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怒火

所属目录: 雪鹰领主    发布时间:2016-12-06    作者:我吃西红柿

在大夫人禅玉雁真竭力要弥补一切破绽时,在火烈城的庞大的传送法阵处。

“嗡。”

传送法阵出现了扭曲的黑洞般的漩涡,从中走出来两道身影,他们尽皆穿着镶着金边的黑袍,遥看侯府方向。

“真没想到,火烈侯这一脉,竟然也出了一位出生就是虚空神的孩子,难得难得啊。”

“在这之前我们应山氏一共也就诞生过两位这样的天才吧,都是很快就成为合一境,其中一位成为混沌境,开辟了‘九龙侯府’,另一位虽然弱些,可也闯过元神宫六层了。”这两位来自应山氏宗家的元老都笑谈着。

他们也颇为羡慕。

因为出生如此厉害,代表血脉很强大。血脉越强修行越容易。那些血脉薄弱的……内观血脉时,就仿佛雾里看花,模模糊糊!而血脉浓郁强大的,血脉就非常清晰了。修炼难度容易了百倍千倍。

“嗖。”

他们俩直接瞬移赶去,火烈城太过庞大,单单飞行太慢了,他们两位宗家元老被派来……其中有一位就是能瞬移的。

很快他们俩来到火烈侯府。

“两位宗家元老,还请过来吧。”一道声音在他们俩耳边响起,火烈侯府的法阵压制对他们两位宗家元老暂时撤去。

“侯爷。”两位宗家元老也立即瞬移赶去,太好辨认了,那天地之力漩涡光柱依旧显眼,那隐约的金光也是能辨别出的。

……

在两位宗家元老赶到时,火烈侯、侯府一众元老以及其他许多地位颇高的应山氏子弟、客卿高手们都在四周半空看着,实在是这下面庭院太小,他们尽皆降落也容纳不下。

“两位宗家元老,远道而来,还请稍待,这孩子等会儿便要出来了。”红衣男子火烈侯微笑站在一旁。

周围早就聚集了许多人,都是地位颇高的,地位低的可不敢靠近。大夫人‘禅玉雁真’也是在半空人群靠后,她看到宗家元老和侯爷都很期待看着下方那圆滚滚散发金光的红色肉球,不由一咬牙:“最后一个破绽也弥补掉。”

嗡。

她脸色微微一白,跟着脸色便恢复了正常。

时间在逐渐流逝,似乎过的很慢。

此刻火烈侯府所有高层们都在期待看着下方,戎星兰也早恢复了理智,她和女儿应山溪月也期待看着。

“哗”圆滚滚的红色肉球陡然裂开,出现了一唇红齿白的孩童,那孩童身上仅仅穿着贴身薄衣。

这孩童散发的气息,却赫然是虚空神气息。

只见仅仅穿着贴身薄衣,赤着小脚丫唇红齿白的孩童直接一跃落在戎星兰身前,直接跪了下来道:“孩儿拜见母亲!”

东伯雪鹰这一跪也是心甘情愿,因为他在母亲肚子里是能够透过虚空感应到外面面对田管事,母亲和姐姐拼命的模样,也看到母亲绝望流泪……他能感觉到母亲是将他看的比命还重要,感情是相互的,东伯雪鹰也敬重自己这位母亲。

至于这一世那位父亲?哼哼,自己在肚子里十五年,那位父亲一次都没来看过!自己现在都不认识父亲,更别提什么感情了。

“好好。”戎星兰激动连伸手拉起自己的孩子,肉滚滚的小手臂,戎星兰心都要化了,她脸上洋溢着笑容,那是发自心底的喜悦。

“哈哈……这孩子还真是孝顺啊。”半空中一位宗家长老笑道,火烈侯也笑着点头,周围侯府的一群高层们顿时一个个都夸赞起来。

他们一点都不奇怪东伯雪鹰的智慧。

毕竟即便是应山氏较为平庸的婴孩刚出生时,都是在胎里数十年的,智慧也是不凡。

火烈侯更是朗声笑道:“戎星兰,你可为你这儿子取了名字?”

“未曾。”戎星兰连道。

她地位低,之前都没资格取名字,一般都是应山烈扈定名字。

“我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她怀里的孩童跳下来,面对高空中的众多修行者也丝毫不惧,声音清脆却也回荡周围,“叫做雪鹰!”

“雪鹰?应山雪鹰?”高空中的火烈侯笑道,“这小娃娃不凡啊,出生就知道该自己取名字。”

“天资不凡,自然不同于常人。”旁边的高瘦宗家元老夸赞道,另一位略胖的宗家元老则是笑呵呵的拿出了一块奇异的巴掌大的仿佛弯钩的金色兵器,直接扔向东伯雪鹰,“应山雪鹰小娃娃,我等奉命前来,送来应山金令。”

孩童一伸手抓过这应山金令,有些好奇疑惑。

“这应山金令,乃是我应山氏最最重要的子弟才有资格得到,乃是老祖宗她亲自赐予。”火烈侯笑道,“获此令牌,你在我侯府地位便等同于侯府内元老,更可以前往宗家,翻阅宗家众多典籍。宗家那边也会送来诸多宝物。”

周围半空中一众人等,许多都羡慕的很。

因为侯府太大,修行者数量也多的夸张,自然也分等级,侯府内成员一共分为六等。

像无数仆人,几乎都是最低的第六等。

一些从未生养过的‘夫人’也是最低的第六等,像戎星兰因为生下过孩子,应山溪月则是嫡系血脉,她们俩则是第五等。

第五等……依旧很低,毕竟稍微一个奴仆领头就是第五等了,她们俩虽然地位略高于仆从,可没权力,也管不了仆从,所以那伺候的女仆才瞧不上她们。

第四等,则是仆从中的地位很高的了,像田管事,就算是第四等了。

侯府成员,第四等到第六等,都是下三等。

第三等到第一等,则是上三等!唯有上三等的,才有资格代表火烈侯府,火烈侯府的子弟……唯有上三等的,走在外面才有资格说一声是‘王侯家族子弟’。像应山溪月仅仅真神实力在外行走,也只是普通平民,是没资格自称王侯家族子弟的。

毕竟……

王侯家族繁衍无尽岁月,血脉无数,不真正够惊艳,自然不能代表王侯家族。

王侯家族子弟也是有诸多特权的,这特权都是南云国律法所定。

“应山金令?等同于元老?而且在宗家还有诸多特权?”许多人都羡慕的很,大夫人禅玉雁真更是心中复杂万分,她也是王侯家族子弟,自身元神宫四层实力,又嫁给应山烈扈算是应山氏一份子了。经营多年才升为第二等!

离这刚出生的孩童都还差一等……虽只是一步,这一步却非常大。

因为整个侯府,除了侯爷外,元老一共才十五位!也就是说地位能和这孩童等同的只有这十五位元老。

“戎星兰,你立下大功,在侯府当升为第二等!”火烈侯开口笑道,母以子贵,这也是侯府的规矩。

“谢侯爷。”戎星兰激动无比,转眼就一步登天了?今后都仆从成群,出行都是大群护卫门客?

一位驼背的侯府元老则是开口:“戎星兰,你此次怀胎多久?”

“怀胎十五年。”戎星兰当即答道,每一个婴孩怀胎时间都是会记载的,像东伯雪鹰如此天之骄子更是得记载下来。

“十五年?”火烈侯一惊。

“怎么会这么短?”旁边的两位宗家元老也疑惑。

“太短了,才十五年?”周围围观的几乎所有侯府高手们都感到吃惊万分,因为诞生出的孩子越惊才绝艳,在胎里就越久,这几乎就是常识!如果东伯雪鹰在胎里待上三四百年,他们都不会有惊讶,反而仅仅十五年,他们觉得吃惊。

“我本来不会这么快出来。”一道清脆声音响起。

顿时所有高层目光都落在了东伯雪鹰身上,看着这赤脚肉嘟嘟的唇红齿白孩童,这孩童却是有些怒气道:“我在母亲肚里正舒服舒服服,却听到外面有一个叫田管事的,要强行将毒药液灌入我母亲嘴里,我母亲拼命都无法抵挡,我感应到外界发生一切,知道不妙,这才立即断绝和胚胎联系,只能提前出生,不信你们自己查看,定能发现那毒液。”说着指向分开的肉球。

“什么?”

“被迫提前出生?”

“毒液?”

在场个个大惊,火烈侯更是脸色铁青,甚至有元老们都时间回溯查探,虽然时空干扰看不到田管事逼迫的一幕,也正因为干扰……才不正常!而且时光回溯也让他们确定了,的确仅仅怀胎十五年。

“的确才十五年,十五年就孕育出如此天资,却被迫提前出生,如果正常孕育数百年上千年,怕是血脉要浓郁的多,出生就是合一境吧。”在场个个心颤,甚至不少都咬牙切齿。

出生就是合一境?

整个南云国,出生就是合一境的都屈指可数,无不是被竭力保护倾力栽培,个个都轻易成为混沌境,个个都不凡,封王的就有两位之多!

“大胆!”高瘦宗家元老更是怒喝,“我应山氏如此天之骄子,却被逼迫的仅仅十五年就提前出生,否则雪鹰娃娃的前途还要大的多!火烈侯,你这侯府竟然有敢冒犯我应山氏族规的。”

火烈侯同样怒火滔天。

“应山烈扈呢?他这个当父亲的在哪?”火烈侯怒火滔天,忽然目光一扫他都没看到他儿子。

“他,他应该还在烟云楼。”旁边有一位老头低声道。

应山烈扈,实力弱,流连于享乐之地。族内真正精英高层是不屑和他来往,自然也没谁会专门和他传音,孩子都出生了,当父亲的还在烟花之地享受,也的确是笑话。不过都三百四十个孩子了,应山烈扈也没在乎过。

“给我查,查,查出来,到底谁下的手,还有,给我将应山烈扈那蠢货给我抓回来。”火烈侯声音响彻天空,周围个个都不敢吭声,禅玉雁真更是心头发颤。

下一篇:
回首页: 雪鹰领主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