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被表白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6-14    作者:忘语

石牧肩头立着彩儿,正站在练武场的一角。

为了不引起注意,他已将气息压制,在外人看来,他此刻与一名堪堪踏入先天初期的武者无异,除非对方神识之力远超自己,否则根本无法看出自己真实实力。

武法双修者神识之力本就较一般武者要强,加上蕴神术和通天御灵决对于神识之力的加成,他如今的神识之力已远超一般的地阶初期,当然相较于一般的月阶术士而言,还是略低的。

即便如此,他那掩不住的桀骜不驯气质,还是让不少人侧目,不过当发现其修为并不高时,不少人露出了不屑之色,纷纷将目光移开。

随着选拔比试规定时间的临近,报名参加之人也陆陆续续到了现场。

这些人中,以先天中后期武者为主,甚至还有数位星阶术士。

此次比试由天吴宝轩的史掌柜主持,他看了看天空,走上练武场中央的高台,轻咳了一声,宣布道:

“时间差不多了,不等了……”

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骚动不已,一名女子匆匆跃进了练武场。

那女子一身橘色劲装,恰到好处地露出线条一等的身段,白皙的脸庞此刻微微有些发红,两条青山含翠的柳叶眉下生着一双秋水无尘的杏眼,睫毛如帘,美艳中带了一分飒爽。

还未等大家回过神来,此女落落大方的朝史掌柜一抱拳道:“在下冷月彤,抱歉来得有些晚了,应该还来得及吧?”

史掌柜看了看她,点点头,并未答话,开始宣布起规则:

“此次报名参加护卫选拔者共计八十五名,截至此刻实到人数七十八人。以抽签的方式决定胜负,这里共有四十对号,抽到相同号码之人对决,胜者即可参加此次护送任务。其中三十九号和四十号轮空,直接晋级。”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交头接耳的议论了几声,倒也没什么意见。

“好了,下面,大家依序开始抽签吧!”

说完,史掌柜挥了挥手,身旁一个蓝袍男子走了出来,将一个铁箱置于高台中央,铁箱中放了一堆密封的纸包。

石牧跟在人群中,伸手随便拿了一个纸包,正待拆开,忽听耳畔传来彩儿的声音。

“石头,那女的俺认识!”彩儿瞪大双目的咋呼起来。

“这里是公众场合,你给我安静些!”石牧道。

“俺说真的,那女的,你快看啊!就是那个,那天刚入城时在街上冲你抛媚眼的!”彩儿又叫道,还用翅膀蹭起石牧的脖子。

石牧抬头望去,发现彩儿说的人正是那个姗姗来迟的冷月彤。

不过他想来想去也没想出自己何时见过此女,彩儿倒是按捺不住,已经飞到了冷月彤身边。

“喂,美女,还认识俺吗?”还没说完,头上已经挨了石牧一记爆栗。

“干啥啊,石头,你这是干啥啊?”彩儿不高兴地嚷嚷道。

冷月彤正惊奇一只彩毛鹦鹉居然跟她说话,忽见身旁出现石牧,嘴角渐渐上扬起来。

“原来是你!”冷月彤有些惊讶,惊讶中带着欣喜。

“记起来了吧,俺记性不错的,纵然你那天带着面纱,俺也认得,那日一别,今日一见,这就是缘分呐……”彩儿在一边喋喋不休地说道。

“这是你的鹦鹉灵宠吧。”冷月彤听着彩儿这番胡扯,只觉得十分好笑,还以为是石牧训练的,转向石牧道。

“这畜生成天胡言乱语,得罪之处,还望姑娘多包涵。”石牧向冷月彤拱了拱手,顺手拎起彩儿直接离开了。

“石头,那冷姑娘这么漂亮,你咋就不动心呢?”彩儿被石牧拖着还不忘聒噪几句。

“闭嘴!”又是一记爆栗落在彩儿脑壳上。

“哎哟,痛!你轻点成不?还真是个石头啊……”彩儿不甘心地嚷嚷道。

周围一群比试者见石牧居然和冷月彤言语间颇为亲近,纷纷侧目。

要知道,蛮族女子中如冷月彤这般的绝色佳人,日康城中几乎没有,何况从这冷月彤身上散发的淡淡法力波动上来看,此女还是一位星阶段术士,怎能不让众人艳羡。

有些先天后期的强者见此,也试图与冷月彤搭讪,没想到却被她冷漠无视,一个个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再看石牧仅仅是个先天初期的毛头小子,顿时恨得牙根直痒。

“一个刚步入先天的小子居然想跟老子抢女人,活腻歪了吧!”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大声嚷道,引来周围一片哄笑。

“贾兄,凭你的实力,还不得好好给那小子点颜色看看。”

“不错,那小子一副嚣张样,我看得不爽!”

“……”

石牧就像没听到一样,看也不看这些人,大踏步走向蓝袍男子,交了自己的号码,这一举动更激起了众人的愤恨。

很快,比试开始了,按照规则,从一号开始依次进行。

小小的练武场霎时热闹起来,不时有人被击下擂台。

以彩儿的目力,石牧早就知道自己的对手是同样十八号的武长生,不过轮到他时,居然换成了刚刚那位虎背熊腰的贾姓男子。

石牧心中一阵冷笑,不动声色地上了擂台。

贾姓男子向台下几名支持者望了一眼,哈哈大笑一声,提着一根布满利齿的狼牙巨棒纵身跃上擂台。

台下顿时响起一片嘘声,贾姓男子是个先天后期强者,整个日康城怕是没有几人是其对手,而对面的石牧,压根就没人见过,且实力仅有先天初期的样子,众人纷纷将其以为是个不值一提的无名小卒。

唯有冷月彤目不转睛的看向擂台,目露好奇之色,虽然此刻她刚刚打赢了对手,顺利得到了此次护送的资格,但似乎并没有觉得特别高兴。

“小子,给你个机会,在这里给老子磕三个响头,老子就不把你打残了!”贾姓男子轻蔑的看了一眼石牧,说道。

此言一出,引来下方一阵哄笑。

“说完了吗?”石牧悠悠的说道,目光正在打量着自己右手所握的拳头。

“找死!”

贾姓男子大喝一声,身体绿光一闪,瞬间暴涨一圈,手中狼牙巨棒包裹着一团绿色光芒,猛地向石牧劈来,一股横扫全场的先天后期威压直扑石牧面门。

“轰”的一声!

石牧身形在一团绿光扫过后立刻溃散消失,竟然只是一道残影而已。

他本体化为一道青色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绕到了贾姓男子身后,抬起一臂,毫不客气的一拳击出,顿时一股无形巨力狂涌而出。

“砰”的一声,紧跟着一阵骨骼爆鸣声!

“啊!”

贾姓男子一声哀嚎,如腾云驾雾般飞出了擂台,并砰的一声重重摔落地面,胸口内凹,口吐鲜血,已是气息奄奄。

整个练武场刹那间鸦雀无声,众人看向石牧的目光,皆是惊骇莫名之色。

石牧也不说什么,转向史掌柜,作了一揖,史掌柜这才反应过来,朗声宣布穆石获得了资格。

看着石牧的背影,史掌柜凝思了一会,招过蓝袍男子,耳语了几句,又开始了接下来的比试。

“石头,俺就知道你肯定能赢!那家伙算老几,敢当着老子的面做手脚,不想活了……”彩儿一见石牧赢了,立刻兴高采烈地飞过来。

“哎呀,冷姑娘,你看俺就叫你甭担心吧,那家伙跟石头比,简直是以卵击石。”彩儿得意地向不远处招呼道。

石牧一愣,又是冷月彤。

“穆兄果然厉害,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冷月彤笑盈盈走上前来道。

“冷小姐见笑了。”石牧淡然道。

“冷姑娘,你怎么跟石头称兄道弟起来,这怎么行!你说,你喜不喜欢俺家石头?”彩儿见石牧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又在一旁煽风点火道。

“哈哈,这鸟儿还真有趣,你问我这个嘛,我当然喜欢他啊,可是他不喜欢我,我有什么办法?”冷月彤大方地笑道。

石牧从未被人如此表白,黧黑的脸庞竟有些发红,他狠狠的一把抓回彩儿,在头上弹了一下,就要告辞。

“穆兄不必不好意思,小妹我都是有话直说,喜欢就是喜欢,无需害羞!”冷月彤一双杏眼望着石牧,仍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

石牧一时语塞,竟不知说什么好。

“小妹一见穆兄就觉得亲切,穆兄想必也是人蛮混血吧,我感觉到你身上有种与我相似的气息。”冷月彤直言不讳道。

石牧一听此言,顿时微微一愣,他的脑海中立刻闪过一个身影,正是冯离!

在东洲大陆,人蛮混血是非常罕见的,如果是混血儿,被人知晓,在人蛮两族都无立足之地,而这冷月彤竟如此大胆,当众告诉石牧如此隐秘。

“啥?冷姑娘你是人蛮混血儿?”彩儿在一旁惊问道。

“这有什么,在我西贺大陆,你还如此少见多怪?蛮族与人族早在百年前就开始通婚,所生子女也是得到承认的,何况你家石头不也是这样?“冷月彤不以为然道。

“啧,原来你不是蛮族,那你为何穿成这样?“彩儿随口说道

“我怎么就不是蛮族,我不光是蛮族我还是人族,只是我更喜欢蛮族打扮。跟蛮族交往,你不觉得更容易些吗?”冷月彤说道。

“冷姑娘怕是看错了,穆某确实是蛮族,你我并非一路,还是各走各道吧。”石牧说着,抓着彩儿转身就走,也不管彩儿的大呼小叫。

“有意思!”冷月彤看着石牧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