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意外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5-25    作者:忘语

数日后。

天吴商铺的客厅中。

石牧正眉头紧蹙的和田掌柜交谈着什么,其身旁桌面上,还放着一杯香茗,热气已散,似乎尚未动过。

“没想到她真来了西夏古国……田掌柜,能否替我传一个讯息给她?”石牧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可以。徐大师交代过了,同样按半价给穆道友结算,五百灵石便可。”田掌柜说道。

石牧没有多说什么,从尘渺戒中取出一封信,和五块中品灵石一起递了过去。

田掌柜伸手接过,两人又闲聊了片刻后,田掌柜告辞离去。

石牧倚靠在木椅上,两眼一闭,养起神来。

片刻之后,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穆道友,实在抱歉,老朽刚刚有急事处理,让阁下久候了。”徐鲁子匆匆从门外走了进来,也不坐下,径直向石牧走了过来。

“徐大师事务繁多,在下稍等片刻也无妨。只是不知在下的兵器炼制的如何了?”石牧问道。

“这个……真是一言难尽,穆道友亲眼一见,自然便明白了。”徐鲁子脚步一滞,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道。

“好,请大师带路。”石牧心中一突,说道。

徐鲁子也不多话,立刻转身向厅外走去。

两人一连经过了几个仓库模样的院落,来到了一座灰色巨石彻成的院落前。

此时院落大门敞开,可以看到其中整整齐齐的堆放了不少铁制材料,还有数个石制的巨大蓄水池。

院中人来人往,大多都是上身****的精壮大汉,他们手里拿着各式材料或工具,在各个房间中进进出出。

徐鲁子直接走入院中,径直向深处一间不大的独立石阁走去,石牧亦步亦趋的跟在徐鲁子身后,目光则望了过去。

此石阁通体由一种淡蓝色石块彻成,在整个院落中显得颇为特别。

“徐大师!”

“师傅!”

路上遇到的精壮大汉,都恭敬的停下来向徐鲁子施礼。

徐鲁子脸带微笑,一一点头回应。

很快,徐鲁子和石牧进入了蓝石石阁中。

这是一间不大的个人火室,阁子正中放个大火炉。

让石牧意外的是,虽然炉火中有隐隐有红光透出,但整间石室并没有给人炙热的感觉,似乎有什么高明的法阵隔绝了温度。

离大火炉不远处,则是一个黑黝黝的方形锻打平台,平台旁是一个铁制武器架。

架子上,除了一把骨白色的长弓外,还有一对黝黑的长刀和短棍,看外观模样似乎和以前大致相仿,在架子旁边还倚靠着一壶黑色尾羽的箭矢,差不多有二十根的样子。

“穆道友,你先看看此弓如何?老夫以黑翼狮鹫之筋为弦将之重新炼制,并取其羽制成了二十支鹫尾箭。”徐鲁子上前几步,从武器架上拿起破天弓和那一壶黑色羽箭,转身递给石牧。

石牧一把接过,只见破天弓原本骨白色的弓身和弓翼表面多出了不少灵纹,弓弦也焕然一新,那一壶黑羽箭矢共有二十支,尾端的羽毛正是取自于黑翼狮鹫,箭杆上还铭刻着一圈圈细密的符文,

两者都散发出一阵强烈的法力波动,赫然都是上品法器。

石牧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上白光一闪,破天弓和鹫尾箭就被他收了起来,道:

“多谢徐大师。”

徐鲁子摆了摆手,又将武器架上的陨铁黑刀和短棍递了过来。

石牧伸手接过刀棍,在手中掂了掂,感觉重量似乎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只是直径与之前相比,小了一圈,想必应该是其中杂质都被去除了的缘故。

二者的构造与此前大抵相仿,同样能组合成一柄八尺长的陌刀。

不知为何,这次他将陨铁黑刀和短棍握在手中时,心中隐隐涌起一种难以名状的亲切之感。

石牧想到徐鲁子之前的奇怪表现,略一细看,立刻发现了异常,陨铁黑刀和短棍上都没有铭刻任何符阵。

石牧抬头,有些疑惑地看向徐鲁子。

还没等他开口,徐鲁子已主动解释起来:

“穆道友,此事说来惭愧,是老夫有些托大了……”

原来,徐鲁子在提纯了这两件兵器里的杂质后,本打算遣人给两件武器铭刻符阵,但令其意外的是,这两件兵器提纯后硬度大增,用尽了一切常规和非常规方法,也没能在上面留下丝毫痕迹,更别说铭刻符阵了。

“徐大师,你的意思是,在下这两件兵器已无成为法器的可能?”石牧眉头一皱,问道。

“确实如此。”徐鲁子满脸歉意地点了点头道。

说完,徐鲁子手上光芒一闪,石牧之前支付报酬的灵石袋出现在他手中,向石牧递了过来。

“穆道友,这次是老朽看走了眼。老朽无法做到之前答应之事,道友这些灵石,便只能原物奉还了。”徐鲁子轻叹了口气道。

“不知徐大师这件火室,可否借在下一用?”石牧接过灵石后,突然问道。

“当然可以。”徐鲁子微微一怔,点了点头,当即将火室的使用方式,细细的述说了一番。

徐鲁子离开后,石牧手掌一翻转,多出了一个瓷瓶,其中装的,正是当初留下的化金蜥毒液。

他眉头微蹙的走向锻打平台,心中有些忐忑。

……

冥月教总坛,冥神殿议事大殿之中。

此时十大殿主的宽大石椅,除了柳岸与阔口中年人外,其余的已全部坐满。

“柳殿主和唐殿主去哪里了?”坐在主座右边的白发老者问道。

他的面容较数日前似乎又苍老了不少,本就皱纹密布的脸上,沟壑更显密集。

“禀右护法,唐殿主的灵宠水晶骷髅在鬼域祭坛附近遭遇不测,他如今身在鬼域,称要亲自找到凶手。至于柳殿主,在下便不得而知了。”卷发青年霍青道。

“先不管他们两个了。想必大家也听说了这两日的事情,具体情况,就由刚从前线归来的巨门殿主为大家详述吧。”右护法说着,看向了左侧一位脸有刀疤,神色略显疲惫的大汉。

“诸位,通天仙教与天魔宗两日前分别自卫国与陈国入境,在一天一夜的工夫,东南的东林临亥两省与东北黑河行省便已陷落。并且这两宗人马攻下城镇后,除了留下少数弟子打理外,其余大部队仍日夜兼程的朝西部逼近。如果他们一直以这样的速度推进,恐怕不出一个月,便将兵临城下了。”刀疤大汉冲众人微一点头,然后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殿中气氛一下子沉重了起来,众人都在暗暗消化刚才的消息。

“情况就是如此。诸位殿主,说说你们的想法吧。”白发老者道。

“如今参加出海比试的弟子已差不多到齐了,若是瀚海巨舟到位的话,柳殿主的计划便可成行。”沉默了片刻后,妙龄少妇模样的殿主道。

“孙殿主,敢问如今船在哪里?他柳大殿主如今人影都看不到,怕是到现在连一艘船都没弄到吧!”霍青哼一声道。

“苍狼殿主,你这话说的就有失公允了。当初柳殿主承诺的可是有二个月的期限的,如今只过了半个月而已。”赤眉男子狄峰出声驳斥道。

“此一时彼一时也,如今战事告急,即便我们愿意等上两个月,你认为通天仙教和天魔宗会给我们这个机会吗?到时候总坛被围,柳大殿主再拿来瀚海巨舟还有何用?装尸体么?”霍青冷笑道。

“你……”狄峰一时气结。

“右护法,各位殿主,柳岸有事来迟,还望恕罪。”就在殿中气氛僵持之际,柳岸的声音却从殿外传了进来。

但见其仍是一袭月白长袍,一脸从容地从殿门口走了进来,先向白发老者行了一礼,然后就站在原地没动。

“柳殿主,如此重要的大会你姗姗来迟,莫非去取你那二十艘瀚海巨舟了么?”霍青冷笑道。

“正是。”柳岸恬淡一笑,道。

此言一出,殿中之人面色俱是一怔,继而被惊喜之色所替代。

“好!”白发老者眼中也露出大喜之色,豁然起身,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声好。

“这怎么可能!”霍青却是有些不敢置信的道。

“诸位,此事关系本教生死存亡,诸位不妨移步,随在下去海边来个眼见为实。”柳岸微微一笑道。

对柳岸的这个提议,众人自然没有意见。

半个时辰后。

曲阳城外,西海某处无人的偏僻岸边,冥月教一众高层聚集于此。

“柳殿主,现在就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渡海大船吧。”霍青道。

其他诸人,也是一脸期盼地看着柳岸。

柳岸也不说话,手中光芒一闪,就凭空出现一只方头方尾的迷你海船,周身铭印着一圈圈细密精致的符文,显得玄奥异常。

同时,一股异常强烈的灵力波动从中传出,赫然是一件灵器。

“没错,是瀚海巨舟!”右护法点头道。

柳岸没有说话,向手中迷你海船注入一道法力,随手一抛,迷你海船就被一团灰气包裹着,缓缓落到海面上。

迷你海船周身光芒一闪,以肉眼可见速度飞速暴涨起来,一艘庞大无比的黑色巨船就出现在海面上。

此船方头方尾,全身绘满了各色符文图案,足有五十丈长,宽十余丈,高四五丈,浮在海上犹如一座巍峨小山一般,侧弦还有二排黑洞洞的方形炮口,此时已被护木遮蔽起来。

船的主体是一个古色古香的五层楼阁,阁楼后方有一根数人环抱的主桅,上面挂着一幅十几丈高的宽大巨帆,船帆上隐隐有灵光闪动。

柳岸右手不停,手中光芒不断闪现,一艘艘一模一样的瀚海巨舟不断出现在海岸边。

等一切都停了下来,二十艘瀚海巨舟连成一排停在海边,如同一大片乌云,黑压压的连成一片。

“这怎么可能……”霍青见此,不禁目瞪口呆起来。

其余人,包括狄峰在内,也是啧啧称其,所有人望向柳岸的目光中,不由多了几分崇敬之意。

毕竟有这么多瀚海巨舟,便意味着可以如愿将教中大批精英弟子迁往西贺大陆。

“好!柳殿主果然言出必行,接下去便按柳殿主的计划实行。传令下去,全城戒严,封锁战事消息,不允许任何人出城。”右护法吩咐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