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总坛使者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5-18    作者:忘语

东海。

一片波涛汹涌的海域,海面仿佛被激怒了一般,在浪风怒吼中不断翻滚搅动,掀起一波接着一波的滔天巨垩浪。

一道道的黑色蒙蒙飓风在海面各处游走,并不断的凝聚,溃散,与怒涛海啸混杂交织在了一起。

波涛声震耳欲聋,仿佛整个天空都要就此塌陷一般,气势惊人之极。

在这片怒涛骇浪之中,一座黑濛濛的岛屿稳稳耸立,即便海涛如雷,始终屹立不动。

四面八方的天地灵气,似乎在某种无形之力的作用下,朝这里汹涌汇聚,隐隐形成一个巨大的灵气旋涡,如同一个巨大的漏斗。

而这座黑色岛屿,正是灵气漏斗的中心。

岛屿通体散发出阵阵淡淡的黑光,大量天地灵气顺着漏斗,往黑色岛屿狂注而入。

若是有人眼力极为高明,便能看到,这黑色岛屿随着天地灵气的涌入,正在以一个极为缓慢的速度缓缓涨大。

此刻,在海岛四周,赫然站立了密密麻麻的身影,看起来足有数百个。

这些身影看起来和人族身形相仿,身上亮起各色异芒,稳稳站立在海面之上,怒涛飓风对他们基本没有影响。

有的人裸露的皮肤上浮现出一些五颜六色的鳞片,有的甚至是半人半鱼的模样,正是许多东海水族之人。

这数百水族人围在了黑色山峰周围,口中念念有词。

各色光芒不时从他们身上冒出,在半空中连接在一起,似乎是在布置一个巨大无比的法阵。

靠近黑色山峰的地方,一个水蓝衣衫,五官玲珑的绝色少女正凌空而立,口中诵念咒语,晶莹的蓝光从她身上散发而出,越来越亮,几乎盖住了身形。

此女正是香珠。

此时的她,脑勺后面,七点星象虚影若隐若现。

蓝光越来越亮,终于轰隆一声,冲天而起,形成一道蓝色光柱。

附近的海族身上散发出的光芒也同时大放,并且朝着香珠汇聚而来。

一个巨大无比的蛋壳型阵法光幕缓缓形成,将黑色山峰笼罩在了里面。

山峰周围的天地灵气顿时一震,汇聚而来的天地灵气,被光幕遮挡在了外面,无法渗透而入。

香珠缓缓睁开眼睛,脸色苍白之极,看到巨大光幕已经成型,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不过就在此刻,她身体晃了一下,似乎要摔倒。

就在此刻,一个身穿蓝色宫装的********出现在她身旁,伸手托住了她的身体。

“师父。”香珠叫了一声。

“珠儿,你做的很好,先下去休息吧,之后还需要你辅助才行。”宫装美妇对香珠说了一句。

香珠点了点头,身体朝着下面落去。

宫装美妇转身看向黑色山峰,身后人影连闪,多出了七八个海族之人,都是东海各族的长垩老族长。

“诸位,圣女已经布下了绝灵镇魂大阵,隔开了神物和外界的联系,接下来就按照计划行动吧。”宫装少垩妇说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人影一晃,四散分开。

……

大半个月后。

郫城某个客栈房内。

石牧正聚精会神的站在木桌前,目中金光隐隐,左手握着一颗风属性中阶灵石,右手握着一支青木制成的法笔,用慢到不能再慢的速度,在一张空白的淡金色符纸上,全神贯注地绘制一张刚学会的高阶符箓——风影符。

风影符是一种风属性高阶符箓,是《乾天符经》中记载的为数不多的五行符箓之一。

此符使用后,可以通过风属性元素之力,在自身周围凝聚出一个与本体一模一样的幻影,以混淆敌人视听,同时还能大幅增强使用者的行动速度,增加临阵对敌时的胜算,颇为实用。

说起来,这风影符却并不是《乾天符经》中最厉害的符箓,其他的一些五行符箓,亦或是阴属性诅咒类符箓,实用性要远胜于它。

而石牧之所以选择绘制此符,其实也有他的苦衷。

本来一开始,他自然而然的想要尝试绘制高阶阴属性诅咒类符箓,毕竟《乾天符经》源自冥月教,其最擅长阴属性术法,而符经中记载的,也大多是此类符箓。

当日他与柳岸的那名蒙面师妹交手时,便吃过此类术法的亏,所以对于此类术法,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结果让他颇为郁闷的是,无论他如何尝试,都无法通过吞月式梦境,在白猿脑海中凝聚出此类阴属性符文。

第一步便无法进行,后面则更不用谈了。

在屡次尝试后,他最终只能放弃,全身心研究起《乾天符经》中记载的五行符箓来。

然而高阶符箓却又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对于法笔,符纸甚至绘制的法墨,都有不同的要求,甚至不同的符箓,都有各种稀奇古怪的要求,或是限制。

结果他花了整整一周时间,几乎跑遍了整个郫城,又参加了两次地下交易会,这才堪堪凑齐了绘制风影符的所有材料,前前后后总计花费了不下两千灵石。

就是如此,也只够尝试一百次而已。

由于一张风影符总计由二十七个繁杂无比的风属性符文构成,错一丝一毫就会失败,成功率极低。

即使石牧有灵目相助,这么多天吓来,在画了十余次的情况下,也只侥幸成功绘制成功了两张而已。

“咚!咚!”一阵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石牧笔下微微一颤,“噗”的一声轻响,已经绘制大半的符纸瞬间燃烧起来。

他脸色不由微微一沉,随手放下手中的法笔,转身走到门口,将房门打了开来。

门外不是别人,正是侯赛雷。

此刻的侯赛雷一脸喜色,刚要开口说什么,见到石牧此时的表情,心中不由一突,立刻变得小心冀冀起来。

“有什么事,你说吧。”石牧问道。

侯赛雷为人十分机灵,善于察言观色,这些日子一直在城中替其打探消息,没有重要的事,他是绝不敢打扰石牧修炼的。

“穆前辈,在下刚刚得到消息,负责郫城出海初选名额的使者大人已经到达城中,现在就住在靠近西城的驿站里休憩。”侯赛雷道。

“哦,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吧。”石牧精神一振,立刻走出了房间,随手锁上了房门。

侯赛雷心中一喜,连忙在前面带路。

一刻种后,两人来到一处不大的驿馆前。

让石牧有些意外的是,此刻的驿馆前喧闹无比,已聚集了不少人,看打扮似乎全是冥月教弟子。

石牧一言不发的停了下来,留意起周围众人的议论来。

“啧啧,似乎这位使者大人与过去的有些不同。”

“恩,确实不太一样。连李前辈刚刚想去拜会一番,也吃了个闭门羹。那可是咱郫城分坛有头有脸的人物啊,一点面子都不给。”

“听说这位使者大人,是昨日夜里乔装成一个商人,悄悄进城的。”

……

石牧听了片刻,心中不由哑然,这位新来的总坛使者不太愿意见外人的样子。

他在原地沉吟了片刻后,身形一转,向驿馆一侧走去,侯赛雷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时间不长,两人似闲逛一般,不紧不慢的在驿馆外转了一圈,再次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石牧看了一眼驿馆中唯一的三层阁楼,转身向客栈走去。

当天晚上。

空中明月如镜,繁星满天。

石牧和侯赛雷一身夜行衣打扮,再次出现在驿馆的一侧围墙外。

这里比较偏僻,并没有守卫。

石牧原地静立,倾听了片刻后,确定驿馆内并没有什么异常。

他一把拉住侯赛雷,同时口中快速念动起咒语来,很快一大团白色云气出现在两人脚下,托着两人慢慢向三层阁楼飞了过去。

气云术也是可以带人的,不过会大幅增加法力消耗而已。

侯赛雷站在气云上左顾右盼,脸上有点兴奋,飞行术法是非常少的,所以星阶术士中能在空中飞行的也非常少,他作为灵阶术士,自然是更没有体验过了。

很快,两人来到了三层阁楼上空,气云迅速落下,二人很快站在了阁楼的屋顶上。

此时整个阁楼中,仅三楼大厅中有明亮的灯光,隐隐还有交谈声传了出来。

石牧小心地移动到一个合适的位置,轻轻卸掉一块屋瓦,目光迅速向厅中一扫。

大厅中分别坐了两人,一个身材削瘦,年纪约莫四十上下的灰衣男子,还有一个白面中年人,正是郫城冥月教分坛的那名权执事。

从灰衣男子身上隐而不发的法力波动来看,此人也是一名星阶术士。

两人似乎正在讨论这次初选的事。

石牧在屋顶上面听了片刻后,终于确认,此人正是冥月教总坛派来的那名使者。

让其意外的是,权执事竟然是这灰衣中年男子的师弟。

就在他准备等待两人结束谈话时,权执事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李师兄,在下刚得到一个重要情报,不知你可有兴趣?”权执事突然小声道。

“什么情报?”灰衣中年男子问道。

权执事并没回答,只是冲灰衣中年人神秘一笑,从怀中拿出一枚白色玉简,手中一晃,一道白光从中射了出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