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飞刀还我

所属目录: 雪鹰领主    发布时间:2016-05-15    作者:我吃西红柿

心中警惕,可飞行速度丝毫不减,全力朝远处那斧头处赶去。

那名凌空而立的破布男子眉心处睁开的第三只眼睛,眼睛瞳孔深处隐隐映照着远处高速飞行的东伯雪鹰。

“裂。”破布男子冰冷道。

原本高速飞行的东伯雪鹰,陡然心中大惊:“不好。”

他身体连猛然扭曲。

“撕拉~~~”

他周围一片虚空,仿佛一块玻璃裂开,一道狰狞的黝黑沟壑出现在虚空中。这虚空裂缝从东伯雪鹰扭曲的身体旁边擦过,让东伯雪鹰感到了死亡的威胁。

“这洞天是那位老祖建造,极为稳定,之前的战斗都没有如此大威力。”东伯雪鹰除了惊骇这一招的威力外,就是这一招的突然性,如今那位破布男子距离他足足有千万里远,可是这攻击却是突然降临,只有虚空开始被撕裂的刹那,东伯雪鹰才能感应到,才能勉强扭曲身体,侥幸逃过一劫。

嗖。

虽感到危险,东伯雪鹰依旧高速前进。

“运气不错,竟然躲开了?”破布男子冷笑,随即他的第三只眼再度映照远处的东伯雪鹰。

“撕拉~~~”

又一次虚空直接被撕裂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虚空伤口从东伯雪鹰的鼻尖划过,头发都被切割了几根,不过东伯雪鹰还是侥幸逃开了。

“嗯?”远处的破布男子皱眉了,连续两次让东伯雪鹰侥幸逃掉,让他有些急躁了。

“再来。”他又施展了第三次攻击。他那新生的第三只眼瞳孔深处再度映照东伯雪鹰。

高速飞行的东伯雪鹰,又感应到虚空的变化,立即竭力的身形扭曲。要努力闪躲。

撕拉~~~

一道长过万里宽仅仅百米的黑色裂缝,扭曲着一划而过。

超高速移动中的东伯雪鹰。虽然竭力欲要避让,可这一次,这一道裂缝却是擦过了东伯雪鹰的半边身子。

“噗~~~”那裂缝在划过黑色甲铠时稍微停滞些许,让东伯雪鹰有了一刹那竭力移动身体,可跟着裂缝就一划而过。

东伯雪鹰的左臂以及左边腰部的些许皮肉都凭空消失了。

“啊。”

受到这一击,东伯雪鹰在半空中就翻滚起来,可跟着连稳定好身形,又继续高速超远处斧头处遁逃。他腰部伤口迅速恢复,左臂也在迅速生长。

“竟然连灭极玄身甲铠都扛不住。”东伯雪鹰色变,顾不得了,他右手瞬间出现了一柄飞刀。

真神器飞刀,是他最强杀招。

原本东伯雪鹰对自己防御还颇为自信,可现在也被迫用飞刀了,不过他记得之前白发老者说过,这个‘最强界神’的身体是能够消化真神器的,所以东伯雪鹰一直不急着使用真神器。

“去。”

东伯雪鹰顾不得了。

飞刀瞬间消失,从虚界天地直接前往。

“哼哼。我还以为你一直能逃掉。”破布男子立即酝酿进行再一次攻击,他眉心的眼睛又一次映照东伯雪鹰,可就在这时。刷!一柄飞刀从虚界天地降临,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

破布男子早就发现了这一柄飞刀。

毕竟他掌控虚空,东伯雪鹰拿出飞刀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不过他对自己太自信了,他的身体强横无匹,他不认为有什么手段能伤害到他,所以他根本无视了那一柄飞刀。

“轰。”

灌输东伯雪鹰所有力量激发‘杀戮道’施展出的一击——刀尖飘血。

飞刀直接出现在了破布男子眉心的前方,刺向了眉心的那一眼睛。

“愚蠢。”破布男子的眉心眼睛仅仅一闭眼。

噗。

飞刀刀尖刺在了眉心处,飞刀从极高速猛然停止!不过飞刀刀尖依旧强行刺入了眉心皮肤约莫一寸。仅仅刺入一寸,就被强行给抵挡住了。不过他的眉心位置却有着紫色血液流淌。这紫色血液中还泛着一缕缕金光。破布男子顿时面色狰狞了。

“嗡嗡嗡。”飞刀竭力挣扎,欲要拔出。可刺入仅仅一寸深的飞刀却死死被卡住。

“什么!”东伯雪鹰心中大惊。飞刀收不回来!

对方眉心处死死卡住,怎么都收不回。

破布男子伸手从眉心处拔出飞刀,他随意一张嘴,血盆大口一口就将飞刀给吞了进去。

这一幕让东伯雪鹰心底愤怒焦急:“吞下去了?”

这也是他不太愿意动用飞刀的原因。

可是不用的话,恐怕就被杀死了,杀死了,一切宝物还要留在这。

“呼。”

虽然愤怒焦急,可东伯雪鹰依旧超高速朝斧头处飞去,飞刀已经被对方吞下肚,根本收不回,那就一定要成功拔出斧头。

破布男子眉心的眼睛再度张开了,不过那瞳孔中却有着伤口,伤口在迅速愈合。

“该死。”破布男子冰冷看着远处的东伯雪鹰,双方距离太远,靠速度慢慢追是来不及了,只能寄希望于杀招。

东伯雪鹰高速飞行,离那斧头越来越近。

虽然损失了真神器飞刀……

可是阻止了对方继续攻击,又让对方受伤要恢复,这些时间都让东伯雪鹰生机大增!毕竟恢复的这些时间,足够攻击三四次了。

“快快快。”破布男子也焦急,他瞳孔的伤口扭曲着在愈合。

“到了。”

东伯雪鹰咬牙,竭力以极限速度冲向那一座山峰。

“撕拉~~~”在眉心眼睛完好的刹那,破布男子再度施展了攻击。

“快,再快!”东伯雪鹰压榨着自己身体的极限,他感觉到虚空裂缝到来,不由身体一转,哗~~~~虚空裂缝从东伯雪鹰的膝盖擦过,膝盖往下直接消失无踪,东伯雪鹰却依旧高速飞行,猛然冲到了那山峰之巅,一伸手就抓住了斧头。

轰。

一用力,斧头却停滞了刹那,跟着东伯雪鹰跪在山峰上,他的膝盖往下正在迅速生长,东伯雪鹰双手抓着斧头竭力往外拔,轰,斧头终于被拔出了山峰。

刚刚生长完好的双脚站在山峰,东伯雪鹰单手举着金色斧头,盯着远处的破布男子。

那破布男子愣愣站在那,随即叹息一声。

“我赢了,飞刀还我。”东伯雪鹰连喊道。

“你说它?”破布男子嘴巴一吐,一道光芒飞出来,他伸手抓住,他手中是一柄扭曲的飞刀,飞刀上面有着斑斑伤痕。

东伯雪鹰有些不敢相信看着,才这被吞进去多久一点?就已经成这样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雪鹰领主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