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痛心愤怒

所属目录: 雪鹰领主    发布时间:2015-08-22    作者:我吃西红柿

“什么!”都柔柔、文永安、卓依、余风等一个个超凡都吃惊看着东伯雪鹰,“他竟然敢这么乱来!”

他们毕竟都是修行着奥妙、生命奥妙等各自擅长的,对于水、火、风奥妙都不擅长!所以东伯雪鹰枪法诡异,他们并没有看出……东伯雪鹰已经将风之奥妙融入到水火奥妙当中了,三者已经完全融合,相辅相成,宛如一体!

“东伯雪鹰,告诉我。”司空阳观主开口了,他依旧脸色冰冷,声音同样冰冷,“你怎么敢这么做的?难道修行的常识,你都不知道?”

“知道。”东伯雪鹰点头。

“修行之路,坎坷艰难,超凡们大多止步于飞天级。能跨入圣级的少之又少!能跨入半神的,更是无比罕见。”司空阳看着东伯雪鹰,声音冰冷,“你天赋悟性极高,年纪轻轻就水火奥妙彼此结合,甚至水火奥妙如此轻松就达到了第二层次!这么下去,百年内都有望掌握水火真意,即便修行慢点,两百年内也必定能成,圣级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超凡圣级,有一千五百年寿命,你两百年内必定掌握水火真意!再潜心修行,水火真意继续提升,一内是有望跨入半神境的。”

“你前途远大,我夏族也有望再添一名半神!”

“都对你充满期待!”司空阳观主眼中闪烁着寒芒,“可是你,都做了些什么!!!你在自毁前程!”

“难道你不知道?修行路,一步踏错,走岔了路,就很难再回头了吗?”司空阳低吼道,他心中有震怒、难以置信、痛心等诸多情绪。

其他的超凡们都在一旁看着。

他们也觉得,东伯雪鹰简直疯了。

“水火奥妙,一直修行下去,将直指‘水火真意’。”司空阳怒道,“可你现在将风之奥妙融入进去,水火风?这三者算什么玩意?你有把握能这条路不是条死路绝路?你虽然年轻,可是将来你发现自己的路走岔了,你以为你还能在回头参悟水火奥妙?”

一张白纸上是最好作画的。

而一张已经画满色彩的纸上,想要再修改却是很难的。

一个道理——

水火奥妙,东伯雪鹰原本修行的很好。

现在将风之奥妙融入进去!且完全融入,浑然一体。

就算东伯雪鹰将来决定放弃‘风之奥妙’,可他无法遗忘!他对自然的理解已经到了新的地步,很难退原来那一步。对的理解,不是说忘掉就能忘掉的!

“我知道。”东伯雪鹰开口道,“可是修行中我发现了,水火奥妙并不!”

“那你就转而修行风之奥妙?还融入到其中去?”司空阳反问,“你到底怎么想的?”

他真的不明白。

明明是一个怎么会犯这么致命的错误?

修行常识,是薪火宫赠送一些书籍送给每一个超凡的,超凡们都知道的。

“难道你不明白,修行路本来就很难,自然也是深不可测!选定一个方向,沿着这个方向前进,这样你成功的希望才更大!”司空阳无法理解,“可你呢?明明水火奥妙这条方向非常明确非常好,你怎么又盯上了风之奥妙,还融入了进去?水火风?整个夏族历史上就没有谁修行这三种奥妙有个大成就的!”

历史为鉴。

按照自己擅长的,选定一个夏族历史上们已经成功的某种真意为方向,一步步前进,方向对了,成功希望才很大。

如果低头埋头修炼,这也修炼,那也修炼,乱七八糟,或许偶然能出现某个的怪才,可一千个超凡中……恐怕九百九十九个都失败。

“你告诉我,你的修行,是什么方向?”司空阳盯着东伯雪鹰,“我夏族历史上那么多先辈,他们悟出那么多真意,你选定的哪一种真意为目标?”

“炼狱解离!”东伯雪鹰忽然道,“天风元山!紫雷帝君姚青田!”

连说三个人。

个个都是历史上了不起的人物。

两个成神,一个更是夏族历史上几乎的半神。

“你在胡说什么!”司空阳愤怒喝道,“炼狱解离,掌握的是炼狱真意,是毁灭火焰类真意!而天风元山,当初悟出是天风真意,是风和结合的真意。紫雷帝君当初悟出的是‘紫雷真意’,是雷电和生命真意结合。他们三位都是三品真意,而且个个和你完全不同!”

毁灭火焰、风和、雷电和生命……

东伯雪鹰却是水火风!

完全不同啊。

“炼狱解离前辈。”东伯雪鹰说道,“他立誓,要焚烧毁灭一切世间之辈,他追求着极致的毁灭……悟出毁灭火焰,乃‘炼狱真意’。”东伯雪鹰说道,“天风,行走自在,他不喜争斗,喜四方,风自由自在,更是无处不在……他悟出了天风真意。紫雷帝君救死扶伤,本是一医者,虽觉醒雷电太古血脉,可依旧以雷电渗透人体救人性命……更掌握出神秘的紫雷真意。”

司空阳看着他,这些他也知道。

夏族历史上成神的一些存在,这些卷宗,大多数超凡都会翻看。解离是超凡战最多的,也是据说几乎半神,他的卷宗翻看的人也很多。

“你想说什么?”司空阳看着他。

“他们都没有刻意追求任何一种真意!”东伯徐诶杨道,“解离前辈,他从来不知道有毁灭火焰真意!天风也是自在,从未刻意修炼。紫雷帝君更是一心救死扶伤,在他之前从未有谁能将充满毁灭的雷电和生命结合起来,紫雷真意乃他首创。”

“他们三位都没有刻意追求某一种真意。”

“我也同样!”

东伯雪鹰眼中闪烁着光芒,“我从小,追求的就是枪法的极致!我觉得我枪法过刚易折,于是我悟出了水奥妙。水奥妙和火奥妙结合!我觉得我枪法缺少灵动、变化、层次,于是我就悟出了风之奥妙,融入其中。”

“我从来没刻意追求水火真意!我追求的是……枪法的极致!”

“至于真意?”

“将来能成什么真意,就什么真意!”

“超凡之路,是一条艰难的路,正因为我心中狂热喜爱,所以我能无所畏惧的一路前行!”东伯雪鹰道,“如果让我以水火真意为目标,为了强大而强大?为了修行而修行?我会觉得这样的,是一种折磨!”

东伯雪鹰说出了自己所想。

“愚蠢!”

“张狂!”

“自大!”

司空阳真的震怒了,他震怒下散发开的威压笼罩所有人,“你以为你很了不起?仅仅因为心中追求,便不管不顾随意的修行?对,天风自在随意修行就成了神,紫雷帝君一心救人也成了神!可这样的又有多少?你只看到他们成功的,却没看到更多失败的!而绝大多数,成半神的,成神的!都是有了一个方向,而后沿着这方向前进。才能事半功倍!”

“你现在将风之奥妙融入水火奥妙,已经毁掉你自己的道路!”司空阳有些痛心疾首。

这九个中。

他最偏爱东伯雪鹰,因为东伯雪鹰将来是有很大希望成为半神的!四品真意的半神,还是很强大的,将来他都觉得东伯雪鹰有望继承他的位置,成为下一任的水源道观观主。

可现在,那一条‘水火真意’的坦途,已经被东伯雪鹰自己给毁掉了。

他岂能不痛心,不怒?

他比宫愚,还愤怒的多啊!

“晁青老哥力推,让你名列候补元老,让你来到这赤云山!”司空阳愤怒痛心,“可你却辜负了晁青老哥的期望!早知你如此愚蠢自大,就不该让你进入赤云山!”

下一篇:
回首页: 雪鹰领主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