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参悟火经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4-19    作者:忘语

三号峰后山。

石牧打量着眼前的岩石洞穴,洞穴外除了一间不大的石屋外,此处到处是光秃秃的黑色岩石,没有任何植物存在。

他身形几个起落,就来到洞穴入口处,一股热浪正好从洞穴中冲了出来,石牧体内立刻涌起一阵燥热。

就在这时,一着个黑色衣衫的人影从石屋中走了出来。

“原来是大师兄来了,您是要进地火屋炼丹或炼器吗?”黑衫人影先行了一礼,然后微笑道。

石牧转头看去,发现对方只是一个年约二十左右的丙级弟子,点点头道:

“我想租一间地火屋,炼丹或炼器都可以。”

“大师兄,租用地火屋是以黑炎令来结算的,每次一枚黑炎令,乙级弟子能用三天,甲级弟子则可以用七天。”年轻的丙级弟子眼中讶色一闪,连忙开口解释道。

石牧眼睛眨了眨,略一思索后,右手一动,三枚黑炎令出现在他手中,递了过去。

丙级弟子接过黑炎令,随后从怀中摸出一枚红色令牌和一支粗大黑笔。

他一垩手拿着红色令牌,一垩手用黑笔在令牌点了几下,红色令牌立刻光芒闪烁起来,很快其正面显示出二十一这个数字。

“大师兄,这是丁号屋的禁制令牌,是一间炼丹的地火屋,从你进屋起,二十一日天后屋中的阵法会自动关闭。”丙级弟子仔细解释道。

石牧接过红色令牌,手一翻,就看到令牌背面的一个大大的丁字。

他微微一笑,冲丙级弟子点了点头,身形一晃,就化为一道黑影消失在岩洞入口处。

进入岩洞后,一条丈许宽的通道出现在其面前,通道两旁间隔数丈就插着一根牛油火把,把通道照得一览无余。

石牧脚步一动,沿着通道直接往前走去。

一刻钟后,石牧出现在一个半圆形空间中,一溜十几个房间均匀的分布在半圆形的墙壁上,房门上都有标识。

此地的温度比洞口处高出很多,石牧身上已大汗淋漓,他直接走到丁号房门口,一晃手中的禁制令牌。

令牌中一道红光射出,正好打房门上,房门上禁制符文一阵闪动,房门就轰然打开。

他身形一闪就进入房间中,身后房门又迅速合上。

房中除了中垩央有一座需三人合抱,造型古朴的炼丹炉外,空空荡荡,距离地面足有十余丈高的天花板处则开了一个天窗,有一束阳光从中倾洒下来,是屋中唯一的光源。

就在石牧踏入屋中没多久,炼丹炉下方红光隐隐亮起,接着一个花纹繁杂的阵法缓缓运转起来,一阵阵强烈的地火灵力从阵法中散发出来,热浪滚滚。

石牧眉头一挑,慢慢走到丹炉旁,边踱步边打量,感受着空气中弥漫的火属性元素。

待屋中温度上升至一定程度时,石牧脚步一停,将上衣褪去,在丹炉旁盘膝坐下,略一调息后,就回忆起《赤猿火经》的前三层功法来。

很快,一只赤红色的迷你小猴,在一团火焰中诞生的画面,栩栩如生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片刻之后,他从尘渺戒中取出一颗聚阳丹服下,就安照《赤猿火经》上记载的法决,修炼起来。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石牧的心神沉浸在了一个玄妙的境界,同时体外一切变得空明起来。

周围虚空中,渐渐浮现出无数微小的红色光点,然后在一股神秘的力量作用,不断向石牧扑来,汇成一股红色的热流围着其盘旋而起,使得石牧周身温度骤升,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其皮肤都渐渐变得一片通红起来,大汗淋漓而出。

这些热流中的红点,稍一触及石牧的皮肤,便化为一丝丝灼热的能量慢慢的钻入其体内,并沿着其经脉,在体内流转起来。

随着时间推移,石牧体外的红色光点越聚越多,红色热流也渐渐连成一片,最后其整个人仿佛被一团红光包裹了起来。

这时他身上的热意竟然完全消失,反而有一种清凉舒适的感觉透体而出。

聚集在他经脉中的灼热能量,也已汇成一丝丝火红的真气,在其经脉中沿着某种路线,快速运转起来,并最终归入丹田之中。

……

转眼间,十余天过去了。

这时地下半圆形空间中,丁号地火屋内响起一阵似猿非猿的震天长啸,整个地下空间的空气都震动起来,空间顶部的岩石缝中,细小的碎石和灰尘瑟瑟而落。

丁号地火屋中。

石牧满脸兴奋之色的站在丹炉旁,他没有想到,《赤猿火经》的前六层竟然这么顺利就全部修炼完成了。

其实细想之下,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一方面他本身修为已臻后天垩大圆满,体内真气早已达标,省去了修炼、积蓄真气的漫长过程。

另一方面,他本身火属性元素感应力已有二度,当时天阴姹女给其疗伤时用的那枚玄牝血魄丹更非凡物,丹药中蕴含的大量火属性元气被其潜移默化的吸收后,已使得他的火属性垩感应力达到了三度,故而前几层功法垩修炼起来,自然是一帆风顺。

此时石牧站在热浪滚滚的丹炉旁,体外一切正常,没有半点炎热之感,且对于周围空气中火属性元素的感应力,变得愈加灵敏,约莫比修炼前增加了三分之二的样子。

“看来此功法果垩然可以提升火属性灵根品质!”石牧喃喃自语道。

随后他眼中精光一闪,体内真气从丹田中一涌而出,顺着四肢百骸流转起来。

他右脚向前一跨,右手趁势向前一击而出,其拳头瞬间被一团红光包裹起来。

“嘭!”

拳头击打在空气中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一股热浪随着拳风一冲而出。

石牧眼中露出满意之色,这种普通攻击就可调动空气中火属性元素的功法,攻击威力确实远非般若天象功可比。

当然般若天象功本身就是以锻造肉身,增加气力为主,二者也算各有所长。

石牧闭上双目,感受着周围浓密的火属性元气,丹田处充沛的真气似有一丝悸动,隐隐有种异样的感觉涌起。

“莫非……”

他睁开双眼,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喜色一闪即逝,连忙在原地盘膝坐下。

右手上尘渺戒光芒一闪,一个白玉瓷瓶和一颗灵光隐隐的青色果子出现在他手中。

正是乾元丹和青冥果。

他看着装有乾元丹的白玉瓷瓶,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不过很快其脑海中闪过一个白色倩影。

石牧眼神迅速一凝,变得坚定无比,立刻打开白玉瓷瓶,从中拿出一粒灵气四逸的白色丹丸,口一张就吞了下去。

很快一股暧洋洋的气流从他腹中升腾而起,转眼间就布满全身经脉,使得全身经脉连同丹田处一阵酥酥麻麻之感,十分的受用。

随后,他几口又把手中的青冥果吃了个干净。

下一刻,一股冰冷的气息片刻之间就涌入他的丹田之中,并把他苦修多年的真气包裹了起来,然后再也没有动静。

望着身旁剩余的数枚聚阳丹,石牧想也不想的悉数往嘴中塞去,随后两眼一闭,开始按照《赤猿火经》中的记载,尝试在丹田中凝结气胚。

然而不过十余息时间之后,他脸色突然剧变起来。

其腹部传来一阵强烈的绞痛,原本聚集在丹田处的真气一阵激荡翻涌,同时周身经脉贲张难抑,如同有无数蚂蚁在啃噬一般。

突如其来的剧痛竟然远超其修炼大力魔猿脱胎决时的痛苦!

石牧还未来得及念镇魂咒,便两眼一黑,痛晕了过去。

……

艳阳高照,大片和熙的阳光倾洒而下,给人一种暖洋洋的舒适感觉。

一处生机勃勃的山林之中,一白一灰两只猿猴,正快如疾风的在山林中穿行。

二猿看似年纪都不大,但却对这片林中的地形颇为熟稔的样子。

两猿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速度飞快,恍如一白一灰两道影子,从林间一闪即逝。

只是几个呼吸工夫,两猿便一前一后的从山林中穿出,并径直朝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之顶攀去。

山路陡峭几近笔直,但两猿手足并用,左右腾挪之下,却是如履平地。

到了半山腰附近,周围空气中开始出现一片片如絮般云气,视野变得朦胧起来,东西南北也有些分辨不清了。

灰猿越走越慢,不时朝着周围张望,似乎在辨别着方向,猴脸上渐渐露出焦急神色,直急的抓耳挠腮。

就在此时,其前方不远处的白猿身形一顿,接着双目忽的变成了金色,从中射出两道尺许长的金色光芒,朝四下一扫,随即转身对灰猿一摆手臂,身形一闪,朝着一个方向奔去。

灰猿见状,没有丝毫犹豫,急忙跟了上去。

没过多久,二猿来到了距离山顶不远处的一处平整的平台,这里云雾浓密之极。

二猿身影一闪,当即窜入一旁的树林之中躲藏了起来。

从这里看去,平台最深处影影绰绰间,赫然是一片占地颇广的仙果园。

园子里面长满了一棵棵粗壮无比的果树,上面结着各种硕大仙果,形态各异,颜色也是五颜六色,分外诱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