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意外之喜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4-07    作者:忘语

黑鱼以为石牧没有意识到处境的危险,心中一急,刚要再开口说些什么,石牧先开口了。

“黑鱼哥,嫂子身体好点了吗。”

“有时还是咳得喘不过气来,不过今天精神好点,带着孩子们去海边淘虾米了。”黑鱼一怔,挠了挠头,勉强一笑的说道。

“黑鱼哥,这个给你,你好好给嫂子看看病吧。”石牧说着,从怀中随手掏出三张金叶子,递了过去。

黑鱼望着金光灿灿的金叶子,不由目瞪口呆起来,他做梦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

“牧……牧子,我……我不能收你这个,这个……”黑鱼呆呆的站在原地,涨红着脸,小声嗫嚅道。

石牧微笑着塞进他手里,黑鱼刚想拒绝,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让他动弹不得。

黑鱼推辞了再三后,最终收了下来。

他的妻子患有肺病,但根本没钱去大县城看病,便一直拖了下来,如今突然收到石牧这么大一份礼,让其感激之余,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起来。

石牧笑了笑,主动聊起以前的事情来,黑鱼也被勾起了情绪,渐渐也就放松了下来,两人间不时传出一些笑声,似乎这一刻又回到了从前。

一个时辰后。

渔村一里外的某个无名土丘上,石牧恭敬地跪在母亲坟前,牛皮包裹被随意的扔在了一旁草丛中。

“母亲,牧儿不孝,来看你了。”

“牧儿如今已正式加入宗门,成为了一名真正武者,虽然距离当初承诺还有不少差距,但母亲放心,我一定会成功的!”

“对了,牧儿看中了一位姑娘,看了第一眼就喜欢的不了。你曾经告诉过我,若是能碰到让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子,一定要第一时间向对方表明心意,所以牧儿便说了。她答应我,只要我能在三十岁前进阶先天,就可以去找她……”

“等牧儿娶了她,一定带来给母亲看看!”

石牧这一跪就是足足一个多时辰,将自己这些年藏在心中的话语向母亲倾诉了大半后,心中顿时舒服了不少。

他磕了三个响头后,长身而起,拔出身后的陨铁黑刀,飞快的舞动起来。

一时间,嗤嗤的破空声不断,一道道黑色刀影在他周身上下盘旋,随着石牧步法的移动,如同平地上刮起一道道凌冽的黑色旋风。

“哈!”

石牧一声大喝,体内法力向陨铁黑刀中全力一涌,瞬间陨铁黑刀上窜起尺许许高的火焰。

同时他的刀法也越来越快,围绕着他盘旋的刀影渐渐化为一条火龙,在他体外游走不定,一时间刀势盛到极处。

就在此时,石牧对着一块空地,全力一刀劈下。

“轰!”一声巨响。

被劈中处火光爆闪,泥土四下飞射,眨眼间地面上出现一个半丈大小的深坑。

石牧满意的点了点头,右手一动,陨铁黑刀重新插入身后刀鞘中。

然后他身形一动,又打起拳来。

只见他双拳晶莹如玉,如与人搏斗一般,拳头以各种角度,连绵不绝轰击而出,拳风所过之处,空气频频震动,“呯呯呯”的闷响不断。

其身形也是忽进忽退,闪转挪移,移形换位间快如闪电,很快丈许范围内都被密密麻麻的白色拳影笼罩。

一盏茶功夫后,石牧从地面弹跳而起,向附近一棵水桶粗细的大树一拳击出。

“轰”一声巨响!

大树一颤后,在刺耳的断裂声中轰然倒下。

石牧站在原地,脸上露出回忆之色,记得当年他离开渔村前,全力一击也只能在碗口粗的大树上留下一个半寸深的拳印。

他脸上渐渐浮现一丝笑意,然后复又转身走到母亲坟前跪下,重重地磕了三个头,这才起身拿起包裹准备离开。

走了几步后,石牧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了什么。

他身形一转,向山下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一刻钟后,石牧来到一片礁石丛生的海边,他先找了一个隐蔽的石缝,把牛皮包裹藏了进去。

然后一步步向海中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海面上。

石牧如一条游鱼一般朝海底深处潜去,不时有一串气泡从其口中吐出。

他自小生在渔村,水性本就极佳,加上早年那番遭遇后,已可在水中肆意呼吸,故而没多久就到了海水深处。

这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石牧在海底站定后,心念一动,眼中亮起淡淡的金光,顿时将海底的一切看的一清二楚。

他心中估算着方位,脚步一动,沿着某个方向一步步走了过去。

片刻功夫,他就停在了一片水域的底部,稳稳地站在一片柔柔的沙地上。

“应该就是这里附近了。”

石牧目光四下一扫,很快就找到自己要寻找的目标,那块足有七八丈高的巨大礁石,正静静的竖立十几丈外,周围已长满了海草。

石牧顿时眼睛一亮,缓步走了过去。

当年正是这块礁石压住了那个大蚌,也就是如今的东海水族圣女香珠。

这也可以称得上是自己人生的转折点。

突然,他眼中金光一闪。

在巨大礁石底部,有一小角隐隐透出一丝漆黑的颜色,与礁石深灰色的表面并不相同。

他心中一动,两脚一蹬海底,加快速度游了过去,很快就到了礁石前。

石牧蹲下身子,仔细观察了片刻,发现确实颜色有异,礁石底部隐隐有什么东西。

他上前两步站好,然后两手抓住礁石上的突出部,体内真气鼓荡,全身的力量向前一推而出。

“轰隆隆”一连串的巨响!

海底潜流剧烈涌动,巨大的礁石如同一颗被砍伐的巨树,轰然倒下。

石牧目光一扫,立刻发现一个西瓜大小的黑色石头,正紧紧的镶嵌在巨大礁石的底部。

这块石头通体乌黑,乍一看平平无奇,但凝视一段时间后,就会发现此石上隐隐有一股黑光流转,绝非凡物。

石牧望着这块石头,觉得很是眼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突然,他右手一动,从背后抽出陨铁黑刀,然后向黑色石头凑了过去。

两者的材质果垩然一模一样!

他心中狂喜,这块石头赫然是一块与陨铁黑刀材质相同的陨铁,怪不得当时觉得这块巨石会沉重异常。

他右手用力一挥,三四道黑色刀光一左一右的飞出,精准无比地斜斩在黑色石头和礁石的结合处,正好把黑色陨铁挖了出来。

“哗拉”一声响,黑色石头从礁石上掉了下来。

石牧用陨铁黑刀将黑色石头表面的碎石清理干净后,一块西瓜大小,呈不规则圆球状的黑色陨铁出现在了石牧面前。

石牧单手一翻,陨铁黑刀如灵蛇一般钻入刀鞘中,然后他一弯腰,两手一抄就捧住了陨铁。

石牧心中一阵激动,这块陨铁远比柄陨铁黑刀重的多,现如今自己力量大增,加上陨铁黑刀在与三首凶蟒战斗中受了些损伤,正好借此机会将陨铁黑刀重新打造一番。

这不得不说是个大大的意外之喜!

一顿饭工夫后,临岸一处水面先是一阵起伏,冒出一连串气泡。

接着水花飞溅,一个男子小半个身子从水面升起,并渐渐朝着岸边走来,手中抱着一个西瓜大小的黑黝黝圆石。

正是石牧。

半个时辰后,石牧背着牛皮包裹,手里抱着黑色陨铁,直接走入黑鱼的家中。

吃过晚饭后,他才走了出来,回到自己的破木屋中,把旧床铺略微收拾了一下,就盘膝坐在上面闲目养神起来。

第二天一大清早,黑鱼就送来了一根两丈来长的粗铁链。

在送走黑鱼后,石牧回到屋中,拿起铁链眯眼打量了起来。

这根铁链足有成垩人小臂般粗细,材质只能算是普通,是他前一日拜托黑鱼去邻村找铁匠连夜打造的。

他搬出黑色陨铁,然后用铁链开始捆扎起来,片刻之后,一个形似流星锤般的东西就制好了。

石牧左手提着铁链,轻轻一拎,非常方便就提了起来,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当天中午,村口。

石牧坐在一个两马共拉的黑色马车前头。

他目光徐徐扫过宁静如昔的村落,又看了眼村口那只正眼巴巴望着自己的老黄狗,眼神中闪过一丝难以名状的复杂之色。

半晌后,他双目一凝,脸上猛然露出了坚毅之色。

“驾!”

他双手一拉缰绳,两匹健马顿时齐齐嘶鸣一声,朝着远处疾驰而去。

……

半月之后。

泉州丰城城门口,巨大的城门中不时有商贩行人穿行而过,络绎不绝,比起以前似乎更加繁华。

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却是一辆黑色马车,很快来到了城门之外。

拉车的是两匹雄壮黑马,不过此刻两马身上满是汗液,呼吸粗重,仿佛在拉着什么极重的东西一般。

马车牵头坐着一个灰袍青年。

浓眉大眼,五官分明,正是一路从泉州来此的石牧。

石牧看着眼前的城池,露出一丝追忆神色。

然后,他一抖缰绳,马车缓缓步入城门,朝着城内某个方向而去。

他绕道丰城,是想来此看看珍姨和妹妹石玉环,当初因为他的缘故,导致她们受到了牵连,心中一直颇有些挂念。

马车在丰城大道上缓步而行,石牧目光朝着周围看去,心中颇有几分感慨。

当年他和钟秀被金家逼出丰城时,还只是一个刚刚领悟气感的武徒。

如今时光荏苒,城中景物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自己,却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初踏武学之途的少年郎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