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强悍的北岸

所属目录:一念永恒    发布时间:2016-06-23    作者:耳根

几乎在郑远东话语传出的瞬间,战台南北的两岸弟子,全部心头一震,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上方露台。

几乎在他们看去的瞬间,立刻有四道惊天动地的神识之念,赫然从种道山的山顶,那片白雪皑皑的禁地内,蓦然出现,扫过所有人。

被这四道神识一扫,包括白小纯在内,所有外门弟子都身体一颤,那种感觉,是一种绝对的压制,似乎一道目光,就可以让所有人,全部形神俱灭。

不但是白小纯如此,就算是上官天佑,还有北岸的那些天骄,也都全部身体颤抖了一下,但很快的,这些人就目中露出激动与振奋。

太上长老在关注此战,这种事情,立刻让这些具备出战资格的弟子,全部呼吸急促,目中露出强烈的光芒。

“若是能引起太上长老的注意,收为记名弟子……”

“此战,一定要全力以赴!”这一刻,阵阵煞气,从南北两岸的这些出战的外门弟子身上,蓦然爆发。

唯独白小纯这里眨了眨眼。

“和我师父一个级别的太上长老?那是我师叔啊……”白小纯立刻得意,觉得自己的身份实在太高了,他想着等这一次天骄战结束后,自己应该去拜访一下四位师叔。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露台上的掌门郑远东,大袖一甩,顿时一个光球凭空出现,蓦然飞出,直奔战台,在这战台上光芒闪耀,分化二十二份,分别飞向南北众人,被白小纯等人一一接住后,各自立刻低头看去。

“十一?”白小纯瞄了一眼,想要去偷看别人的,发现上官天佑等人一个个都藏着严密,不让旁人看到。

“第一战,持一二珠者,上战台来!”上方露台,传出一个阴冷的声音,不是郑远东,而是执法堂的欧阳桀。

在他话语回荡的瞬间,北岸那边飞出一人,此人模样瘦高,神情冷傲,刚一出场,立刻北岸传来不少欢呼,虽不是北岸五大天骄,但看那些北岸弟子的声势,此人也是骄子。

“北岸,刘云!”这瘦高的青年上了战台,傲然开口时,南岸这里,上官天佑身体一瞬走出,站在了战台上。

“南岸,上官天佑!”他站在那里,神色冷漠,身体挺拔如一把利剑,话语传出时,仿佛四周的气温都降了下来。

在上官天佑出战的刹那,南岸这里的所有外门弟子,立刻爆发出惊人的欢呼,为上官天佑助威。

瘦高青年面色一变,他没想到自己刚一出场,遇到的就是南岸声名赫赫的天骄,此刻面色难看,深吸口气后,他挥手间立刻四周虚无扭曲,竟有一条巨大的蟒蛇,带着腥风出现,盘起了蛇阵,足有一丈多高。

可就在这瘦高青年将他的凶兽召唤出后,还没等继续,上官天佑面无表情,一步走出,身体竟瞬间消失,出现时,赫然在了这瘦高青年的身后,右手一挥,一把飞剑出现在了瘦高青年的脖子上。

“你输了。”

瘦高青年全身寒芒都竖起,神色骇然,他艰难的回头看了上官天佑一眼,目中藏着无法置信,他知道自己或许不是对方的对手,可却没想到居然输的这么快,许久,他苦涩的低头,收起巨蟒,走下战台。

“首战获胜,哈哈,这一次我们南岸赢定了!”

“上官师兄,那是可以去争一争第一的人物!”

南岸顿时欢呼,无数人振奋时,白小纯睁大了眼,他也没看清上官天佑的身法,只觉得上官天佑方才的举动,实在是厉害非凡。

甚至还有两道太上长老的神识,这一刻也都重点的关注了一下上官天佑。

与此同时,北岸众人哗然。

“瞬移?不可能!!他才什么修为,这绝不是瞬移!”

“这是虚空之法,此人……此人不愧是南岸第一天骄,凝气修为,居然有如此虚空神通!”

北岸的出战天骄,此刻也都一个个神色变化,北寒烈眼中一闪,神色凝重,公孙兄妹一样如此,还有许嵩,也都心底一沉。

唯独那黑袍青年鬼牙,始终闭着眼,从未睁开。

“第二战!”就在众人这欢呼与哗然越发剧烈时,上方露台,欧阳桀的声音,阴冷的传出,打断了众人的议论。

北岸天骄中,一位身体略胖,个子不高的青年,闻言一晃,走上战台,他笑容可掬,一脸笑眯眯,仿佛人畜无害。

“北岸,徐嵩。”他憨笑的向着此刻从南岸走出的一个弟子,很是客气的开口。

南岸走出之人,并非吕天磊等人,而是一个之前隐藏了修为,在资格战中爆发的青年,这青年马脸,此刻面色难看,认出了对方是北岸五大天骄。

“南岸,周封!”青年深吸口气,全身修为运转,沉声开口后,掐诀间立刻一把飞剑出现,可还没等指向徐嵩,徐嵩那里目中有讥讽之芒一闪,右手抬起,向下一按。

轰的一声,在周封的头顶,半空竟出现了一道裂缝,咔嚓一声,一尊如鲸鱼般的巨兽突然出现,迅雷不及掩耳般,一口就将周封整个人,瞬间吞入口中。

那把飞剑被隔绝了灵力,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与我穹顶峰的弟子交战,居然不去注意半空,真是让人又欣喜又失望。”徐嵩笑了笑,转身走下战台,右手在身后一挥,立刻那巨兽张开口一吐,周封的身体被吐了出来,昏迷在了南岸的众人面前。

南岸之人,一个个面色难看,更有不少倒吸口气,即便是吕天磊等人,也都心神一震。

相比之下,北岸的欢呼,在这一刻惊天而起。

白小纯心底一颤,他觉得北岸的这些家伙,太可怕了,对于凶兽的操控,已到了恐怖的程度。

很快的,第三战开始,北岸出手的是同样为五大天骄的上官婉儿,当她看到南岸出现的不是周心琪,而是另外一人后,神色有些失望,没了兴趣,挥手间,她身边跟随的那只七彩凤鸟,吐出一口七彩雾气。

南岸的那位弟子,被这七彩雾气扑面,整个人如傻了一样,自己在战台上怒吼,仿佛与一个外人看不到的敌人厮杀,很快就虚脱晕倒。

从始至终,上官婉儿只是一挥手,轻松取胜,飘然下台时,南岸众人再次沉默了,看向北岸时,都露出深深地忌惮,内心更有无力感。

“天骄,唯有同是天骄之人,才可以去战!”南岸外门弟子,带着希望,看向上官天佑等人,也有不少,看向白小纯。

白小纯立刻昂首挺胸,实际上心底也被上官婉儿吓了一跳。

“这小娘子,好像比周心琪还厉害啊。”白小纯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

很快的,第四战展开,吕天磊全身雷光闪耀,瞬间冲上战台时,北岸那位穿着黑袍,始终闭着眼的青年,缓缓睁开眼,神色平静,一步步走上战台。

诡异的,是他的出现,北岸居然没有任何人发出丝毫的欢呼,而是每个人都神色变化,即便是同样身为五大天骄的北寒烈等人,也都深吸口气。

这一幕,让南岸众人诧异,吕天磊目光紧紧的盯着黑袍青年,神色凝重。

“北岸,鬼牙。”黑袍青年站在台上,平静的开口,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就连声音也都似乎没有任何情绪。

“南岸,吕天磊!”吕天磊深吸口气,他知道对方是北岸第一天骄,此刻目中渐渐露出强烈的战意。

“不惜代价战胜此人,我即便损耗过大无法继续再战,也一样是第一了!”吕天磊目中战意滔天,低吼一声,立刻全身雷霆轰鸣,无数闪电轰然落下,竟以他为中心,方圆十丈,化作雷池。

可就在这时,鬼牙神色平静的抬起右手,向着天空一指,这一指之下,天空突然云雾翻滚,无数黑云凭空出现,瞬间凝聚,使得无数人抬头看去,北岸之人一个个面色都变化,神色内更有不少露出惊恐。

吕天磊低吼一声,身体蓦然冲出,带动四周雷霆,直奔鬼牙。

鬼牙依旧面无表情,甚至站在那里时,竟闭上了眼。

“你找死!”吕天磊觉得自己被严重的羞辱,他身为天骄,自尊极强,此刻怒吼,四周雷霆竟再次庞大了一圈,气势更为强烈。

可还没等他靠近鬼牙,整个苍穹忽然轰的一声,黑云似乎被强行撕开,一个黑色的鬼爪,庞大无比,仿佛撑天之柱,竟瞬间从云层内伸出,速度之快,直奔大地,眨眼就降临,向着吕天磊,轰然压去。

还没等靠近,吕天磊就全身一颤,鲜血喷出,身体外的所有雷霆发出挣扎的巨响,快速的崩溃,甚至他脚下的地面,也都在这一瞬咔咔声中,竟出现了一圈圈碎裂。

他的全身在这一刻,鲜血不断地爆出,发出嘶吼,七窍流血,试图去挣扎,可一股绝望,让吕天磊的世界,瞬间漆黑。

“不!!”

更是在这鬼爪出现的瞬间,北岸也好,南岸也罢,所有的弟子,全部都控制不住的产生了恐惧的情绪,甚至在这恐惧中,体内的灵气如被压制,更有一种似乎灵魂都要被抽出的错觉。

露台上,掌门等人面色也都一变。

“鬼夜行,数千年无人能修成,此子竟修炼到了这种程度!”

“不好!”紫鼎山的许媚香面色一变,身体蓦然飞出,直奔战台,速度之快,眨眼临近,右手抬起向着那鬼爪一挥,轰鸣滔天,鬼爪虽被掀起,可在半空竟没有崩溃。

吕天磊鲜血大量喷出,直接昏迷,若是许媚香来的慢了,这一刻他必定成为了肉泥,形神俱灭。

许媚香心神一沉,冷眼看向鬼牙。

“小小年纪,虽有天资,可却如此歹毒,当着我们的面残杀同门,你找死不成!”

鬼牙沉默,神色露出一些奇怪的表情,他似乎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表达什么情绪在脸上。

“我没有想到,他这么弱。”鬼牙抬头,望着许媚香,平静的给人一种很认真的感觉,说完,他转身走下战台。

许媚香皱起眉头,抬头看了看露台,似顾忌一些什么,冷哼一声抱起吕天磊离去,吕天磊不可能继续参战了,甚至他的伤势之重,怕是短时间都很难恢复。

北岸沉默,南岸一样沉默。

唯独鬼牙的身影,似带着无尽的孤独,默默的回到了原来所在的位置,站在那里,继续闭上了眼。

好半晌,北岸首先恢复,他们一个个欢呼起来。

“南岸无人了,天骄都不是对手,你们这一次输定了!”

“都失败了三场了,也就第一场运气好赢了,之后你们会连续输下去。”

面对北岸的嘲讽,南岸众人一个个都露出苦涩,北岸……太强了。

只有第一场南岸获胜,此后一连三场,全部失败,天骄吕天磊,更是几乎战死,这一幕,让南岸之前要一雪前耻的心,已经绝望。

上官天佑死死的盯着鬼牙,他的心前所未有的轰鸣震动,方才那一瞬,他发现自己居然在颤抖恐惧。

不但是他如此,四周所有南岸天骄,包括周心琪在内,此刻都心神震撼,北岸……这一次哪怕只有一个鬼牙,似乎就可以横扫南岸同辈。

“这已经不是凝气了……就连掌座一击都无法灭去他鬼手,这就是……灵溪宗内,十大秘术里,仅有的两个被称之为绝学的……鬼夜行?”

“能与鬼夜行比较的,只有……水泽国度!”

白小纯神色凝重,这一战也让他心神大震,鬼牙之强,让他这里也都心惊肉跳。

很快的,第五战开始,北岸走出之人,让南岸众人一样苦涩,对方正是那五大天骄里,让不少人觉得心惊的……公孙云。

他穿着黑袍,唯独露出的黄色眼睛里,此刻明显有虫蛊钻来钻去,半晌之后,南岸一位弟子,硬着头皮上了战台,几乎他刚刚上去,还没等彼此介绍,公孙云目中露出冰冷,袖子一甩,立刻从他的袖子里,瞬间嗡鸣回荡,飞出了无数黑色的虫子,直奔南岸出战弟子而去。

任凭这弟子如何反抗,也都于事无补,很快就全身上下,就被无数黑色虫子弥漫,一切防护都没有丝毫用处,似乎有洞就钻的样子,使得所有人都看的触目惊心,哪怕是北岸的众人,也都一个个对这一幕无法适应。

“认输!!”南岸出战的弟子,带着颤音急忙开口,他感受到了身体上这些虫子,一个个仿佛只需对方一个念头,就会瞬间吞噬自己。

公孙云目中露出讥讽,转身走下战台时,那些黑色的虫子如潮水一样涌向地面,快速飞奔,爬到了公孙云的身上,消失在了他的袖口内。

白小纯看着这一幕,头皮有些发麻,不但是他如此,周心琪,哪怕上官天佑,也都心中更沉。

所有南岸弟子,这一刻,都觉得北岸之强,南岸根本就不是对手,这一次的天骄战,已全都叹息了。

“我们这一次输了……”

“北岸……太强!”

与此同时,北岸那边再次获胜,气势滔天。

“之前就说了,你们只有第一战可以胜,之后全部都会输!”

“南岸?一个笑话而已,永远都被我们北岸压在下面吧!”

“三十年前南岸有一人进入前十,这一次……你们一个都进不去!”北岸声音传遍四周,南岸有心反驳,可却一个个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耻辱到了极致。

“第六战,持十一,十二珠者,上战台!”欧阳桀的声音,在公孙云离去后,蓦然传出。

白小纯深吸口气,立刻抬头,他拿的正是第十一珠。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