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雨帘破

所属目录: 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8-04    作者:猫腻

说完那句“脏话”,陈长生如释重负,却发现院门处的气氛更加沉重,而且这沉重来自于唐三十六和轩辕破——二人脸上的神情很古怪,尤其是唐三十六看着他的眼神很震惊,仿佛真把他当成了白痴。

那名青年贵族也是震惊到了极点,心想京都里或者有人敢骂自己,但谁敢辱及自己的姑奶奶?那些骑士们也完全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竟吃惊地忘了愤怒,也没有喝骂,国教学院门前,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里。

“你知道他是谁吗?”唐三十六走到陈长生身边,压低声音问道。

陈长生说道:“还能是谁,应该便是天海家的人。”

“你知道他是天海家的人,还敢这么骂?”唐三十六倒吸一口冷气。

陈长生说道:“你不是不怕天海家?而且你也说过,圣后娘娘和天海家不是一回事。”

唐三十六怔怔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确认他是真不知道,想着他的那句话实在是够凑巧或者说不巧,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却又不便笑出声,憋的脸通红一片,看着极为辛苦。

“到底怎么了?”陈长生不解问道。

唐三十六拍了拍他的肩头,用安慰的语气说道:“天海家确实不是圣后娘娘,但此人的姑奶奶……就是圣后娘娘。”

陈长生怔住,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当然知道圣后娘娘姓天海,却没有想到,自己随便骂一个人——准确地说,自己这辈子第一次骂人,第一次在话里带上姑奶奶三字,便骂到了圣后娘娘的头上。

他的神情有些异样,似乎很想时光马上倒转,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说出去的话也没有办法收回,于是他只好低头去看靴边那些绽出花的雨水,假装先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那名青年贵族终于醒过神来,用极为怪异的眼光看着陈长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愤怒震惊到了极点,他的唇角竟带着一丝笑意,声音却比自天而降的秋雨还要更加寒冷,赞叹道:“真是了不起的少年。”

敢在大周京都的街上辱及圣后娘娘,自然很了不起,了不起的人,自然很容易死。

……

……

这位青年贵族叫天海胜雪,他的爷爷叫天海佑国,他的父亲叫天海承武。

天海佑国是圣后娘娘的长兄。

圣后娘娘就是他的姑奶奶。

天海家第三代有十余人,最出名的便是长房的四兄弟,便是所谓的天海四子,四子中一人在朝,一人在军,一人在商,最后一人……在玩。天海胜雪便是在军中效命,他的修行境界在天海家第三代里也最为强大,曾经在青云榜里排到过第十二,如今更是点金榜里有位次的强者,更是明年初大朝试时首榜首名的强力候选。

他昨日刚刚带着亲随从北方前线归来,得知京都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堂弟天海牙儿残废的消息后,静静等了一夜,当确认落落殿下已经离开国教学院,前往离宫附院后,他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来到国教学院。

他破了国教学院的门,接着便是让国教学院关门,他今天就是来发飙的。

没有想到,他连番数次的发飙,都被国教学院的少年打断,对方竟是完全不按牌理出牌,话都不说一句,脸都不洗便拿着剑、扛着门板往前冲,把四名亲随重伤,而最后那个少年竟是……直接当着他的面,骂了他的姑奶奶。

天海胜雪容颜俊俏,肤sè极白,不知迷倒了京都和北方草原多少姑娘,此时晨雨微作,落在他的脸上,显得更加白,仿佛玉石一般,但只有真正熟悉亲近他的人才知道,这代表他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

……

……

落落去了离宫附院,这本就是京都某些势力针对国教学院的第一步手段,陈长生等人很肯定,自己会面临很大的麻烦,昨日站在榕树下,看着风雨欲来的京都街巷,他们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却没有想到,第一场风雨便是这般骤厉。

话本小说上的那些故事往往不是这么发展,在那些故事里,最开始出场的总是一些不起眼的狗腿子,被正义的男主角一方打跑后,才会引来更强大的主人,而在他们的这个故事里,敌方的大将一开始便登场了。

“高氵朝来的太早了些……不过,这样更刺激。”

唐三十六提着汶水剑,站在雨中的石阶前,忽然对身边的陈长生低声说了一个字。

“跑。”

即将开始的是一场真正的战斗,与前夜皇宫里的青藤宴完全不同,陈长生再留在场间没有任何意义,难道他还能像前夜那样指导?这场战斗不说玩命,也肯定会出现极重的伤势,陈长生这身子骨哪里顶得住?

至于可能会胜利……唐三十六很冷静,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以天海胜雪的实力境界,可以轻松战胜三个自己,那么就算陈长生不走,他们三个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战胜对方一只手。

没有脚步声响起,没有靴子踏在雨水上的声音,他转身望去,只见陈长生还站在原地,不由微微皱眉,沉声喝道:“这种时候,还要装什么?你留下来也不过是个包袱,非但帮不了我们,只能拖累我们。”

轩辕破点点头,没有说话。

“你们不要管我……我知道这时候跑是最好的选择,只是实在迈不动腿。”

陈长生说道:“而且你们也跑不了,那么就不存在拖累。”

唐三十六想了想,知道无法说服这个家伙,便不再多言,提着汶水剑向院门外走去,踏着石阶上的雨水,发出啪啪的响声,他把汶水剑在腿畔拍打了数下,同样发出啪啪的响声,声音很是清脆。

随着拍打,雨水像珍珠般离开剑刃,向四周散落。

被雨水洗过的汶水剑明亮如新,稍后带出的那片晚霞,一定会非常艳丽。

向后退走,确实迈不动腿,但向前可以,而且脚步很轻松。

陈长生跟着唐三十六走出国教学院的院门。

轩辕破看了眼自己怀里那块院门门板,想了想,没有松开,就这么抱着跟了上去。

国教学院外,十余北方归来的骑兵蓄势待发。

三个少年毫无惧意。

“冲垮他们。”

天海胜雪面无表情说道,右手轻提缰绳。

要打倒国教学院这三名学生,他一人出手便够了。

但他知道,虽是清晨时分,国教学院外的街巷里已经来了很多人。

那些人都想看看天海家会怎么处理国教学院这件事情。

他要直接碾压过去,把国教学院碾平。

他要向整个大陆证明,天海家的威严不容挑衅。

晨雨忽骤,自天空落下的雨珠瞬间变大很多,落在百花巷的青石板上,绽散成无数水花。

雨帘渐密,遮住很多人的视线。

蹄声乍起,然后连绵如雷,十余道黑影如箭一般射向国教学院院门!

那些战马明显皆非凡种,带着妖兽的血脉,在如此短的距离内,竟加速到如此恐怖的程度!

看着这幕画面,唐三十六想着,明明先前回去取剑的时候,还偷空喝了杯热茶,为什么这时候觉得有些冷?

雨水落在轩辕破的脸上,打湿了少年的胡子,渗进他的唇里,他心想为何还是有些发干?

那是因为紧张,也是因为恐惧,哪怕他们是骄傲的青云榜天才、勇敢的妖族少年,终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

陈长生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或者是因为他一直在经历生死的缘故?

……

……

忽然间,百花巷里狂风大作,雨线被吹的东倒西歪!

一道身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出现在场间,转瞬间掠过陈长生三人,迎向天海胜雪和那十余骑!

数声恐怖的断折脆响,十余柄长枪从中折断,十余骑重重摔落在雨水里。

根本没有人能够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直到铁枪断折的声音消散后,青石板上的积水里才出现数个脚印,重重雨帘里,出现了几个空白处!

那人的身法究竟快到什么程度?

居然肉眼根本无法看到,只有穿过雨水时留下了痕迹!

天海胜雪眼瞳微缩,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危机。

他没有想到,国教学院里居然还隐藏着这样的强者!

他没有退,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再快也不如对方快。

他暴喝一声,双手握着铁枪向身前的雨空里刺去!

铁枪所刺之处,正是满巷雨帘数片空白的最前方!

他体内的真元磅礴而出,配合着霸道的枪势,竟把座骑前的雨空刺破!

无数雨水变成细线,围着枪尖旋转不停!

空中忽然出现一只拳头,正好在铁枪枪尖之前!

那只拳头一出现,铁枪所有的光彩都尽数被夺走。

那些绕着枪头旋转的细雨线,纷纷崩裂,然后消散。

那只拳头破雨而出,砸在了铁枪的枪尖上!

天海胜雪这柄铁枪当然不凡,尤其枪尖乃是朝廷大匠亲手打铸,用的乃是陨铁,坚韧异常,在北方原野的战场上,不知道刺死过多少肤若铁石的魔族战士,然而在这只拳头前……铁枪的枪尖竟然瘪了!

一道难以想象的力量,顺着铁枪震回。

天海胜雪虎口流血,再也无法握住枪身,只听着嗡的一阵鸣叫,铁枪剧烈震动,倒挫而回,势若羽箭!

如果铁枪撞中他的胸口,就算不死,也会身受重伤!

而就在这时,空中多出了一只手。

那是一只很枯瘦的手。

那只手落在天海胜雪的肩上。

……

……

(过会儿就是周一了,麻烦大家投一下推荐票,握手握手,我的手是热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