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重创大敌

所属目录:《玄界之门》    发布时间:2016-08-13    作者:忘语

敖祖眼神一冷,丝毫不理会手爪上的伤痕,蛟爪爆发出一团金光,朝着石牧当头抓去,似乎想要如此前对付水晶骷髅一般,将其头颅捏爆。

石牧冷哼一声,竟然也没有躲闪,左手白色火焰大放,一拳似缓实疾的轰击而出。

下一刻,一个不足半丈的白色拳影脱手射出,看起来凝实异常。

拳影所过之处,附近虚空竟发出爆鸣之音,变得扭曲震颤起来。

轰!

两个大小完全不对称的拳头相撞在了一起,却发出闷雷般的声音。

下一刻,一声“咔嚓”闷响清晰无比的传出。

敖祖巨大的身躯被震得倒飞出去十余丈远,蛟爪中间赫然破开了一个大洞,血肉横飞。

不过石牧的身体也仿佛一颗陨石一般,从半空倒飞出去,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直挺挺的被砸进了海里,溅起一大片浪花。

敖祖口中发出一声闷哼,不可置信的看着被重伤的蛟爪,怒吼了一声,便要朝着石牧落海之处飞扑而去,将这个可恨的人类碎尸万段。

它身形刚动,眼睛余光却看到前方远处。

烟罗仍站在原地,双手不断挥舞,随着一道道紫色火焰的融入,其身后的银甲女子法相变得愈发清晰。

敖祖一凛,眼中闪过一丝冷芒,转身朝着烟罗所在扑去。

结果敖祖刚刚飞出没多远,一路势如破竹的击溃了数百个挡路的死灵生物之时,前方海面“轰”的一声,一下炸裂开来!

“休走!”

一道身影迅疾无比的飞射而出,一闪拦在了敖祖身前,正是石牧。

他此刻看起来面色苍白,身上金色鳞甲多处碎裂,不过显然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

将手中灰白色灵石一抛,他手中陨铁黑刀再次泛起黑白刀芒,身后也蓦然升起一具赤猿法相,并有一缕缕白色焰芒顺着左手注入法相之中。

敖祖大怒,张口喷出一道炙热金色龙息,蛟爪一挥,数道巨大金芒纵横交错的朝石牧斩去。

石牧见此,手臂一挥。

他背后赤猿法相飞出,手中火光一闪,凝聚成两柄巨大火剑,朝着金色龙息劈斩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

注入了火焰之力后,赤猿法相威力大增,赫然一剑劈开了金色龙息,不过自身也被震飞。

石牧口中低喝一声,挥舞手中陨铁黑刀。

十三道黑白刀光浮现而出,层层苍茫刀气弥漫,和巨大金色爪芒相撞。

咔咔咔!

十三道黑白刀芒应声碎裂,金色爪芒飞射而至,不过也黯淡了很多,狠狠斩在了石牧身上。

石牧身躯大震,被打飞出了数十丈,身上金色鳞甲纷纷碎裂,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

不过他脸上露出一丝决然,低吼一声,背后火翼光芒大放,硬生生稳住身体。

火翼一展,下一刻,石牧再次挡在了敖祖身前,不顾一切朝着敖祖冲去。

“小子,你既然一意求死!本座便成全你!”

敖祖终于动了真怒,身上金光大放,头顶独角骤然散发出刺目金光,嘶嘶的金色电弧跳动。

一圈圈金光扩散开来,周围的空间也剧烈波动了起来,甚至浮现出一道道黑色裂痕。

石牧脸色一变,敖祖施展的秘术非同小可,即便以他此刻兽化之体,也绝对承受不了。

不过……

他转首看了身后的烟罗一眼,眼神中却闪过一丝坚定,左手白色火焰大放,将体内所有真气尽数灌注其中。

“死吧!”

敖祖低喝一声,额头独角金光一闪。

一道极为纤细刺目金光破空而去,金光极度凝练,甚至表面仿佛蒙上一层炙白之色般。

噗!

金色光线一下刺入了虚空,撕裂开几道黑色裂缝,没入其中消失无踪。

下一刻,石牧身前虚空浮现出一个黑色窟窿,金色光线从里面飞射而出,打向石牧脑袋。

“和你拼了!”

石牧一咬牙,左手白色火光大放,五指握拳,朝着金色光线轰去。

轰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石牧的拳头和金色光线轰然相撞,白光金芒冲天而起,周围的虚空剧烈颤抖扭曲。

相撞的中心处,空间撕裂,露出了一个漆黑的大洞,周围是一道道黑色空间裂缝,天地元气狂暴之极的翻涌。

石牧的身躯破麻袋般的被远远震飞了出去,周身金鳞多处崩裂,鲜血狂涌而出,整个人几乎变成了血人。

幸好其肉身经过大力魔猿九层锻造,又有金鳞护住全身要害,否则刚刚的碰撞,足以将他灭杀几次了。

石牧在半空中翻了数个跟头,口中鲜血狂喷,直飞出了七八十丈才勉强稳住身体,背后火翼白光消失,恢复了原本大小,勉强支撑着身体。

“咦”

敖祖见石牧竟然没有如预料般化为焦砾,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它身上金光也已经很是黯淡,显然施展刚刚的秘术,消耗也不小。

敖祖双目金光一亮,巨大身躯蓦然朝着石牧扑了过去。

石牧脸上一惊,想要躲闪,不过丹田处真气法力都已近乎干涸,而且全身剧痛,哪里躲得过。

突然间,一股强烈的死灵气息波动传来,瞬间笼罩住了这片空间,狂风似乎也为之一滞。

海面轰然炸裂,一根由死灵骨骼组成的粗大锁链破水而出,仿佛一条巨大蟒蛇,闪电般缠在金色蛟龙身上。

粗大骨骼灰光闪烁,发出“呜呜”的声音,仿佛无数鬼物嚎哭。

金色蛟龙大惊,身上金光大放,奋力挣扎。

金光和锁链散发出的灰色死灵气息彼此摩擦,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吱声。

巨大白骨锁链剧烈颤抖,不过仍然将其死死捆住。

石牧死里逃生,脸上一惊,就在此刻,一道银光骤然从天而降,笼罩住他的身体。

同时他身旁银光一闪,烟罗的身影浮现而出。

“烟罗!”石牧大喜。

银光之中,他身上的外伤飞快痊愈起来。

烟罗周身的银色火焰赫然已经全部消失,不过背后的银甲女子法相异常清晰,栩栩如生。

此外,法相手中长枪散发出刺目的紫光,几乎凝成实质,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敖祖看到烟罗和其背后的法相,怒吼一声,身上金光大放,奋力挣扎起来。

巨大骨骼锁链立刻发出“吱吱”的声音,上面浮现出一道道裂纹。

烟罗目光一闪,单手一挥,身旁的坠仙台灰光大放,凝聚成一道灰色长虹,融入骨骼锁链之中,锁链立刻稳定下来。

烟罗两手挥舞,张口喷出一道紫光,飞入背后银甲女子法相。

银甲女子法相银光大放,几乎照亮了半个天幕,满是银光的眼睛看向被骨骼锁链困住的敖祖,右臂握住长枪举起。

长枪上立刻散发出太阳般的紫光,下一刻银甲女子猛然一挥手臂。

紫色长枪飞射而出,刺向敖祖头颅,速度极快,数十丈距离眨眼便过。

长枪所过之处,虚空被割裂开一道笔直的漆黑裂缝。

敖祖大骇,不过身体被巨大白骨锁链死死锁住,躲闪不得。

它眼中闪过一丝狞色,大口一张。

“嗤啦”一声!

一个人头大小,散发出金色火焰的圆球被喷射了出来,发出刺耳的破空声,拖着长长的金色尾巴,仿佛流星一般。

“妖丹!”石牧面色一惊。

轰隆!

敖祖的妖丹和紫色长枪轰然相撞,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附近虚空直接扭曲碎裂开来,各色光芒乱流交织,笼罩了周围数十丈范围,仿佛天地初开时的混沌模样。

这片海域今日经历了多次惊天碰撞,但是属这次最为强烈。

海面和天空也剧烈震动,海域掀起冲天波涛,天空乌云密布,一道道连天接地的风柱凭空出现,卷起下方海水,一副末日来临的模样。

在毁天灭地的巨大风波席卷而至前一刻,烟罗身形一晃,一把抱住石牧,但紧接着便如风中落叶般被直卷出了数十丈远,这才再次站稳。

就在此刻,碰撞中心的光芒乱流之中,一道巨大的金色身影摇摇晃晃的飞出,正是敖祖。

它此刻看起来极为狼狈,全身龙鳞碎裂大半,尤其是脖颈处,赫然被洞穿了一个大洞,几乎将它的身躯断成两截,鲜血狂涌。

一道金光进阶着飞出,正是它的内丹,上面裂开几道裂纹,光芒黯淡。

敖祖受伤极重,看起来飞行也有些摇晃,张口一吸,将妖丹吞了下去。

烟罗一把推开石牧,单手一挥,背后的银甲女子法相光芒大放,手中紫光缭绕,似乎便要再次凝聚出一柄刚刚那样的紫色长枪。

敖祖眼中露出惊惧,身上浮现出一片金色光芒,勉强形成一片金云,托起其身体,朝着远处飞射而去,速度竟然极快,几个呼吸便消失在了远处。

烟罗眼中光芒一闪,也没有追赶,静静站在原地,望着敖祖飞逃的方向,不知在想什么。

“烟罗,为何不追?”

石牧此刻虽然体内真气依旧空空荡荡,但伤势已经恢复了不少,飞身来到烟罗身旁,问道。

烟罗身上银光忽的一闪,背后的银甲女子法相轰然消散。

她身躯摇晃了一下,便朝着下方坠落而下,周身散发出的气息,迅疾无比的衰落下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