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弱小是罪?

所属目录: 雪鹰领主    发布时间:2016-09-24    作者:我吃西红柿

下方是生活在山谷中的一个部落,部落有数万生命,有三位真神,界神也有过千位,其他数万人都是神灵以及超凡。

这是九云大陆上非常普通的一个部落,可此刻,整个部落一片死寂,所有生命或是站立,或是躺下,或是坐在那抓着烤肉腿……所有人表面都没任何伤势,可他们的眼神却完全黯淡,灵魂都已经湮灭。

东伯雪鹰对周围感应何等敏锐,能够感应到周围逸散的一丝丝巫毒气息,是‘启午宫主’擅长的巫毒。

虽仅仅只是一些很微弱的气息……可就是真神主宰都得瞬间殒命。如果启午宫主刻意释放巫毒,就是一般虚空神合一境高手都扛不住。

“东伯兄,你在怜悯他们?”魔剑客俯瞰下方,却随意笑道,“都是启午宫主对我出手的时候,丝毫不控制巫毒气息,却波及到了这一部落,这就是弱者的悲哀,仅仅一波及就全部殒命!不过启午宫主如今已死,他们这一部落也算报仇了。”

东伯雪鹰看了眼魔剑客此刻的笑容,却感觉有些不舒服。

“呼。”

东伯雪鹰还能感应到虚空中残留的双方争斗的痕迹,循着痕迹:“我们去另一处看看。”说着就带着魔剑客直接一个瞬移。

另一处。

是生活在湖边的寨子,这寨子隐藏在无数繁茂杂草中,远看都看不见,这平静祥和的寨子所有生命都一样失去了生命气息。

东伯雪鹰俯瞰着下方,冷漠看着。

“这也是一处被波及的。”魔剑客摇头,“对启午宫主而言,他根本不会在意他们的性命。”

“呼。”

东伯雪鹰又带着魔剑客循着虚空中残留痕迹,前往另一处。

另一处……

依旧是被波及的聚集区。

一处处看下去。

魔剑客刚开始还说,后来他也眉头微皱感到有些不满了:“太虚天宫的这位东伯雪鹰长老到底是何意?带着我一直瞬移,看一处处被波及的弱小蝼蚁的居住区域?哼。”

因为东伯雪鹰对他有救命之恩,二来,东伯雪鹰杀启午宫主消耗时间太短,实力让他忌惮。

这使得魔剑客都忍下心头的不满。

“魔剑客。”东伯雪鹰凌空而立,俯瞰着下方山脚下的部落,冷声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说什么?”魔剑客一笑,“唉,他们的确死的可怜,启午宫主也的确够狠辣,不过启午宫主也而死了,让一位古圣教高层和他们一同死去,他们也算值了。”

“值?”东伯雪鹰看向魔剑客,“对于死去的他们而言,一切都是空。”

魔剑客眉头一皱:“东伯长老,你这是何意?”

东伯雪鹰低沉道:“启午宫主追杀你,你一路逃窜……天大地大,有大片的荒野、山林、湖泊,你可以逃往很多地方,为何不避开这些部落?”

魔剑客他们无法撕裂出空间通道,只能进行短距离瞬移。

每一次瞬移,都是能够轻易察觉到瞬移另一处的情形的。

“你稍微避让下,战斗就不会波及到他们。”东伯雪鹰问道,“可你没这么做。”

魔剑客一愣,皱眉脸色难看:“东伯长老,你是救了我,可我也是拿出源界石的,想必太虚天宫那边也会奖励你功绩点。这不过是战斗时波及的一些蝼蚁罢了,而且还是启午宫主的缘故!你在这,针对我,是故意要让我难堪?”

东伯雪鹰听到‘蝼蚁’两个字,不由明白对方的心态。

“浩瀚大地,聚集区很少。”东伯雪鹰继续道,“可你一路逃窜,却仿佛刻意的经过这些部落聚集区。”

魔剑客脸色一沉,冷笑道:“我逃命,自身难保,哪里还有心思在乎这些蝼蚁?好了,我没心思和你多说,这次救命之恩,多谢了,我们还是就此分开吧!”

嗖。

魔剑客直接瞬移离去。

东伯雪鹰看着魔剑客离去消失。

没心思在乎蝼蚁的性命?

东伯雪鹰能推测出来,或许一开始,魔剑客是真的没在意一些部落的生命,死了就死了,他根本不在意!可是竟然那么多部落被波及,魔剑客应该是故意的!他故意这么做,可能是希望碰到一个部落内隐居着一个大高手,启午宫主的巫毒气息波及弱小者,如果有真正的大高手隐居,就会出手阻止启午宫主,到时候,他魔剑客就有活命希望!

“弱小就是罪?”东伯雪鹰低声自语。

对于高高在上的魔剑客而言,底层弱小者就是蝼蚁,他的确不在乎。

“我虽然怜悯他们,对魔剑客也生出怒意,却并未起杀心。”东伯雪鹰暗道。

魔剑客,是刀皇城一员。

五大圣界!虽然三大圣界隐隐联手和两大教派争斗,可是三大圣界内部也并不是绝对团结。

首先‘万古圣界’是巫祖、界祖是在统治,巫祖和界祖都是排在终极存在最前列的,他们是不太瞧得上东麟圣界、七星海圣界的。而东麟圣界和七星海圣界关系则极好,连罗城主也一共只是建造了六座星辰塔,七星海圣界和东麟圣界六大圣地各一座星辰塔,当然唯有‘骨祖’没得到星辰塔,可见骨祖在东麟圣界内隐隐是受到排斥的。

所以……

东麟圣界、七星海圣界,六大圣地关系极好,近乎铁板一块!其中实力最强的就是刀皇!刀皇是和巫祖、界祖、母祖他们相当的。

“魔剑客,毕竟是刀皇城核心成员。”

“古圣教母祖教的我说杀就杀了,魔剑客我无法轻易动手。”

就像东伯雪鹰作为太虚天宫内殿长老,刀皇城等势力就算对东伯雪鹰有怒意,也不会随便出手,否则就是打太虚天宫的脸!真的结仇了,一般先上禀上去,让对方势力最高层进行惩罚。

“更何况在我心底,我也只是认为魔剑客太冷漠狠辣,并不认为他该死。”东伯雪鹰叹息,这是事实。

强大修行者,不知道修行了多少亿年。

他东伯雪鹰修行数百亿年,就算其中很年轻的了。

漫长的岁月,许多亲人挚爱早就不在,在修行中,有些都变得偏激、冷酷、狠辣。如果对修行者行为要求太高的话,恐怕三大圣地超过一半的修行者都会被推到对立面,那样恐怕古圣教‘圣主’很快就能获得胜利!

和古圣教的对抗,这才是最重要的!一旦圣主统治的区域,都是要绝对信仰圣主。这种‘信仰’,不是家乡宇宙那种还算自由的信仰,也不是母祖教弱小者简单的发自灵魂信仰。而是灵魂上烙上印记,绝对忠诚!

为了圣主,自己的性命可以牺牲,自己的挚爱亲朋都可以牺牲,都不再有自我。这是每一个厉害些的修行者都不愿接受的。

“太虚天宫、刀皇城等势力也都有法规,大肆屠戮的邪魔会被斩杀。而像魔剑客这种,仅仅是波及……离触犯法规还远的很。”东伯雪鹰摇头,连终极存在们为了平衡各方,定下的法规虽然严厉,却还在魔祖等一些存在的可接受范围内。

东伯雪鹰又接着瞬移。

嗖嗖嗖。

一处处瞬移,沿着虚空痕迹查看着其他被波及的地方,启午宫主、魔剑客之前一路追杀所经之地,没有任何生命幸存。

下一篇:
回首页: 雪鹰领主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