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举杯相庆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4-12    作者:忘语

石牧与白石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来到了八号峰和七号峰之间的谷地。

这里与当初的十一十二号山峰间的山谷相比大了不少,到处都是色彩缤纷的花草,就如同是一个巨大的花园,中垩央处是一座宽大无比的方型广垩场,面积足有百十亩,十座大型擂台在广垩场上一字排开。

此刻的广垩场之中人山人海,已经聚集了无数身穿黑色衣衫的黑魔门弟子,石牧粗粗一看,最少有两千余人的样子,比他上次参加小比时多了一倍有余。

看来这些年黑魔门没少收弟子。

石牧如此想着,目光一扫,却发现半数擂台却是空空荡荡,只有中间五个擂台上,一对对人影正在激烈搏斗。

周围围观之人不时发出阵阵叫好声和惊呼声,一时间整个广垩场的气氛热烈无比。

这五个擂台周围站满了人,石牧和白石只能在十几丈开外停了下来,两人也不在交谈,遥遥观看起比试来。

石牧目力极好,十几丈的距离,一切如同发生在眼前。

最左边三号擂台上,一个白衣青年和一黑衣大汉已战成一团,两人都是后天后期武者。

?白衣青年手持一柄银光闪动的长剑,剑招绵密如雨,道道银色剑光,沿着某种诡异的弧线,在黑衣大汉周围游走不定,不断试图趁隙而入。

真气摧动下,每一道剑光都出刺耳的破空声,显得后劲无穷。

黑衣大汉手持一根丈许长黑色长鞭,舞动间鞭影重重,如同灵蛇一般,在自己身前织成一大片黑色鞭网,牢牢挡住了白衣青年的剑招,分毫不让。

“砰砰”闷响声不断。

黑色鞭影与银色剑光一触之下,几乎同时爆裂开来,纷纷化为了无形气浪四处扩散,数丈外都让人有种罡风拂面之感。

“石兄,那个黑衣大汉叫邬超,据传六年前不过是后天中期修为,而那个叫陶炎的白衣青年,当时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丙级弟子,但如今他们都已是乙级弟子前十之列,在黑魔门二千多弟子中威名赫赫。不过三年后,我必不会输于他们。”白石指着擂台上白衣青年和黑衣大汉,充满自信的道。

“白石兄好志气,我们修练之人本当如此。”石牧赞道。

白石重重的点了点头。

此刻擂台上,白衣青年的剑光时隐时现,越发诡异,但黑色鞭影总是如影随行。

如此又拼了十几招后,白衣青年剑光一乱,露出了一个破绽,一道黑色鞭影如同一条毒蛇一般一钻而入。

“呯”一声闷响!

黑色长鞭猛地抽击在白衣青年的腹部,其身形如同破麻袋般,飞出了擂台外,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张口吐出一口鲜血后,一时间动弹不得。

台下人群中飞快的冲出二名黑衣短衫的杂役弟子,他们动作熟练的把白衣青年抬了下去。

黑衣大汉将长鞭一收的绑于右臂之上,施施然的下了擂台,他已进入乙级弟子前五之列。

擂台附近围观的众人惊叹声响成一片,纷纷讨论起黑衣青年的功法和鞭术来。

石牧却是撇了撇嘴,目光一扫其他几个擂台,顿时有些意兴阑珊起来。

见身旁的白石仍看的津津有味,石牧也就站在原地没动,只是心中开始盘算起其他事情了。

大半个时辰后,广垩场上所有人都屏息看着五号擂台,因为那里将决出乙级弟子中的第一名和第二名。

石牧感觉到气氛异常,抬眼一看,擂台上一个脸有刀疤的青年正和一个高瘦青年激烈交手。

刀疤青年手持一杆长枪,枪头隐隐有红光闪动,而高瘦青年则手持青光蒙蒙的长剑。

石牧心中一动,隐约感觉这个两颊深陷,长手长脚犹如竹竿一般的瘦高青年男子有点面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高瘦青年身法快如闪电,不停围着刀疤青年打转,手中的长剑忽东忽西,如同一道道青色闪电般一闪即逝,动作挥洒自如。

而对面的刀疤青年,枪势看似大开大合,真气鼓荡之下,凌厉的罡风沉重如山,将周身护得滴水不漏,让高瘦青年无隙可乘,并枪头时不时的在人意想不到的地方钻出,让高瘦青年好几次差点吃亏。

高瘦青年却是不骄不躁,在如此游斗了一柱香时间后,刀疤青年的枪法终于缓了下来。

高瘦青年眼中精光一闪,趁对方某次枪势回收,招式已老之际,两脚一点,身形如同离弦之箭般射出,眨眼间就欺近到刀疤青年面前。

右手一挥,青色长剑上青光暴涨,瞬间飞出几十道青色剑影,向刀疤青年持枪的两手急削而去。

刀疤青年眼中得意之色一闪,右手一抬,袖口中圆桶状的暗器露了出来,瞬间一篷银针急射而出,同时身形向后急退。

高瘦青年眼中怒色一闪,口中微动,左手上一捏法诀,一面青蒙蒙的盾牌凭空浮现了出来。

一阵叮叮当当过后,银针击打在盾牌上,立刻被盾面掀起的一股股小型旋风吹散开来!

“风蝗盾术,是灵阶术士!”观战众人之中,不知是谁一声惊呼。

就在此时,高瘦青年身上气势猛然一变,一股不下于后天垩大圆满的强横气息瞬间爆发了出来,其身形一闪之下,就追上了后退中的刀疤青年,右手一挥,一大片青色剑幕就把刀疤青年罩在其中。

“嘭”的一声响!

青色剑幕在刀疤青年眼前一晃即收,接着青色长剑剑背猛地抽打在其胸口,让其身不由已的倒飞出了擂台,落在地上又翻滚了数圈才停了下来,浑身上下十几道伤口顿时血流如注,双眼一翻的昏迷了过去。

后天后期大圆满,还是一名灵阶术士!

一时间下面擂台下鸦鹊无声,连擂台上做裁判的一名宗门长垩老,眼中瞳孔也不由一缩。

这时人群中才冲出二名黑衣短衫的杂役弟子,他们给刀疤青年止血包好伤口后,迅速抬了下去。

“这个人是谁?”石牧好奇的看了一眼台上的高瘦青年,向白石问道。

“石兄,你不会连段千里都不知道吧?当年他可就是丙级弟子的第一名,没想到他现在竟然这么强了,此次甲级弟子前十之中,恐怕有人要下来了!”白石目露崇拜之色地道。

“原来如此,是我孤陋寡闻了。”石牧咧嘴笑了笑,隐约记得当时参加宗门小比时,曾向霍茂打听过此人。

下一刻,擂台上的那名宗门长垩老朗声宣布道:

“我宣布,段千里胜,晋级为乙级弟子第一名!”

声音在广垩场上空滚滚响起,经久不绝,掩过了周围弟子的欢呼声。

……

傍晚时候,石牧在白石和箫鸣二人的陪同下,来到了十三号山峰青石广垩场的川香楼,并径直上了三楼。

此酒楼的二层富丽堂皇,装饰华美,到了第三层风格却忽然一变,没有太多华丽装饰,有的却是雕龙画凤,大气古朴之感。

“看这里的布置,今晚这顿恐怕不便宜吧?”石牧朝着周围的布置看了一眼,笑着说道。

白石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这个自然,今日我等相聚有些特别的事情,自然不能寒酸了。”一旁箫鸣神秘一笑道。

不等石牧询问,箫鸣便拉着石牧便来到一处雅间。

里面已经坐了两人,石牧微微一怔,这两人他都认识。

一个蓝衫少女,身材婀娜,容貌秀丽,正是蓝凤此女。

还有一个青年男子,一身黄衫,面相粗豪,却是霍茂。

石牧和二人也有数年未见,两人容貌变化却是不大,不过两人身上真气波动,修为较之以前,显然都是大有进展。

“石牧……”

“咦,石师弟!”

蓝凤和霍茂看到石牧走进来,都大吃一惊。

“两位,真是许久不见了!”石牧微微一笑,对两人打了个招呼。

蓝凤和石牧并不如何相熟,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坐了下去。

霍茂和石牧从前关系便颇为熟稔,当下高兴的拉着石牧坐到身旁,兴致勃勃的聊了起来,询问起了石牧这几年的经历。

白石和箫鸣则在一旁,招呼着蓝凤。

石牧和霍茂交谈了两句,发现他潜入蛮族之地,帮助人族和谈队伍和蛮族联盟的事情,似乎并没有在黑魔门内这些普通弟子中传扬看来。

他本就无意炫耀,只是大致说了几句有关之前在前线作战的一些事情。

“诸位,今日大家难得在此相聚一堂,是为了庆祝白石兄和蓝凤师妹,在此次大比顺利进入乙级弟子前五十之列!”片刻后,箫鸣站了起来,笑呵呵的举杯说道。

“原来如此!你们可瞒得我好苦啊,恭喜,恭喜!”石牧此刻才明白了过来,笑着举起酒杯,对白石和蓝凤两人恭贺道。

“侥幸而已。”

两人似乎也都对能够进入乙级弟子前五十之列颇为自豪,蓝凤本有些冷漠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哈哈,箫师弟你怎么把自己给漏了,你这次可是进入了乙级弟子前三十之列了,可比我这个老弟子有出息的多!”霍茂却是哈哈一笑的说道。

“霍师兄谬赞了!”

箫鸣朝霍茂拱了拱手后,四人举杯共饮,随后他又想到了什么,面露惋惜的朝石牧说道:

“话说此次石兄你有些可惜了,竟没能赶上大比,否则以你的实力,定然也能在乙级弟子中搏取一个不错名次了。”

“无妨,明天再参加便可。”石牧洒然一笑道。

他如今将气息故意收敛了几分,故而箫鸣等人只能感受到自己比他们在气息强上一些,但却并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踏入后天垩大圆满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