力颇为强大,还能支撑的住。

“怎么会这样!”

石牧心中叫苦不迭,按照骨片上记载,图腾秘术进行到这里,只需设法使得图腾运转停下,停止注入精气,便可设法使得尚未和本体融为一体的凶兽精魄魂飞魄散,如此一来,虽然图腾秘术失败,但却可免去反噬风险。

想要稳定图腾所需的精气非常庞大,所以这里可以随时停止,随后再慢慢注入精气,以彻底封印兽魂,绝不会出现眼下这个情况才对。

“难道这个图腾秘术有问题?”石牧心中一惊。

他随即立刻摇头,不再考虑这些,收摄心神。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石牧竭力运转天象功,试图减低精气流逝的速度,可惜收效甚微。

时间一点点过去,当他体内精气一点点见底,当小半个时辰后,其体内精气终于告罄之际,图腾的吞噬之力终于停止。

紧接着,一股比此前更加阴冷强大的能量,直接冲入其头颅中的神识海中。

石牧一时不及防下,只觉神识一阵刺痛,暗叫了一声不好,连忙运转蕴神术,催动精神力垩化为一层精神壁垒守住神识海。

神识海外,一头通体漆黑的三首凶蟒虚影,正不断的朝其发起冲击。

“反噬!”

石牧心中大惊,脸色苍白无比。

如今的图腾封印已经到了不可逆的地步,三首凶蟒的兽魂已开始对自己发起神魂反噬,根本不可能再停止了,自己唯有通过精神力彻底镇垩压住对方,方可将之彻底融入图腾之中,供自己驱使。

只是自己的精神力虽然强大,但面对先天中期的三首凶蟒,别说将之镇垩压,不被其吞噬已是难上加难了。

他心中瞬间转过无数念头,却似乎没有丝毫解决之法。

一波波阴冷的攻击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击着他的精神壁垒,精神壁垒一阵剧颤,眼看便要不支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其脖子上的那根古怪项链忽的浮现出一点光芒。

下一刻,一股狂暴意念浮现而出,涌入石牧脑海之中。

石牧脸色剧变,这股意念中充满了暴戾,桀骜,嗜杀的冲动。

石牧神识海外,浮现出一个大如山岳,白首红脚的灰色巨猿,面目狰狞可怖。

三首凶蟒虚影眼见石牧的精神壁垒即将崩溃,目中凶光毕露,继续冲击着石牧已经逐渐崩溃的精神壁垒。

就在此时,灰色巨猿目光一转的落在它的身上,接着张口一声嘶吼,一股无穷威压席卷而下。

三首凶蟒虚影身形一僵,眼中突然浮现出惊恐之色的神色,好像看到了最为畏惧的东西,簌簌发抖起来。

石牧见状,一咬牙,竟将护住神识海的精神壁垒撤去,将所有精神力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化为一股仿若实质的庞大精神力洪流一下向三首凶蟒兽魂一罩而下。

三首凶蟒轰的一下,身体在这股精神力洪流中仿佛鸡蛋般被碾碎、淹没,随后融入了精神洪流之中,被融入了石牧胸口的黑蛇图腾之中。

灰色猿猴目中凶色一闪,仰天发出一声充满暴戾的嘶鸣,石牧只觉另一股精神波动朝自己神识海中涌来,一股无法抑制的嗜血冲动从内心最深处涌起,双目变得通红一片。

就在此时,古怪项链表面再次光芒一闪,灰色猿猴目中露出惶恐之色,一声哀鸣过后,便瞬间消失无踪,仿佛从没出现过一般。

石牧双目血色褪去,身体一下跌坐在了地上,全身上下大汗淋漓,一丝一毫力气也没有。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