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起疑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5-27    作者:忘语

“乒乒乓乓!”

两人兵刃频频交击,一红一黑两道刀影搅在一起,发出阵阵震耳欲聋的金属碰撞声。

石牧手中黑刀挥洒自如,一招一式的施展出风驰刀法,没有出现以前的重重刀影,不过刀法变幻,时而凌厉,时而柔韧,给人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任凭赤袍大汉如何猛烈攻击,也是轻而易举的悉数接下,让余意等人直看的目瞪口呆。

随着兵刃一次次的短兵相交,石牧也渐渐摸索到了陨铁黑刀吞噬真气的规律。

黑刀只有在与真气相触的瞬间,才能够吞噬对方兵器或是攻击中所蕴含的真气,虽然吞噬的量并不多,但临阵对敌之时,此消彼长之下,产生的效果却不容小觑。

毕竟高手相争,一线之差有时便能影响战斗结果!

赤袍大汉狂攻了一阵,体内真气虽然流逝飞快,但自己的攻击却愈发的力不从心,刀法也渐渐散乱了起来,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石牧此刻已经差不多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也无心继续和此人纠缠,手中真气一催,黑刀骤然加快。

铛铛铛!

石牧在瞬息之间施展了三次十三合一的风驰刀法,连续劈出三道丈许长黑色刀光,交错着劈向了对方,气势惊人。

赤袍大汉大骇,挥动手中赤色长刀勉力接住,但身体大震之下,连连后退,即便以其如今的僵尸之体,整条手臂还是一阵发麻。

其实这还是石牧碍于比试规则,没有施展全力的缘故!

在一连击出三招后,石牧如影随形般的欺近身来,刀光一转。幻化出一团刀花,裹住了大汉手中的赤红战刀。

赤袍大汉手臂正是酸麻难当,哪里还拿捏得住。手中战刀顿时脱手飞出。

“嘭”的一声,石牧趁机一拳落在了大汉胸口。使其腾云驾雾搬飞了出去。

这一拳力道掌握的恰到好处,正好将对方击飞,以对方僵尸之体又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未等赤袍大汉身形落下,一条白色锁链已一闪而逝的捆住了他的身体。

“砰”的一声,赤袍大汉重重的坠落地面,身上黑毛迅速褪去,鼓胀发青的身体也随之恢复了原状。

早已候在一旁的侯赛雷见状,眼中喜色一闪。快步上前,一把抢过其头顶的帽子,而后又飞快的闪身而回。

赤袍大汉眼神中满是愤恨之色,不过此刻其体内真气损耗大半,全身更是被气环桩锁链捆住,丝毫挣脱不得,只能任人鱼肉。

“好了,我们走吧。”

石牧看了侯赛雷手中的帽子一眼,收刀后退,挥手解开了气环桩。

赤袍大汉站了起来。身体已经恢复了原状,看了石牧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捡起战刀,朝着台下走去。

大汉的另外几个同伴此刻也从土牢术中脱困而出,但在亲眼目睹石牧与赤袍大汉的交战经过后,哪里还有丝毫战意,连忙朝着远处退去。

在石牧替侯赛雷夺得法帽的同时,场上的比试已彻底陷入白热化,擂台上有不少人渐渐失去了耐心和起初时的理性,开始变得焦躁暴戾。

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忍受这种畏手畏脚的古怪比试规则。

冲突的爆发,在导致伤亡产生的同时。也使得越来越多的人立刻失去了比试资格,被执事弟子带离了擂台。同时也有不少人因此而莫名其妙的直接成功晋级。

距离比试开始还不到一个时辰,擂台上已只剩不足三千人。

“看来接下来就剩我的了。几位稍等片刻!”

石牧看了余意等四人手中的帽子一眼,开口说了一句后,身形一纵,已如游鱼般窜入了前方人群。

余意等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石牧已经没有了影子。

远处,石牧周身青光隐隐,身影如飞,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便来到了擂台一处,并直接挡在了一个四人小队面前。

他目光肆无忌惮的看向了其中一名瘦高青年,其头顶的法帽上的数字正是“四百三十”。

小队四人只觉眼前身影一晃,石牧便已出现在身前。

瘦高青年感受到石牧如鹰隼般凌冽的目光,立刻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凛的退了一步,将手中的一杆青色玉如意横在了身前。

“阁下的目标若是我四人之一,那奉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四人之中,一个头领模样的长脸中年人上前半步,手中一柄尺许来长对的绿色铁尺表面符文缭绕,厉声喝道。

说话间,其余三人已分散而开,将手中木杖等法器齐齐对准石牧,口中开始念念有词前来。

他们四人都是星阶术士,合四人之力可谓是攻防兼备,此等实力在如今的擂台上已近乎没什么敌手了,此刻已有三人如愿得到了法帽,此刻还差一顶,便可全身而退了。

对于石牧的出现,他们自然认为是不自量力的行为,故而四人打算合力将石牧头顶的法帽击落,让其直接出局。

石牧却是一言不发的身形一晃,身形顿时一个模糊。

就在此时,石牧脚下地面破开,数道成人手臂粗细的绿色藤蔓一卷而出,将之双脚捆缚,接着数道冰锥,风刃,火球从其余三名术士手中法器中飞出,从三个方向朝石牧头顶的法帽袭来。

然而马上,石牧身影骤然溃散,竟只是一道残影而已!

下一刻,石牧身形蓦然出现在了四人身后,手中陨铁黑刀一闪,化为四道刀光,分别朝着四人斩去。

四人大惊,连忙转身,催动手中法器施展术法抵御。

“轰隆隆”一阵乱响。

四人一阵手忙脚乱下,总算将席卷而至的四道刀光挡下。

然而此刻,石牧却是身形一晃的退到了数丈之外,手中已多出了一顶法帽。

瘦高青年一怔。手在头顶一摸,发现上面空空荡荡,脸色顿时大变。

刚刚交手的瞬间。石牧同时攻击四人,逼得四人出手抵挡。却还有余暇取走帽子。

双方实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多谢阁下的帽子,承让了!”石牧微微拱手,身形一晃,朝着远处掠去,转眼间便消失在了四人视野。

其他三人眼带同情之色的看向瘦高男子,被这样一个厉害敌人盯上,只能是其运气不好。

与此同时,余意四人已退至擂台一角站定。戒备的看着周围。

“让几位久等了。”人影一花,石牧从远处横掠而来。

“这……穆道友说笑了,这才不过半刻钟,穆兄便已拿到了帽子,佩服。”余意看了石牧手中的帽子一眼,钦佩的说道。

“没想到穆道友年纪轻轻,武者术士实力都如此了得。”

“若不是穆道友,恐怕这场比试也未必能赢得如此轻松!”

罗姓青年与奕姓少妇也是纷纷感慨。

侯赛雷却是默不作声的看着余意等三人,似在暗自得意,庆幸自己跟对了人。

“几位过奖了。既然大家都已拿到了帽子。为免夜长梦多,我们这便下台去吧。”石牧说道。

其他四人自然没有意见,五人很快走下了擂台。在执事弟子的带领下,来到擂台附近的一处小型宫殿建筑之中。

“恭喜诸位成功通过第二场比试,请随我来。”宫殿之中,一个中年男子迎了上来,带着五人朝着里面走去。

片刻之后,几人来到里面的一处偏殿,这里已站着百余名冥月教弟子,应该是第二轮胜出者。

“五位稍等,稍后会有人带诸位去第三次比试的地点。”中年男子说道。

“第三次比试即刻就开始吗?”余意吃了一惊。问道。

“是的,具体事宜在下不便透露。几位在此稍等片刻。稍后自会有人说明。”中年男子行了一礼,转身走出了偏厅。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一等吧。”石牧目光一扫。口中如此说道。

看来第二轮胜出者是被分批带走的,否则这里也不至于只有百余人了。

偏厅之中专门为众人摆放了不少座位,五人当即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越来越多的人来到了偏殿之中。

小半刻钟后,偏殿中聚集了差不多两百人。

就在此时,偏殿之中一个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名灰裙少妇走了进来。

此人看起来二十多模样,容貌颇为秀丽,只是面色冰冷,隐隐透出些许煞气。

石牧略一感应此人的气息,心中微惊,此女赫然是地阶修为,应该是冥月教的一位长老或是殿主了。

偏厅之中其他人自然也都注意到了此女,停止了交谈。

“你们这些人都跟我来。”灰裙少妇看了诸人一眼,说道。

说完此话,此女便走到偏殿一角,在墙上拍打了两下。

“咔咔”一阵沉闷声响,墙壁裂开了一扇丈许高的拱形入口,里面黑洞洞的,不知通往何处。

“都随我进来,我带你们前往第三场比试的场所。”灰裙少妇说着,当先走进了入口。

偏厅众人互望了几眼,迈步跟了上去。

“感觉这次选拔颇为神秘啊,真不知道第三轮比试究竟是什么?”余意喃喃自语的说道。

“静观其变吧。”石牧点了点头,他心中也同样有些疑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他没有立刻进入入口,而是朝着偏殿入口处看去。

就在此时,一道小小的彩色身影从偏殿入口飞射而来,落在了石牧肩头,正是彩儿。

余意等人惊讶的看着石牧。

“走吧。”石牧没有解释什么,当先迈步走进了入口。(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