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彩儿苏醒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5-21    作者:忘语

夕阳如血,晚霞将浓郁的艳红涂抹在了天空之上。

一条宽阔的官道旁,是一处面积巨大的湖泊。

残阳余晖照射在如镜的湖面上,映射出一片淡淡金光,微风拂过,泛起阵阵粼粼波光。

就在此刻,官道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没过多久,数百骑踏尘奔驰而来,当先一人,一身灰衣,身材削瘦。

此人看了看天色,伸手拉住了缰绳。

后面之人见此,也都纷纷勒马停了下来。

“今日天色已晚,就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再继续赶路吧。”灰衣中年人说道。

后面的五百多人答应了一声,纷纷下马,各自找地方休息。

这灰衣中年人,自然便是乔装易容后的侯赛雷。

此刻,距离他们离开郫城已经过了七八天了。

西夏古国如今国力凋敝,沿途的城镇也随之少了不少,像这样野外露宿的情况很多,众人也早已习吅以为常。

石牧翻身跳下了马,跑了一天,他身下的异种马匹也早已苦不堪言,若非他不时度入真气支撑,恐怕早就已经累倒在地了。

他将马匹拉到湖边饮水,又喂了一些马料,然后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穆兄。”他刚刚坐下,一个脸带刺青的灰衣青年便走了过来,正是那个余意。

石牧对来人点了点头。

这个余意一路之上,只要有空闲,便时常过来搭话。

至于他的目的,经过数次交谈后,石牧也知道他对于此次出海志在必得,此时是为了拉拢一些有实力之人,在接下来的选拔中好占据优势。

根据他说的小道消息,到了曲阳城后,接下来还会有数场比试,并非都是一对一的擂台赛。

石牧对于这些消息持不置可否的态度,也没有答应联手的邀请,不过这个余意颇为健谈,仍然时常过来找石牧攀谈,石牧倒是趁机打听了一些有关曲阳城的事情。

曲阳城作为西夏古国的国都,毗邻冥月教总坛所在的阴尸山脉,西边滨临西海,是个沿海靠山的大城。

当年西夏古国繁盛之时,曲阳城也曾经繁及一时,堪比陆山王朝的天虞城,不过如今时过境迁,随着冥月教百年前的那场大败,西夏国国力凋敝,曲阳城也日渐衰落。

不过,即便如此,曲阳城也是整个西夏国最为繁华之处。

夕阳日渐下沉,天边只剩下一丝红霞。

两人口中随意的闲聊着,石牧目光朝着天际看了一眼。

夜色将至,宿鸟也都已经归巢,不过在极高的天空,隐约还能看到几个黑点,在天上盘桓不去。

石牧眉头皱了一下。

“穆兄,怎么了?”余意注意到了石牧神情变化。

“余兄,不知你是否注意到,这些日子以来,天上始终有一些黑鸟在跟着我们。”石牧犹豫了一下,说道。

天上的那几只黑鸟,是从他们离开郫城时出现的,始终冇若即若离的跟着队伍。

“穆兄是在说那些黑翼狮鹫吧。”余意看了天上的黑点一眼,神态随意的说道。

“黑翼狮鹫?”石牧讶道。

看余意的样子,也早就察觉到了。

“那是天魔宗豢养的一种飞禽,用于侦察敌情之用。”余意说道。

“天魔宗?看余兄的神情,似乎并不感到意外?”石牧问道。

“天魔宗早在几十年前,便时常派出黑翼狮鹫入我西夏国境内了。由于其实力不弱,飞得又快又高,寻常人根本奈何它们不得。宗门也曾经派出高阶弟子存在试图击杀这些飞禽,结果花了年余时间,却收效甚微。除非有地阶存在或是数名星阶术士联手,才有可能击杀,代价颇大。由于天魔宗除此之外,也并没有什么其他异常举动,所以此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时间一长,我们也都习吅惯了。”余意侃侃而谈,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

石牧默默点头。

“穆兄竟然不知道此事?”余意有些诧异的问道。

“在下这些年一直四处流浪,直到最近才来到西夏国。”石牧说道。

“哦,原来穆兄是在其他国家,不知道原先是在哪里活动?”余意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陆山王朝。”石牧犹豫了一下,说道。

余意神色一动。

“因为柳岸殿主的缘故,陆山王朝最近在大力驱赶境内的冥月教徒,我也是在那里待不住,才来到了西夏国。”石牧接着说道。

“原来如此。”余意恍然。

石牧正要再说什么,不过就在此刻,他脸色忽的动了一下,站了起来。

“天色已经晚了,在下先找个地方休息,失陪。”石牧对余意点了点头,牵着坐骑朝着一旁走去。

余意只好站起身来,往回走去。

此刻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赶了一天的路,有人已经躺下休息,也有人升起火堆,还在高声谈笑,意气奋发。

石牧牵着坐骑,渐渐来到了人群的最外围。

他朝着周围看了几眼,见没人注意自己,身形一闪,隐没到了黑暗之中,悄无声息的朝着远处掠去。

足足离开人群数里,石牧才停下了脚步,手伸进了怀里,取出了一只黑色鹦鹉,正是彩儿。

不过此刻,彩儿身上浮现出一层红光,而且在逐渐变亮。

自从那日彩儿昏迷之后,便一直昏睡不醒。

石牧看着彩儿身上越来越亮的红光,心中大喜。

彩儿身上红光越来越亮,突然“轰”的一声轻响,红光化为了赤色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其身上涂抹的黑色颜料也随之渐渐剥落。

石牧脸上露出些许痛苦之色,手中涌出先天真气,托住了彩儿的身体,隔绝了炙热的火焰。

火焰灼烧之中,彩儿身上的黑色涂料终于被燃烧干净,全身羽毛又变成了鲜艳的五彩颜色。

石牧脸色一怔,目光落在了彩儿的头顶。

彩儿头顶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白色羽毛,正好长在和那根红色羽毛旁边。

就在此时,被火焰包裹的彩儿身体动弹了两下,缓缓睁开了眼睛,一缕白光在彩儿眼瞳中浮现。

石牧脸色一变,心中不知为何浮现出一阵淡淡寒意,有种被看穿心底的感觉。

彩儿眼中白光只是一闪,便消失无踪,恢复成了原先的模样。

“石头!”彩儿身上火焰很快消散,翅膀一展,飞了起来,落在了石牧肩头,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两下石牧的脸颊。

“你终于醒了吗?”石牧拨开彩儿的头,没好气的说道。

“俺睡了很久吗?”彩儿道。

“嗯,已经睡了一个多月。”石牧道。

“竟然睡了这么长时间!”彩儿眼珠转了一下,似乎有些吃惊。

石牧看着彩儿,彩儿散发出的气息,比之前强大了不少。

“这种吞吃灵石然后再昏睡蜕变的事,在你们乾鹦一族中常见吗?”石牧沉吟了一下,如此问道。

“当然并不常见,只有俺这样血统最为纯正的乾鹦才会这样。”彩儿有些自得的道。

石牧目光微闪,正要说话。

“石头,小心,有人来了!”彩儿忽的说道,朝着来时的方向看去。

石牧心中一惊,也朝着那里看去,同时神识散发开来。

然而由于那个方向大树林里,以他的目力也没能看到什么异常,而且神识探查范围内,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冇动。

他眉头一皱,心念一动,连通了和彩儿的共享视觉。

石牧身体一震,一个怪异的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眼前看到的一切,树木,天空,地面前所未有的清晰,方圆数里内的情形,尽在眼中。

挡住视野的树木似乎变成灰白的半透明,视野仿佛能看透一般。

他此刻在湖水边,视野之中,湖水仿佛不存在了一般,湖中的一切情况清晰可见。

就在此时,石牧的视野中,穿过一片树林,出现了一个身着灰衣的中年男子身影,正一边旁顾四周,一边朝着这里走来。

“是侯赛雷,用易容术变成了其他人而已。”石牧说道。

彩儿闻言,用翅膀拍了拍胸脯,似乎松了口气。

“话说回来,彩儿,你的目力怎么……”石牧目光一转的看了彩儿一眼,问道。

“这个嘛……俺也不是很清楚,反正醒来之后俺就觉得双目清凉,目力大增,现在能看到很远的地方,怎么样,厉害吧!”彩儿道。

石牧心中念头转动,看向了彩儿头上的那根白色羽毛,露出一丝沉吟之色来。

一阵沙沙的脚步声渐行渐近,侯赛雷所扮的灰衣中年男子身影,也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他看到了石牧,脸上一喜,快步走了过来。

他刚走了两步,目光一转的落在了石牧肩膀上的彩儿身上,顿时怔了一下。

“彩儿已经苏醒了?”侯赛雷走到石牧面前,有些惊讶的说道。

“嗯,刚刚苏醒。”石牧点了点头。

“喂,你这个小子过来干什么?”彩儿白了侯赛雷一眼,道。

“穆前辈,有件事需要和你说一下。”侯赛雷没有理会彩儿,脸色有些凝重的从怀中取出那面黑色玉板。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