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线索中断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6-25    作者:忘语

“星石应该是被那个女的拿去了。此女不仅知道这批货物里有星石,又能在这么多东西里注意到这个盒子,我相信此事绝不会是偶然为之。”石牧对钟秀说道。

“看来问题应该出在商会内部。”钟秀点头道。

“会不会是那个小薇?”石牧问道。

钟秀秀眉微蹙,似乎不能确定。

“天吴商会,你们是天吴商会的人!我们冥月教和你们井水不犯河水,还有诸多生意往来,你们竟敢……”羽扇男子脸上露出愕然的神情,挣扎着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

“你们截了商会的货物,我们来这里讨个公道,有什么问题吗?”石牧回头说道。

“什么?这些货物是……该死!那女的说只是寻常商队,我才同意……”羽扇中年人一怔,随即愤然道。

石牧冷笑一声,转头不再看他。

就在此时,羽扇中年人眼中忽的闪过一丝狞色,脑后一轮残月虚影亮起,身上骤然冒出大片灰色光芒,原本已经消失的法力波动,竟瞬间又在其身上复苏而起。

但见其手中法决一催,口中吐出一个“禁”字。

石牧所站之处四周地面上,蓦然窜出两条灰色锁链,一下将其双足捆住。

接着羽扇中年人周身光芒闪动间,一根根灰色长矛虚影浮现而出,并在其单手一扬下,化为一股灰色洪流,直奔石牧所在而去。

“嗤嗤”之声,一下充斥整个大殿!

“穆前辈,小心!”一旁的侯赛雷眼见此景,惊呼道。

钟秀也是面色一急,想要出手相助,却有些不及。

大片灰色长矛呼啸而至,一下将石牧身体洞穿而过。

羽扇中年人面上刚露出喜色,就蓦然神色大变起来。

因为被灰色长矛洞穿而过的石牧身形马上溃散消失,却只是一道虚影而已。

“不好!”

羽扇中年人暗叫一声,刚想做些什么,却顿觉胸口处一凉。

石牧不知何时已出现在其身后,周身青光流转,手中握住陨铁黑刀,刀身已从羽扇中年人的背后刺入,从其前胸透出一截黑黝黝的刀身,上面鲜血滴淌。

羽扇中年人缓缓转过脖子,眼睛鼓凸,死死盯着石牧,满脸不可思议之色。

石牧没有二话,另一只手臂一拳捣出。

“噗”的一声!

羽扇中年人的身体如破麻袋一般朝前飞出,摔落在地面上,身体抽搐了几下,口中涌出大片鲜血,很快没有了气息。

“石大哥,你没事吧?”钟秀见此,连忙走了过来,有些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侯塞雷,此人就交给你了,他身为月阶术士,你献祭后法力应该能再进一步。”石牧挥手一招,将羽扇中年人手上的储物戒指取了过来,转头对侯赛雷说道。

“多……多谢穆前辈!”侯赛雷脸上顿时露出大喜之色,急忙走到尸体旁忙碌了起来。

“星石虽然被拿走了,不过总算是找回了其他东西。我们先想办法将这些东西运回去再说。”石牧手臂一抖,震掉了刀身上的鲜血,插回背上,对钟秀说道。

“石大哥,此地毕竟是冥月教地盘,我们恐怕无法将这么多东西神不知鬼不觉的运送出去吧。”钟秀道。

“无妨。”

石牧说着,一翻手,手中多了六七个各色的储物戒指,接着说道:

“我身上的储物法器只有这么多,先尽可能的将值钱且体积小的往里装,其余的我自有安排。”

钟秀点了点头,也取出了三个储物法器。

两人分别动手,挑挑拣拣的将浮云车上值钱的东西一件一件的装进储物戒指。

小半个时辰后,石牧有些无奈的看着手中的一个青色戒指。

这个戒指正是那个羽扇中年人的,里面已几乎装满,不过此刻他身前的八辆浮云车,只被装了大约三成。

钟秀只有三个储物法器,装的东西还不及石牧的三分之一,看着眼前还满满当当装着货物的浮云车,秀眉微蹙,看向石牧。

“秀儿,你这里可有此次运送货物的清单?”石牧问道。

“有。”钟秀点了点头。

“好,这些东西就先扔在这里吧,你先将这些车子收起来。”石牧说着,动手将八艘车上的货物悉数取下,堆在一旁。

来时的路上他已从钟秀口中得知,浮云车在不装载货物时,完全可以如同灵器一般被灵活收起。

钟秀点了点头,翻手取出了一个青色阵盘,口中念念有词,挥手打入几道法决。

下一刻,青色阵盘表面灵光闪动,无数细小符文跃动,并从中飞出了一道青色霞光,落在了第一艘浮云车上。

浮云车在青光包裹下,飞快缩小,化为了巴掌大小,并被钟秀收了起来。

趁着钟秀收起其余浮云车之时,石牧走到屋子另一边的架子边。

这处架子上下共有五层,通体被一层白光笼罩,最上面一层摆放了十几块拳头大小的灵石,散发出各色光芒,第二层开始则堆放着一堆堆小上一圈的灵石。

石牧一拳挥出,拳头上包裹着刺目的黑光,长出了一枚枚鳞片。

拳头化为一道黑影,狠狠轰击在白色光罩之上。

白色光罩猛地一亮,竟然承受住了石牧的拳头,不过光芒黯淡了不少。

石牧眉梢一挑,手臂一个模糊,连续几拳轰击在光罩之上。

咔嚓!

白色光罩浮现出一大片裂纹,随即轰然碎裂开来。

石牧散去手上黑光,伸手拿起了一枚火红色的灵石。

灵石散发出浓郁的红光,拿在手里有种滚烫的感觉。

这是一颗上品火属性灵石,相当于一万下品灵石了。

这一层架子上的其他灵石,也都是上品,光是这些,就价值十几万灵石,再加上下面几层的中品灵石,足有二三十万两的样子。

石牧毫不客气的将这些上品灵石一股脑儿都收了起来,储物戒指虽然已经装满,但是放些灵石的地方还是有的。

这些灵石应该都是此处分坛这些年来的积蓄,有了这些,到了苍旭城就有资本去补齐那些缺失的货物了。

他随即又走到别的架子上,挑了几件看起来价值不菲,又便于携带的东西。

嗡嗡嗡!

一阵血色光芒扩散开来,发出嗡鸣的声音。

石牧转头看去,侯赛雷盘膝坐在地上,身前是一个血色法阵,笼罩着羽扇中年人的尸体。

血光如有生命般涨缩间,羽扇中年人的尸体缓缓在光芒中消失,被献祭到了异界。

侯赛雷身上灰光大放,随即又如长鲸吸水般没入天灵盖中,接着其脑后浮现出一片灰色星光,两颗原本黯淡的星辰亮了起来,熠熠发光。

侯赛雷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一股强**力波动从他身上散发出去。

他缓缓睁开眼睛,身上灰光缓缓消散。

“穆前辈非但不责怪我之前的罪过,还助我提升实力,前辈大恩大德,我粉身碎骨也无法报答……”侯赛雷一下扑倒在石牧身前,以手捶地,道。

“好了,起来吧。”石牧说道。

侯赛雷声音戛然而止,脸上露出讪笑,慢慢站了起来。

“秀儿,线索到了这里似乎断了。我认为星石之事还需着落在那个甄姓女子身上,只是不知道她如今身在何处。”石牧看向钟秀,说道。

“石大哥,没关系。能找回这些物资,这次过失的惩罚应该不会太大。”钟秀说道。

石牧闻言,回头环视了现场一圈,面露沉吟之色。

“走吧,我们继续留在这里也没用,还是尽早离开吧。”钟秀说道。

石牧点了点头,随即看向面露跃跃欲试神情的侯赛雷,说道;

“你现在不用跟着我,我们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办,带上你不是很方便。你还是继续留这里吧,至于之后如何行动,你自己拿主意就是。”

“是,在下知道该怎么做。”侯赛雷一怔,随即立刻点了点头,说道。

石牧笑了笑,与钟秀一起迈步走出了库房。

侯赛雷朝着周围扫了一眼,随即跟了上去。

三人走出了偏殿,来到一处侧门。

“你先走吧。除了刚刚带我们过来时门外那两个护卫外,应该没有其他人看到,我来处理善后之事。也为那些被冥月教所杀之人出口恶气。”石牧对侯赛雷说道,最后一句话却是对钟秀说的。

钟秀呆了一下,随即微微点了点头。

“穆前辈保重,后会有期!”侯赛雷朝着石牧二人拱手行了一礼,快步走远。

“秀儿,你一会不要出手,趁乱先走,我们谷口会面。”石牧说道。

“好,你多加小心。”钟秀说道。

石牧目光四下一扫,随即深吸一口气,全身黑色光芒大放,被一缕青光托起,整个人化为一道黑色流星,朝着半空飞去,刺耳尖啸声在山谷中回荡,惊醒了无数人。

下一刻,大片火焰流星,陨石,寒冰风暴从黑色流星上飞下,朝着主殿附近落去。

轰隆隆!

整个主殿几乎瞬间被各色术法光芒笼罩,呼啸的火流星,陨石砸在主殿之上。

隆隆巨响中,被禁制加固的宫殿也承受不住猛烈的术法攻击,坍塌了一般。

一道金色剑光夹杂在了漫天术法光芒上飞射而下,从那两个呆立在大殿门口的护卫身上掠过。

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头颅却已冲天而起,无头尸体摇晃了两下,倒在了地上,随即被一片坍塌的砖瓦掩埋。

火焰很快蔓延开来,将整个大殿,还有周围的一些建筑点燃,熊熊燃烧起来。(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