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战一座京都(下)

所属目录: 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8-08    作者:猫腻

“前辈,何必和这些小孩子一般见识?”

薛醒川看着金玉律面无表情说道。

这句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国教学院门间,顿时变得安静一片。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薛醒川虽然面无表情,看似冷漠,但那声前辈却是说的平心静气,没有任何犹豫——知道金玉律来历的人不会觉得奇怪,当今大陆三十八神将里资历最老的费典,对着他也不能以资历说事,薛醒川再是大周名将,称对方一声前辈理所当然——但国教学院门口的年轻人们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很是震惊。

金玉律笑了笑,说道:“有人要冲进来,我只好拦着。”

薛醒川转身,看着那些浑身是血的年轻京都男子,微微皱眉,说道:“下手未免重了些。”

金玉律摇头说道:“我从前是军人,有守土之责,魔族敢越国境一步,我便要把他们打回去,无所不用其极,我现在是国教学院的门房,就有看大门的责任,有人想闯国教学院,我也要把他们打回去,不计后果。”

薛醒川沉默无语,他知道对方这句话的份量。

便在这时,一位青年副将走到他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薛醒川微微挑眉,说道:“此事闹的太大,不怎么好看。”

金玉律指着场间又开始隐隐有骚动迹象、偶尔能听到污言秽语的人群,说道:“您看我们能怎么办?他们已经在院外喧哗了很长时间,朝廷不来维持秩序倒罢了,难道还要阻止我们维持秩序?”

薛醒川的眉头皱的愈发厉害,今日国教学院接连出事,尤其是此时这事,完全就是些破事儿,如果不是宫里传话让他来控制一下局面,避免影响太过恶劣,他哪里会到场。

那名青年副将说道:“大人,还是先在旁边看看,若有人再触犯周律,再问罪也不迟。”

薛醒川闻言很是欣慰,心想果然不愧为自己看重,这个建议很是妥当。

他毫不迟疑,向百花巷近处的一处酒楼走去,竟真是做好了旁观的准备。红云麟有些惘然地看了看四周,也跟了上去。那队禁军则是在国教学院门口列队,摆明了两不相帮,但谁也不要太过分的意思。

薛醒川很满意这种局面,国教学院门里门外的两群人则是非常不满意。

来闹事的人们觉得己方已经有好些人被打至重伤,薛醒川和禁军居然不捕拿凶手,不闻不问,这实在是太没道理,唐三十六则觉得那些人还在院前喧哗,你们居然不出面阻止,好没道理。

反正怎么都没有道理。

薛醒川觉得自己被迫要来处理这件事情,更没道理,所以他不想再讲道理,反正禁军在此,想必没有人再敢冲击国教学院,国教学院里的人也不会太不给自己面子继续伤人,自己能给一个交待便是。

需要他这样的大人物给交待的地方,不过就是那两座宫:皇宫和离宫。

只不过他想不到,国教学院里那三名少年,可能会给他面子,但更在意给自己一个交待。

见着禁军只是肃然列队站在国教学院前,来闹事的人们猜到,只要自己这些人不继续往国教学院里冲,朝廷便不会理会,有些胆子大的人,很快便开始继续骂了起来。

在院门要比在藏书馆里听的要清楚很多,听着乡下佬、癞蛤蟆之类的词语,听着那些人毫不讲理一口咬死婚书是假的,陈长生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唐三十六更是霜色上面,握着剑柄的手越来越紧。

“你是不是聋了?这么大的声音都听不到?”

唐三十六对着那名禁军青年副将喊道。

那名青年副将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看他一眼,说道:“听的很清楚,怎么了?”

唐三十六说道:“既然听见他们在骂人,难道你们不阻止一下?”

青年副将沉默片刻,似乎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为什么要阻止?”

唐三十六神情愈冷,看着他说道:“那我说我于你妹,是不是也可以?”

听着这话,那些禁军大怒,纷纷向他望来,此时神将大人在酒楼里暂歇,只要首领一声令下,他们就要冲上去把这个口出恶语的少年打翻在地,好生收拾一番。

那名青年副将很诡异地没有生气,反而很认真地说道:“你确定要做那件事情?”

唐三十六想起那姑娘小时候粗蛮的样子,打了个寒颤,强自镇定说道:“我只是说说,这么认真做什么。”

“做又不敢做,说又不敢说,这时候被一千个人指着脸骂都不敢还嘴,真没出息。”

青年副将看着他嘲讽说道:“赶紧躲回汶水,在老太爷面前哭鼻子去吧。

唐三十六闻言大怒,指着院门外黑压压的人群说道:“一个人骂一千个,你当我傻啊。”

那名青年副将正色说道:“那我可没别的办法了,嘴是他们的,只是声音传到学院里面,谁能管?”

陈长生觉得这两人的对话有些问题,走到前面,低声问道:“你们认识?

“把现在这些人打发了再和你说。”唐三十六说道。

有人看着陈长生,觉得和传闻里的形容挺像,确实普通至极,而唐三十六衣着华丽、容颜英美,应该不是那人,窃窃私语之声渐起,很快便确认了他是陈长生,如烈火烹油,喝骂之声顿时高涨,直欲掀开京都的天空一般。

唐三十六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左手悄悄比了个手势。

清晨被打折的院门残板,这时候搁在后方,轩辕破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他按照唐三十六的吩咐,沿着院墙向西走了很长一段距离,然后搭着梯子翻了出去,又从百花巷那头挤进了人群里。

人群虽然很密集,但谁吃得住这名妖族少年的力气,就在说话的这段时间里,他便已经来到了距离院门约二十丈的地方,身边都是群情激愤的年轻人,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样。

他的手里拿着一块石头。

当他看到唐三十六比划的那个手式,知道就是此时,但还是犹豫,直到看到唐三十六寒冷至极的眼神,想着如果不照办,日后在国教学院里面临什么,终于咬牙下了决心。

他举起石头,向着国教学院门口砸了过去,同时大声喊道:“砸死这个混帐东西”

充满污言秽语的人群,安静了极短暂的瞬间,所有人都听清楚了这句话,也看到了那块向国教学院门口飞去的石头,甚至看清楚了石头飞行的线路,有人准备喝彩,有人则是脸色变得苍白。

事情,真的要闹大了吗?

随着一声闷响,那块石头重重地落在国教学院门前的石阶上,摔成了数块,然后震起,最后再次落下。

当时,那块石头距离陈长生的脚,只有数寸距离,溅起的残块,没有砸中他的腿,只能说他运气不错。

唐三十六赞叹想着,不愧是妖族,对力量的掌握果然高人一等,居然能扔的这么准。

人群里的轩辕破则有些后怕想着,力气怎么用大了点?

无论如何,一块石头落了地。

国教学院门前这件事情,瞬间从骂战变成了野战。

“居然敢用远程武器”

唐三十六大怒骂着,从地上拣起一块石头,向着对面的人群砸了过去。

只听得嗖的一声破空厉响,接着便是哎哟一声痛呼。

一名穿着文士服的男子捂着额头,便向后倒下,指间汩汩溢着鲜血。

紧接着,唐三十六的第二块石头又到了,啪的一声,一名京都男子的牙落了几颗,满口是血

院外的人群此时终于醒过神来,惊慌地喊着医生,有人愤怒地喊着反击,又有人冲到禁军前面,指着满身是血的那两名同伴指责着什么,要求禁军赶紧去捉拿凶徒,场面一片混乱。

终于有人开始反击,他们在地上拣起什么,便向国教学院门口扔去。

场面变成了混战,站在国教学院院墙下列队的禁军们,自然没办法再出面阻止什么。

早在人群拣石头的时候,唐三十六已经带着陈长生离开了院门,顺着早已搭好的梯子爬到墙头,示意陈长生从下面给他递石头,这片院墙下方种着梅花,铺着浅浅一层石块,应有尽有。

国教学院外面的情形则完全不一样,百花巷向来打扫的极为于净,青石地板上哪这么容易能拾到石块?想要把青石板撬起来?那还不如回家去菜刀来的快捷。

有人看着国教学院残破的院门,发现那里有不少碎石,还有些木块也可以将就着用,便想过去为同伴弄些弹药,然而金玉律还好端端地坐在那把椅子上,哪里有人进得去?

以有心对无主,以有备战无备,这场混战胜负之势太过分明。

唐三十六守在墙头,每掷出一块石头,便有一人倒下。

闷哼之声连绵不绝,数十人接连被石头击中

清晨时分,国教学院被天海家的马车撞破院门,到现在满城围骂国教学院,他已经憋了很长时间,此时终于找到了发泄的渠道,哪里有半点手软,石块带风呼啸而去,院墙下一片哀嚎痛呼之声

有人站的稍远一些,以为他掷不中自己,瞪圆眼睛拼命大骂,哪里想到,下一刻,便有石块从国教学院墙头破空而至,狠狠地砸到他的额头上,直接把他打翻了过去

……当唐三十六用真元之力附在石块上打人的时候,他在想些什么?

“好过瘾”

他站在墙头,快意喊着,随意挥臂,每块石头呼啸而去,便有人倒下,真可谓挥洒自如。

青云榜上的天才少年,用真元来对付这些来闹事的普通民众,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他如今已经进入坐照上境,可以说是年轻一代里的巅峰强者,从他手里飞出去的石头,就算刻意不用真元,依然强若劲矢,巷子里的那些人哪里承受得住?

国教学院前的污言秽语,早已被痛呼取代,声声喝骂,也已经变成哭声连天。

院墙之前,人群东奔西走,四处躲避,鲜血横流,烟尘大起。

真可谓谈笑间,强敌灰飞烟灭。

“过了过了”

那名禁军青年副将,看着场间民众惨状,终于生出些不忍,转身对着院墙上的唐三十六喊道。

说起来,唐三十六真是做事极不讲究,别的地方不站,就站在禁军队列上方的墙头,先前人群在四周终究还是拾到些石块,但反击的时候,至少有一半因为投鼠忌器,没有把握好准头。

唐三十六手下不停,问道:“哪里过了?”

那名青年副将无奈说道:“你都把人砸成这样了,还不为过?”

“你先前说过,嘴是他们的,只是声音传到学院里,所以你没办法……现在这些石头是我的,手也是我的,只不过不巧飞到了学院外面,有什么区别?再说了,第一块石头可是他们扔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唐三十六向人群里扫了眼,确认轩辕破早已经趁乱溜走,完全放下心来,继续用石头砸人。

巷子里烟尘继续,哭声震天,人们互相搀扶着纷纷退走,场面极为凄惨,真如打了败仗的军队一般。

人群已如鸟兽散,唐三十六却有些未能尽性,眯着眼睛,拿着一块石片,瞄准拖在最后方的一人—他记得清楚,先前这人直接骂陈长生是吃软饭的,只被一块石头砸破了头,如何能够?

因为那封婚书的缘故,这座京都城,对国教学院和陈长生展现了集体的非善意。

唐三十六把那些非善意和郁闷,用这些石块尽数砸了出去。

陈长生没有做什么,只是在院墙下面不停地递石头,要换作往常,他或者会认为这是胡闹,是在浪费时间和生命,但今天他很开心,衣裳被梅枝划破了都不知道。

原来生命有很多种过法,或者说玩法。

也许没有意义,但真的很有意思。

而且,这样真的很容易快乐起来。

(写到最后两句话,大家知道的,肯定会联想到什么,我当时写完后,就准备删掉,或者说改,因为那是将夜的故事,是书院的宗旨,不想影响太多,但转念一想,我既然爱书院,就是认同其道理,既然是我以为正确的,多写写又何妨?事实上,有读者说这个章节名,很有将夜里我以长安战一人的感觉,是的,我就喜欢这种调调儿。揖手,感谢妹子们在群里发的照片,感谢因为妹子照片而飘红的读者们,请大家继续支持继续投票,我继续看照片去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