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双簧把戏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5-06    作者:忘语

“接下来的拍品,是先天妖兽赤尾猕猴的一瓶精血,乃是炼器制符的稀有材料,底价一百块下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二十块灵石。”

石牧闻言,立刻坐直了身体,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但见大厅中央处,中年儒生手中正拿着一个黄玉葫芦,朝着四面展示着。

石牧按捺住住心中的一丝兴奋,没有急着出手,而是先旁观起来。

猿猴类先天妖兽的精血,还是比较稀少的,现场中自然有不少识货的人,不断有人接连报出新的价格来。

没多久,报价就涨到了二百六十块下品灵石,此时终于没有人再加价了。

“二百八十块灵石。”石牧开口道。

“三百灵石。”刚才一直在争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三百二十灵石。”石牧道。

刚才一直争夺的声音终于在一阵沉默过后,放弃了。

“还有没有人出价,如果没有,先天赤尾猕猴的精血,就归最后叫价的这位朋友了。”中年儒生道。

石牧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来自己的脱胎决又能更进一层了。

“我出三百四十灵石。”就在此时,一个石牧有些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石牧转头向声音响起的地方看去,只见前排位置上,一个身着蓝色衣衫的熟悉身影,正是此前一直纠缠钟秀的世家子弟申屠广。

似乎感受到了石牧的目光,此人还转过头来,朝着石牧微微一笑,眼神中满是挑衅意味。

“四百灵石。”石牧道。

大厅中不少人发出惊呼声,先天妖兽的精血虽然较为珍稀,但这个价钱却着实有些偏高了。

很多人开始围观议论起来。

“四百二十灵石。”申屠广不紧不慢地道。

“五百灵石。”石牧略一犹豫,道。

“五百二十灵石。”申屠广道。

现场的议论声顿时加大了几分,不少人看向石牧的目光,多了几分玩味。

石牧脸色一沉,当即不在开口。

这个价格。已经是他能承受的底线了。

“石头,气死我了,灵石多了不起吗!”彩儿蹲在石牧肩头,眼睛瞪着申屠广。嘴里小声嘟囔道。

“有没人再出价了?”中年儒生看向石牧,问道。

申屠广也转过头来,看向石牧的目光满是嘲弄之色。

片刻之后,再也没有新的报价出来。

“好,这位公子请上台。赤尾猕猴精血就归你所有了。”中年儒生道。

申屠广轻蔑的看了石牧一眼,得意洋洋的走到中年儒生面前,在抛出一小袋灵石后,便接过了黄玉葫芦,手中光芒一闪,就消失不见。

这一段小插曲过后,拍卖继续如常进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拍品变得愈发珍稀,现场气氛也渐渐达到了白热化。

往往一件拍品出来。都要经过一番激烈之极的角逐,才能最终尘埃落定。

石牧虽然有数次心动,但可惜的是,自己囊中羞涩。

突然间,他一抬头,朝着头顶看去。

虽然很微弱,但是他确实感觉到了一股极淡的空间波动,仿佛水波一样在会场上空荡漾。

空间波动,没有空间元素感应度的人,即便是神识之力和实力再强大。也很难感应到。

他朝着会场周围看去,周围似乎只有他一人感觉到了这股异样。

“怎么了?石头?”彩儿看出了石牧神色异样,问道。

石牧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他眼瞳忽的一凝。大厅二层,月霓公主包厢之中,走出了一个身影,一头血色长发,正是柳岸。

他目光朝着周围喧闹的人群看了一眼,眼中露出一丝诡异神情。不过转瞬即逝,面无表情的朝着会场一个出口走去。

那丝诡异神色虽然是转瞬即逝,不过仍旧被石牧捕获到了。

石牧目中淡淡金光一闪即逝,看着柳岸的身影消失在出口,心中念头翻滚起来。

略一沉吟过后,他豁然站起身来,朝着另一个出口走去。

“石头,这就回去了?”彩儿道。

石牧轻轻“嗯”了一声,加快了脚步。

一股莫名的心悸,若有若无的萦绕他的心头。

“站住!”

就在石牧快要走出会场出口,几个人影出现在前面,拦住了石牧去路,为首之人一身蓝是衣衫,正是那个申屠广。

“几位有什么事情?”石牧道。

“这个东西,石公子很想要吧。”申屠广一挥手,手中多了一个黄玉葫芦,正是刚刚拍卖的那瓶猿猴精血。

石牧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申屠广。

“这东西本公子拿着也无用,阁下如果真的需要,倒也不是不能商量。”申屠广笑道。

“申屠公子想说什么,不如开门见山的痛快说出来吧。”石牧道。

“好,既然石公子也是个痛快人,我就不绕什么弯子了。我拿这瓶精血,交换阁下的那只鹦鹉,如何?”申屠广说道。

石牧闻言一怔,看了肩膀上的彩儿一眼,脑海中闪过一个身影,心中随即有些恍然。

“好啊,俺正求之不得!跟着石头这个穷鬼一点好处也没有,根本不给俺吃好吃的,这位公子,一看你便是人中龙凤,家财万贯,想必不会如此对俺吧。”不等石牧开口,彩儿已经先嚷嚷起来。

“哈哈,本公子包你吃香喝辣的!”申屠广见此,顿时大喜,戏谑的看向了石牧,哈哈大笑道。

他身旁的几个同伴也发出一阵哄笑。

石牧脸色一下变得青一阵红一阵,恼怒的看向鹦鹉。

“好,我答应了。”他从牙缝中吐出这句话。

彩儿轻蔑的看了石牧一眼,双翅一展,欢快的飞了起来,落在了申屠广肩膀上。

“石公子,那就请收好这个,良禽折木而栖,你可千万莫要动气!”申屠广笑容满面的将手中的黄玉葫芦抛给了石牧,顺手拍了拍石牧肩膀。

石牧脸色难看,恼怒的看了申屠广等人一眼,大步朝着出口走去。

身后再次传来一阵大笑,充满了嘲讽。

申屠广轻蔑的看着石牧快步走出大厅的身影,心中大为畅快,狠狠出了当日被其两次羞辱的恶气。

“你叫彩儿是吧,以后跟着本公子,只要乖乖听话,想要吃什么都没有问题。”申屠广对彩儿说道。

彩儿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不过,你也要帮我一个忙。好好讨钟秀小姐的欢心。”申屠广又说道。

“没问题,小事一桩,包在俺身上。”彩儿拍了拍双翅,一挺胸膛道。

申屠广闻言顿时大喜。

“不过,话说在前面,俺可是高贵的鹦鹉,可不愿意被关在笼子里。”彩儿补充了一句。

申屠广没有多想,点头答应下来。

“申屠兄,拍卖会还在继续,接下去可有不少好东西,我们还是快回去吧。”一个黄袍男子摩拳擦掌的催促道。

申屠广心情大好,当即摆了摆手,带着一群人,朝着场内走去。

今天的拍卖行,他确实还有很多东西想要收入囊中。

拍卖会场之外,石牧站在外面人流如潮的街道之上,轻呼了一口气,心中那一缕心悸此刻已经消失无踪。

他站在这里没有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一炷香之后,一道影子从宝光阁三层飞了出来,在半空中略一盘旋后,便朝着石牧急速冲来,正是彩儿。

“哈哈,那个傻瓜,太好骗了!我只是略施小计,便回来了。”彩儿落在了石牧肩膀,嘎嘎大笑。

石牧微微一笑。

“石头,这次幸好有俺急智,让你不花一颗灵石,就拿到了这瓶猿猴精血,你要怎么谢俺?”彩儿说道。

两人之前一唱一和,自然是在申屠广面前玩了一次唱双簧的把戏。

“好,这次是你立功了……”石牧笑了笑,正要夸奖彩儿两句。

就在此刻,异变大起。

石牧身后的宝光阁,陡然亮起一片刺目的血光,血光从会场四个出口通道中照射而出,仿佛会场里多出了一轮血红太阳一般。

看那血光的源头,正是来自第一层的拍卖行大厅。

街道之上,来往的行人纷纷停下脚步,神情愕然的望向宝光阁,不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他们不知道这宝光阁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从这血光来看,显然不是什么祥瑞的征兆。

石牧看着眼前的情景,神色微变。

这血色光芒中,充满了一种浓郁到极致的死亡气息,阴冷无比。

这种气息,他绝对不会认错,是死灵界面独有的气息。

“莫非……”

刺客石牧脑海中浮现出的,正是柳岸的身影。

见此异象,宝光阁四个出口外的护卫以及通天仙教的弟子们,纷纷神情大变。

东边出口处,一个年轻的护卫便要冲进会场,不过被身旁一个中年护卫拦了下来。

“不用急,我们宝光阁是什么地方,就算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里面也会有人妥善处理好的,我们只需要做好分内之事,看守好出口就行。”中年护卫如此说道。

结果中年护卫话音刚落,耳边忽的传来一声巨大的破空锐啸,接着整个身体蓦地朝后飞了出去。

一根粗大锋利的骨矛洞穿了中年护卫的胸膛,将其身体钉在了出口的墙壁上。(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