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计杀后天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1-26    作者:忘语

这一次,石牧竟然没有出刀迎接剑影,反而猛然双膝一屈,身形凭空矮了半截下去,另一只手掌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只黑色手套,一拳向空中狠狠捣出。

“找死”

吴童大笑一声,飞卷而下的剑影骤然一散而开,避开了击来拳头,重新幻化出的长剑寒光一闪,从一个诡异角度刺进石牧肩头。

“嗞啦”一声,剑尖却没有真正扎进血肉中,只是滑动下,将肩头处衣衫划开一个数寸长的口子,露出里面金灿灿的甲衣。

“金丝甲”

吴童一见此幕,当即失声出口,而此时他没有反震之力借助,却无法再次的腾空飞起。

石牧却早有所料的反手一抓,竟然用带着拳套五指硬生生抓住了看似锋利异常的剑刃,虽然手套立刻被切割而开,手指间变得鲜血淋淋,却犹如未觉的兴奋道

“我总算抓住你了,看你这次往哪跑!”

吴童见此,目中寒光一闪,二话不收的手腕一抖,就要催动手中软剑将石牧五指直接切落而下。

石牧却猛然大喝一声,另一只手中日月刃忽然幻化出九道刀影的飞卷而出,速度之快,根本不是以前出刀速度可比的。

“一息九斩,刀法大成!”

吴童蓦然怪叫一声,再也顾不得手中的软剑,猛然手掌一松,人突然一个跟头向后倒翻出三丈远去,重新落在了地上。

按照他估计,这般长距离足以让其完全脱离刀影的笼罩范围了。

不过还未等吴童方站稳身形,忽然感觉面前寒光一闪,九道刀影就如同跗骨之蛆般到了面前。

“不好”

吴童真的大吃一惊了,再想躲闪也根本来不及了,只能一提气,两条手臂骤然间浮现一层青色,迎着飞来刀影连环拍出。

“砰”“砰”几声闷响。

刀影一散而开!

吴童男子竟然用两只手掌硬生生击散了大部分刀影,但寒光一闪后,日月刃仍结结实实的斩在了其一条手臂上,虽然没有将其直接切下,只是勉强破开手臂上的那一层青色,但也切入数寸之深。

锦袍男子见此大喜,正要负痛再次后退时,忽然日月刃刀柄处一阵“叮当”声响起,原本没入其手臂上的刀刃猛然间弹跳而起,寒光一闪,从他脖子处一掠而过。

吴童脖子上顿时现出一道血痕,双目圆睁,死死看着插在旁边泥土中的锋利刀刃。

他这才发现刀柄后面赫然还有一条黑色细链,只是先前在黑夜中,竟丝毫没有发觉!

“我还有其他手段……要不是金丝甲……要不是这条链子……要早知道你的刀法……”

吴童两手拼命按住脖颈处狂涌而出的鲜血,口吐血沫的喃喃几声,脑袋一歪后,最终还是从脖子上滚落而下了。

硕大头颅跌落在泥土中,仍然两眼睁着,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月刃上的细链猛然一颤,整件兵器当又一个盘旋的飞射而回,稳稳落在了数丈外的少年手中。

这时的石牧,才“噗通”一声,整个人完全坐到了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刚才虽然交手不长,但这位后天武者给他带来的压力之大,几乎是前面那些吴家骑士的数倍,甚至最后要不是故意借助金丝甲挨上对方一剑,抓住对方破绽,再用撒手刀配合日月刃上的小手段,恐怕真要被对方活生生斩杀了。

不过片刻后,石牧忽然又狂笑了起来。

“想不到我真斩杀了一名后天武者了!虽然这个吴童只是最弱的后天初期武者,整个个过程也有些侥幸,但后天武者就是后天武者!不知开元武院那位寻脉使者知道此事后,会不会对我再高看一眼了。”

石牧自嘲般的自语完后,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瓶,从中捣出一些药膏,涂抹在了手上伤口和脸上的那道浅浅刀痕处,随之才精神一振的站起身来,朝吴童尸体走了过去。

片刻后,石牧手中多出一个玉盒和一个设计异常巧妙的腰带。

腰带自然就是吴童先前使用的那柄软剑,玉盒打开后,里面放着一叠厚厚的银票,足有七八万两的样子。

石牧不客气的将二者全都收在了身上,再看了看附近横七竖八躺着的一干尸体,就叹了一口气的转身离开了。

……

一会儿工夫后,树林边缘处。

“石大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钟秀紧紧抱住眼前少年,娇躯几乎丝毫没有保留的紧贴在对方身上,一副喜极而泣不能自已的模样。

“钟姑娘放心,已经没事了……”

石牧则身子僵硬,感受着少女身上传出的淡淡幽香,有些手足无措了。

“不好意思,小妹有些失态了。石大哥,下面我们要如何做?”少女很快醒悟了过来,急忙松开了双臂,后退半步后,双腮羞红的问道。

“很简单,我们原路回去。”石牧毫不犹豫的说道。

……

树林另一边,吴骅正靠在马车上漫不经心的在想着什么事情。

另外两名留守的吴家骑士,倒是十分尽责的站在附近处警戒着。

在三者不远处,那十余批青风驹则低头啃着地上的青草。

忽然,“嗖”“嗖”两声爆鸣。

两名吴家骑士丝毫反应没有的被两根羽箭贯穿脑门的倒飞出去,然后重重摔在地面上,直接没有了气息。

“不好”

正靠在马车上的骄横少年,反应倒是不慢,大叫一声后,立刻向那群青风驹冲去。

但他才冲出几步远,就被第三根羽箭从背后直接洞穿而过,将其硬生生钉在了地面上。

吴骅口中惨叫声发出,拼命用双手向背后抓去,想要将背上羽箭给拔了出来,但那枚羽箭仿佛原本就生在地面上一般,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就在这时,树林中脚步声响起,石牧手持紫刚弓的走了出来,钟秀紧跟在其身后。

“是你们,不可能!你们怎么避开三叔他们追杀的。不要杀我,只要有我作为人质,我三叔会放你们一马的。”吴骅勉强回头看清楚了石牧和钟秀二人的模样后,当即心胆俱裂的大叫起来。

(玄界之门已经上三江推荐了,大家有三江票的别忘支持投下了哦!另外同求下推荐票!)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