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逢离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4-08    作者:忘语

“看石兄此刻神情,身上的诅咒想必已经解决了吧?”冯离突然想到了什么,上下打量了石牧一眼,问道。

“不错,我按照你说的法子,已经解除了图腾诅咒。说起来,还要多谢冯兄了。”石牧点了点头。

冯离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口中则谦逊了两句。

“对了……”

石牧神情一动,从怀中掏出一小团碎布包裹之物。

“这项链本就是冯兄之物,如今人蛮两族已经结盟,在下也没有理由将此物再留在身边了。我本打算去玄武宗找你,既你我恰逢于此,便还给你吧。”他说着,没有将手中的碎布包裹打开,直接递了过去。

“这么说来,人蛮两族真的就此停战了吗?看来传言是真的……”冯离低声喃喃自语,伸手接过了碎布包裹。

石牧见冯离神色有些黯然,心中微叹,此刻他也不知该说什么。

冯离神情有些萧索,将手中碎布包裹拆开,取出项链戴在了脖颈上,随后有些失神的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冯兄这是要返回玄武宗了吗?”石牧犹豫了一下,还是出言问道。

“我不会回去了。”冯离脚步一顿,没有回头,语气淡淡的说道。

他的声音虽然平淡,但是石牧听得出来,其中蕴含了一股对人族联盟深深的失望。

“我加入玄武宗,便就是为了向蛮族复仇……蛮族惨无人道,在边境是如何对待人族的,石兄想必也亲眼目睹过了。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联盟竟然会如此轻易的和蛮族和解!”冯离声音微颤,双拳紧握。

“如今海族在东海蠢蠢欲动,腹背受敌之下,我们七派和大齐三国是无法对抗的,届时只会生灵涂炭,所以联盟也是迫不得已。”石牧沉声说道。

“不管如何,我和蛮族之仇,不共戴天,联盟既然已经和蛮族和解,那玄武宗已经不是我应该待的地方了。”冯离惨笑一声,侧转头颅道。

“那冯兄以后有什么打算?”石牧问道。

“打算?我接下来应该会去大陆中部吧。”冯离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些激昂神色。

“大陆中部!”石牧有些诧异。

他曾听闻,虽然大齐,炎国,煌国国土面积广阔,西面还有辽阔无边的蛮族荒原,只是这所有地方加起来,其实也不过是东洲大陆的东部的一部分而已。

东洲大陆广阔无垠,面积是东部半岛的百倍千倍,据说那里才是真正的修炼圣地,也是人族的起源之处,十倍繁华于半岛七宗联盟。

当初在入门时,他就听过,黑魔门也是大陆中吅央大派天魔宗的一处分支而已。

“大陆中部虽然繁华,但是我听说,若是从我们这里过去,要途径重重天险,危险无比,即便是先天存在也没有把握能够成功抵达吧。”石牧说道。

“多谢石兄为我担心,不过冯某主意已定,若是连路上冇这些险阻也不能克服,将来又何谈复仇之事?”冯离语气坚定的道。

“冯兄对于蛮族当真这般痛恨?我此次前往蛮族荒原时,发现以平蛮为首的大部分蛮人,还是厌恶战争,渴望和平的,战争只会带来无穷无尽的屠戮。”石牧目光看向冯离,缓缓说道。

“呵呵,若说对蛮族的了解,在下自认比石兄更深,石兄就不必劝我了。”冯离不以为意的说道。

“对了,你的这根项链到底是何来历?蛮族大祭司必力格,似乎对此物颇为在意的样子。”石牧闻言,没有再多劝什么,忽然想起一事,开口问道。

“必力格……”冯离双眉一下倒竖,咬牙吐出了这个名字。

石牧深深看了冯离一眼,随即收回了目光。

冯离竟然真的和大祭司有些关联,身吅份定然不同寻常。

冯离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身形缓缓转了过来,脸上神情已经变得平静,看着实木,似有深意的说道:“想不到石兄竟然见到了蛮族大祭司,看来你这一趟前去蛮族,应该颇有一段不俗经历了。”

“也没有什么,只是机缘巧合下,和联盟派去蛮族和谈的队伍相遇,于是就结伴同行,一起去了一趟蛮族的圣雪宫。”石牧简单的将和谈之行说了一遍,对于勇士之门中的遭遇,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称平蛮一方侥幸胜出了。

冯离听完,默然了片刻,嘿嘿冷笑了几声。

“关于此项链,在下之前所说都是真的,并无虚假,只是有些事情涉及一些隐私,现在还不方便透露,还请石兄见谅一二。”冯离朝石牧拱了拱手,神情显得有些萧索。

“既如此,我便也不多问了。不过这个项链之中隐隐有股异常暴戾的气息,你以后戴在身上,还望千万小心。”石牧笑了一下,说道。

冯离眼眸微闪,又朝着石牧拱手行了一礼,便一言不发的转过身去,飞快的朝着远处走去,身影渐行渐远,慢慢的成为了一个黑点。

石牧望着冯离离去的背影,叹息了一声,回首看了一眼庄园废墟,略一犹豫,又走了进去。

片刻后,他走出庄园,翻身跳上马车,目光朝着不远处的一片建筑望了一眼,眼中异色一闪。

“驾!”

他一拉缰绳,驱动马车,朝着远处行去。

骨碌碌的马车行驶声音远处,那一处建筑后面缓缓现出了两个瘦小的人影。

这两人不过十七八岁年纪,看起来应该不是金龙帮或是吴家之人,应该是其他势力的探子之流,此刻却是面色惨白,身子不停的哆嗦着,满脸地恐惧之色。

其中一人心有余悸的望了一眼庄园废墟,鼻中闻道一股血腥气,连忙一阵恶心反胃,就地呕吐起来。

另一人心中大惊,连忙一把拉住此人,快速朝着另一边跑去。

……

半个时辰之后,流风武馆。

一身锦袍的石牧在厉苍海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石牧早已在城中找了一间客栈,洗去身上血腥,并换上了一套崭新衣服。

所谓人靠衣装,石牧本就肩宽体阔,浓眉大眼,此刻看起来更是神清气爽,刚毅神武的脸庞上,更多了几分俊朗之气。

厉苍海与数年前没有太多变化,只是双鬓染上了一抹白霜。

此时的他满面红光,神情颇为激动,看向石牧的目光带着深深感激。

“厉师傅,你不必送了。不过是几枚固原丹而已,就算是弟子报答当年您对我的教导之恩吧。”石牧朝厉苍海一拱手的说道。

“这些固元丹对现在的你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不过对我而言却有大用!凭借这几枚丹药,我这停滞多年的修为,或有可能更进一步!”厉苍海略显激动的说道。

石牧淡淡一笑,两人又交谈了片刻,石牧便翻身登上了马车,和厉苍海道别,驱马离开了流风武馆。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他们应该已经接到准确消息了吧。”

石牧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喃喃自语道。

说着,他一抖缰绳,马车朝着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

金家大宅之中的一个大厅。

金家如今所有的主事之人都聚集在了这里,金家家主有些忐忑的站在一旁,主座之上坐着一个金袍华服,精神矍铄的白眉老者。

此老正是金家的定海神针,修为已臻后天大冇圆满的金家老祖,虽然已是九十岁高龄,却没有丝毫老态龙钟之感。

不过此刻,金家老祖却是白眉紧锁,面露忧虑之色,忽的站了起来,有些坐卧不安的在一个大厅中来回走动。

大厅之中,还有一个身材矮小的削瘦青年站在大厅正中,似乎刚刚禀告了什么事情。

“你确定那人就是那个石牧?”金家老祖一下站定,转首看向金衣青年,沉声问道。

“启……启禀老祖,此事千真万确,此人容貌虽然有些变化,不过绝对是那个石牧无疑。”削瘦青年连忙说道,脸色仍有些苍白,说到“石牧”两字之时,眼中闪过一丝余悸。

此话一出,大厅之中诸人嗡的一声,议论纷纷。

“此人现在在何处?”金家老祖问道。

“那人离开金龙帮之后,似乎去了流风武馆方向。”削瘦青年立刻答道。

金家老祖眉梢一挑,面露不解之色。

“石牧来到丰城之后曾经在流风武馆,厉苍海手下修炼过一段时间武技。”一旁的金家家主上前一步,轻声解释道。

“派人时刻监视着那石牧的举动,一旦发现他有前来金家的迹象,立刻通知于我。”金家老祖沉吟了片刻,开口吩咐道。

“父亲放心,我已派了金顺带人在流风武馆外看着,以信鸽传讯,万无一失。”金家家主立刻说道。

金家老祖闻言,点了点头。

“父亲,此子当年胆大妄为,击杀了五哥和金田,如今他胆敢回来,我们正好布下天罗地网,将此子一举擒获,以报老五被杀之仇!”一个面容吅阴枭的中年男子忽的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此人是金家这一辈中排行第九,当年和金五爷关系最为密切,也是这些年一直最热心追查石牧下落的人。

“老九,父亲大人在此,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胡言乱语!”金家家主面容一冷,厉声呵斥道。

吅阴枭中年人脸色一沉,终究没敢顶嘴,但面上仍露出不服之色。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