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别有洞天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6-11    作者:忘语

这座宅院坐北朝南,格局方方正正,除了残破一些,表面上看起来十分正常,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一踏进院子,便能感受到一股阴寒的气息充斥着整个空间。

石牧在院中随意的走了一圈,突然间,彩儿大喊一声:

“妈呀!”

“怎么了?”石牧问道。

“石头,那……那边的房间感觉有些问题。”彩儿指了指院子东南角的一间独立的屋子。

“哦?”石牧顺着彩儿所指方向望去,心中一动。

那间屋子显然与主屋不成格局,像是在院落建成后再建起来的,而且门口上着锁,看来里面内含玄机的样子。

石牧眉梢一挑,放出神识感应了一下周围,空气中的那股阴寒气息,似乎正是从那个屋子中散发出来的。

“石头,俺……俺去帮你把风!”

彩儿见石牧作势要进,连忙扑着翅膀飞到院子里一棵高树上。

石牧也没管它,走上前去,轻轻一拨,屋子的门锁就掉落下来,推开门,一股比此前浓郁几分的阴寒之气扑面而来。

环顾四周,里面摆设简陋,就是一间普通的屋子,看不出别的异样。

石牧沉吟了一下,迈步走了进去,在屋里转了一圈,忽的眉梢一动,一张口。

一道金色剑光从他口中****而出,在其手中剑诀一指下,直接轰击在了房间一角的一处地面。

轰隆!

地面石板炸开,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大洞,从中散发出浓郁的阴寒气息,屋内的阴寒之感徒增数倍。

石牧走到大洞旁,往下看去。

下面黑洞洞的一片,不过以石牧的目力,就算再黑也没什么关系。

石牧双目金光一转,一处颇为宽敞的地下室顿时出现在眼前。

他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他此前正在考虑将地下室建在何处,没想到这屋子下方竟似别有洞天,有一个现成的地下室,若是勘察下来没什么问题,倒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一念及此,他纵身跳了进去,落在了地下石室内。

下一刻,一股阴寒蚀骨之气从四面八方涌来,气息中还夹杂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石牧周身泛起一层红光,阴寒之感顿时大减。

不过从种种迹象来看,这里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确实有些问题。

石牧迈步朝着前面走去,刚走出几步,周围地面突然裂开数道口子,几株血色藤条猛地从地底冒了出来。

石牧猝不及防,双足一下子被缠住,一股巨大的拉扯之力传来,似要将其拽倒拖走。

石牧身子微微晃了晃,不过眼神中却没有太多惊慌,双足猛一用力,便紧紧抓住地面,身子纹丝不动。

噗噗噗!

地面一震,又有七八根血色藤条从地下冒出,张牙舞爪的朝着石牧扑了过来。

石牧屈指一弹,金钱剑再次飞射而出,化为一道宏大的金色剑影,绕着他的身体飞了一圈。

缠住他双足的藤条和飞扑过来的血藤尽数斩断,断口处迸射出鲜红的粘稠汁液,仿佛血液一般。

就在这时,四周地面发出轰隆隆的闷响,更多血藤从忠冒了出来,足有五六十条的样子,铺天盖地朝着石牧涌来。

石牧单手一掐法决,口中念念有词,金钱剑蓦地涨至门板大小,猛地一抖。

“嗤嗤”声大作,数十道金色剑光密密麻麻的狂涌而出,化为片片剑影的四散****。

刹那间,整个地下室金光四射,剑影纵横飞驰,所及之处,鲜红色液体四溅飞出。

短短几个呼吸工夫,现场这五六十条血色藤条便被一一斩断,没有一条可以接近石牧的身体,地面几乎被染成了血色,看起来血型之极。

然而未等石牧松一口气,整个地下室的地面突然裂开,塌陷下去。

石牧猝不及防,身体跟着朝着下方掉落。

他低喝一声,一缕青光从他身上飞出,化为一个青玉长梭出现在他脚下,托起了他的身体。

周围的碎石纷纷落下,几个呼吸之后,停歇了下来。

地面再次裂开了一个数丈大小的大洞,此刻他身处一个更深处的地下岩洞中,周围寒气逼人,即便他催动了火灵真气护体,同样能感觉到皮肤表面渗入的丝丝寒意。

石牧朝着周围看去,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

岩洞的一处岩壁上,赫然盘踞了一头巨大的血色藤类妖物。

这棵血色妖物足有数十丈大小,全身上下长有上百根血色藤条触手,中间是一朵朵血红色的花朵,花心处居然带有一圈利齿。

不过此刻,此妖物的触手中有小半已被先前金钱剑斩断,此刻断面仍在汩汩流出血色液体,看起来伤了不少元气。

就在此时,血藤妖物中心露出一双淡青色的眼睛,朝着半空的石牧看去,凶光一闪。

它发出一声嘶哑的叫声,那些血色花朵血光大放,花瓣赫然离体飞旋而出,仿佛无数离弦利箭,朝着石牧爆射而去。

石牧面色微变,单手一点,金钱剑金光大盛,绽放出道道金光,织成一张大网,挡在了身前。

血色花瓣一碰触到金色剑网,立刻被斩成数段,落下大片血雨,没有一枚花瓣漏网。

石牧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金钱剑至此已被他温养炼化了大半,威力越发厉害了。

就在此刻,他脚下地面发出一声闷响,三只数丈大小的血色花冠从地底破土而出,仿佛三张大口,朝着石牧咬去。

血色花冠下方,还连着一根粗壮的血色藤蔓,延伸至地底深处。

石牧身处青玉长梭之上,脸色丝毫不惊,袖子一挥,身前浮现出三颗磨盘大小的巨大火球。

三颗火球飞射而出,仿佛长着眼睛一般,朝着三个血色花冠迎去。

血色花冠感受到火球的炙热,急忙躲闪,不过火球也如影随形般,随之调转方向。

轰!双方相撞在了一起!

三个花冠表面均不同程度被烧黑,看起来凄惨无比,

与此同时,石牧单手一点,金钱剑金光一闪,化为一道金色幻影,迅疾如雷的斩向了血藤妖物本体而去。

血藤妖物大惊,所有藤条尽数挡在了身前,同时它身上腾起一阵血雾,凝聚成一面血色雾幕,护住了身体。

石牧冷哼一声,口中念念有词,两手连连挥舞。

金色幻影速度徒增,一闪而逝的没入血色藤条之中。

下一刻,数道巨大金色剑气浮现而出,纵横切割,一时间地下洞穴中全是金色剑影。

一声巨大哀嚎在地下洞穴中回荡,血色液体飞溅。

血藤妖物的触手,身体被斩成数截,散落了一地。

遍地残躯抽搐了几下,很快便不动了。

石牧催动青玉长梭缓缓落在了地上,血藤妖物附近的地面翻裂开来,裂缝之下竟然可见不少皑皑白骨,看起来有人有兽,不过大多数应是属于人类。

石牧恍然,这个妖物不知在此害了多少人,看来这就是所谓的鬼屋来源。

其实此物实力并不算太强,只是借助地利,突然袭击之下,一般的先天武者或是星阶术士不及防下,十分容易中招,更别说后天以下的普通武者了。

石牧叹了口气,将这些骨骸重新收敛埋好,目光朝着地下岩洞深处看去,眼中露出好奇的神色。

这个地下岩洞看起来颇深的样子,洞壁上还散发出很淡的绿色光芒,看起来是天然形成的岩洞。

他目光一闪,迈步朝着岩洞深处走去。

以后既然要在这里闭关修炼,此处的一切,他自然都要探查清楚才行。

此处地下岩洞道路颇为曲折,往前走了十余丈后,洞穴才逐渐变得开阔起来。

又往前走了十余丈,地下洞穴到了尽头,却是一个数丈大小的洞穴,到了这里已经是死路了。

石牧略一打量,脸上顿时露出惊讶之色。

只见这尽头的洞穴地面中央,摆放了一个圆形石桌,旁边还有几个粗糙石凳,一具白色尸骸正坐在其中一个石凳上,身子倚靠在石桌一角。

这具尸骸骨架宽大,生前应是一名身材雄伟之辈,即便早已身死,仍然散发出一股巍峨的感觉,好像高峰嶙峋。

其身上披着一件绿色斗篷,不过已经多处破损,不过仍然散发出淡淡绿光。

石牧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片刻之后他轻呼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缓缓迈步走到尸骸旁边,全身戒备。

好在,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石牧松了口气,站到了尸骸旁边,上下打量了起来。

尸骸身上的其他衣物基本都已经腐烂,只有那件绿色披风还在,不过披风上破了几个大洞。

这几个大洞的位置,正好在尸体的胸口和腹部,那里的骨头也断裂了几根。

石牧点了点头,这具尸骸显然是被攻击贯穿身体而死,这几处地方便是致命伤。

他心念一动,神识扩散开来,朝着尸骸笼罩住了过去。

不过神识一碰触到绿色披风,披风上顿时亮起微微的绿光,神识立刻被一股柔和力量驱散,从披风上绕了过去。

石牧脸上露出惊讶神色,小心的拿起了绿色披风。

披风触手滑腻冰凉,仿佛在触摸液体一般。

他脸上大喜,这件披风绝对是一件宝物,竟然能够驱散神识。

若是披上这个披风隐匿起来,即便有人用神识探查,恐怕也无法发现了。

只是可惜披风上破了几个大洞,除非找人修补好,否则也已无法使用了。

………………

月票榜竞争越发激烈了,诸位道友还有保底月票的别忘投下了哦!(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