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血脉反噬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7-08    作者:忘语

身陷火海之中,石牧全身衣衫早已被尽数烧毁殆尽,露出了仿佛精钢铸成一般的健硕身躯。

其黝黑的皮肤表面不知何时已被一层淡红色真气所包裹,在真气护罩之外,还有一层半透明的白色气灵璧。

这是石牧在被火焰淹没前一刻用最快的速度,施展出的防御手段,试图借此抵御周围汹汹烈焰的侵袭。

然而表面的这层气灵璧方一生成,便在烈焰的侵蚀下,刹那间溶解消融开来,竟无法坚持片刻。

里面的淡红色真气护罩在烈焰灼烧下也飞快变得十分稀薄,几近透明起来。

石牧只觉得自己犹如置身在一个烈焰火炉中一般,滚滚火浪从四面八方迎面扑来,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火辣刺痛。

若不是他修炼的本就是火属性功法,对于灼热高温有着非同一般的抵抗力和适应力,否则早就坚持不住,昏厥过去了。

但即便如此,他也开始觉得呼吸变得困难无比,眼神已有些迷离,但他的左手却仍牢牢的握住钟秀的手,没有松开。

“秀儿!”

石牧心中一个激灵,猛地一咬舌尖,眼中闪过一丝清明。

他二话不说的右手一扬,顿时数道蓝色符箓脱手射出,并立刻爆裂开来。

大片淡蓝色寒气汹涌而出,一阵剧烈翻滚下,顷刻间在石牧周身凝结成一层蓝色雾茧,将周围的滚滚烈焰隔离在了外面。

石牧只觉周围空气一凉,一种说不出的酣畅凉爽之感袭来。

然而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不到一息,只见周围火焰翻涌下,仿佛无数狰狞巨兽张开血盆大口,不断从四面八方冲击过来,蓝色雾茧表面发出“嗤嗤”声响,飞快变薄。

未等石牧做出其他举动,蓝色雾茧“啪嗒”一声,碎裂开来!

熊熊烈焰再次将石牧身体淹没,其体表那层薄薄的红色真气护罩变得愈发稀薄,只余有薄如蝉翼的一层,勉强覆盖在了石牧周身。

这一切看似很长,其实只是在钟秀体表再次发生异变后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罢了。

就在此时,石牧背上的陨铁黑刀表面,泛起了一层深邃的幽光,同时一股无形吸力从中发出,滚滚烈焰中竟分出一缕缕焰苗,如同飞蛾投火一般,纷纷方向一变的没入黑刀之中。

汹汹烈焰****着石牧的身体,使得其浑身肌肤赤红如火起来。

石牧只觉全身剧痛犹如刀割,火毒之力透过体表的真气护罩侵入他的体内,渗入了他的筋脉。

石牧紧咬牙关,额头渗出的汗珠,在出现的那一刻,便瞬间被蒸发掉了。

石牧只觉眼前一黑,终究还是昏迷了过去。

只是至始自终,他的左手一直握着钟秀的右手,似乎担心一旦放手,便会失去对方。

仓库之中熊熊火焰仍旧在无情吞噬着一切,石牧全身肌肤越来越红。

由于陨铁黑刀吸收了部分烈焰,加上最后一层火灵真气的护持,其尚能勉强维持肉身没被烧焦,但照此情形看,显然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另一边的钟秀,身体同样被汹汹烈焰所包裹。

此刻的她双目紧闭,面上原本赛雪的肌肤此刻显得红彤彤的,看起来更添了几分娇艳,只是其表情却明显痛苦异常,娇躯微颤,似乎在承受着某种非人的痛楚。

就在此时,一道黑光从钟秀身上某处飞出,凭空悬浮在半空中。

黑光之中,是一枚拇指大小的黑色珠子,表面铭刻着一圈圈淡淡的金纹。

正是当初在东洲大陆西夏古国边境,那个神秘的妙空和尚所赠予的那枚珠子。

珠子只是一颤过后,表面金纹骤然大亮,并飞快旋转起来,蓦然爆发出一圈圈的淡金色光晕,朝四面扩散而开。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周围汹汹燃烧的滔天烈焰,似乎有些畏惧这种淡金色光晕一般,硬生生被这层光晕撑开了一个不大的空间。

下一刻,大片黑光从黑色珠子中浮现而出,这些黑光赫然是一枚枚玄奥无比的黑色符文,在淡金色光晕中上下跳动不已。

而随着黑色符文的不断出现,黑色珠子却已肉眼可见速度飞快缩小,最终消失无踪。

这些黑色符文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一般,纷纷光芒一闪过后,飞快的朝下方的钟秀体内各处没入而进。

而钟秀在每有一枚黑色符文没入体中后,脸上的痛苦之色就隐隐减轻一分,周身肌肤上的赤色纹路也黯淡了些许。

与此同时,原本充斥整间仓库的汹汹烈焰范围也随之缩小了不少,不断朝钟秀所在收拢而去。

当所有黑色符文都没入钟秀体内后,充斥周围的淡金色光晕也随之消散。

而原本在整间仓库肆虐的汹汹烈焰,此刻大都缩回到了钟秀周身,并凭空凝聚出一只展翅振飞的火焰大鸟。

但此情形只是一晃而逝,下一刻,火焰大鸟呼啦一下,便化为一件烈焰羽衣一般,包裹着钟秀的身体。

在钟秀身旁,石牧仍处残余火焰包裹之中,全身肌肤已是赤红如火,双目紧闭,不省人事。

就在这时,仓库上方,虚空波动一起。

一枚巴掌大小的古朴铜镜蓦然跨空而至。

古朴铜镜如同有灵性一般,朝附近虚空一扫后,蓦然将镜面对准了钟秀所在。

只听“嗤啦”一声,镜面金光流转,从中喷出一道淡金色光柱。

光柱之中无数五色符文翻滚而出,一阵交织过后,渐渐凝成了一个有些模糊的人影,并慢慢清晰起来。

却是一名头戴凤冠,身披五色羽衣的女子虚影。

此女双眸呈金黄之色,面容姣好,周身散发着淡淡金光,充满了一种无法言语的神圣不可侵犯气息。

凤冠女子如有感应般的看了地上被烈焰包裹的钟秀一眼后,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来,并开口喃喃说道:

“在这般偏僻星域,竟也有人能够觉醒天凤血脉,真是件可喜之事!不过,是谁提前预知,并出手压住了血脉反噬之力,恐怕本家要欠下一个不小人情的。”

声音温婉动听,犹如天籁。

但下一刻,凤冠女子目光一转的落在钟秀身旁,看到和钟秀手拉手并排倒在地上的石牧一眼后,秀眉一蹙,双颊飞起一层红晕,但旋即便移开了目光,冷笑了一声道:

“哼!区区一个低贱人族,竟然胆敢妄图玷污凤家血脉,罪无可恕,只有死路一条!”

话音刚落,凤冠女子单手抬起,似乎想要做什么一般。

但看了钟秀一眼后,此女手中法决一变,一团柔和霞光从袖袍中飞出,包裹住了钟秀,使其身躯缓缓腾空而起,握住其右手的石牧也松了开来。

钟秀周身烈焰在这柔和霞光之中,只是挣扎着颤动了几下,旋即便如出现时那般,纷纷没入钟秀体表的赤色纹路之中,唯有下方的石牧依旧被烈焰裹体。

在烈焰没入后,钟秀体表的这些赤色纹路,也渐渐变淡,最终消失不见。

钟秀此刻全身上下一丝不挂,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肌肤透出淡淡红粉,呼吸匀称,就如同睡着了一般。

凤冠女子见此,美眸中闪过一丝怜爱之色,单手再一扬,一件霞衣飞出,将钟秀的酮体一裹。

做完这一切后,凤冠女子脸色骤冷,手指一弹,一朵金色火焰飞出,无声无息的融入了石牧体表仍灼灼燃烧的赤色烈焰中。

呼啦一声!

原本熊熊燃烧的赤红色火焰看似火势缩小了几分,但瞬间化为了淡金之色。

石牧体表原本稀薄的火灵真气护罩,在这淡金色火焰之中,顷刻间溃散无踪。

石牧口中一声痛苦的闷哼,须发立刻化为灰烬,同时皮肤开始变得焦黑一片,隐约散发出犹如烤肉般的焦糊味道来。

凤冠女子虚影在释放出金色火焰后,也不知是出于对自身手段的自信还是不屑一顾,没有再去看石牧一眼,一只手中朝半空中的古朴铜镜一点指。

古朴铜镜表面流光溢彩,从中喷出了一道淡金色霞光,卷住了悬浮于半空中的钟秀,化为一团金光,摄入了铜镜之中。

随后,凤冠女子虚影身形一阵模糊下,竟然再次化为密密麻麻的五色符文,随着淡金色光柱的收回,同样没入了铜镜之中。

随之铜镜如来时一般,在虚空中微微一晃,顿时破空消失不见了。

仓库再次变得安静下来。

淡金色的火焰继续灼烧着,不过若是细看之下,却会发现其中隐约分出一缕缕焰苗,被石牧背后的陨铁黑刀所吸收。

剧烈的痛楚,使得石牧神识恢复了几分,此刻的他,仍处于半睡半醒之间。

他只感到周身炙热难耐,全身犹如撕裂开来一般剧痛难忍,体内的血肉都在沸腾,仿佛立刻就要喷涌而出。

随着焦黑的皮肤中隐隐闪现出的金色星星点点,此刻全身已犹如炭人一般,再也找不到一寸完好的肌肤。

“秀儿,秀儿……”石牧开始下意识的喃喃自语起来。

很快,他就感受不到任何痛苦,完全陷入了昏迷之中。

其左手焦黑的体表肌肤,隐约浮现出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银光。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