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摹刻道纹

所属目录:遮天    发布时间:2014-01-23    作者:辰东


“最先在深山古洞发现‘源’的采药人去了哪里?”叶凡问道。

古籍上有记载,一处“源地”通常情况下可以开采出数块“源”,甚至更多,如果寻到那座古洞,说不定还会有其他发现。

姜老伯叹了一口气,道:“他回到镇上后,将那块什么‘源’卖个李家,没过一天就消失了,不少人猜测李家不愿付账,暗中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

叶凡顿时明白了,李家肯定是杀人灭口了,“源”对修士极为重要,他们不会放任这个人四处乱说。

“看来有点麻烦……”

“大哥哥,有什么麻烦,婷婷帮你。”小婷婷偏着头,眨动着明亮的大眼,天真的说道。

叶凡笑了笑,刮了刮她秀气的小鼻子,道:“婷婷真乖……”

吃过早饭后,叶凡走出小饭馆,远远的绕着李家转了两圈,里面断壁残垣,足足有三十几间房屋被烧塌了。

就在这时,小镇外传来阵阵兽吼,不多时尘土飞扬,一头高大的坐骑冲入小镇,形体似马,但却覆盖着青色的鳞片,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来到了李家的大门前。

“龙鳞马!”叶凡心中一惊,他知道这种异兽,身覆青鳞,形体似马,力大无穷,奔跑起来比寻常的马快上很多倍,日行四五千里没有问题,不知疲倦,中途不用停歇。

凡人很难拥有这样的异兽,就是苦海境界的修士都很难将它收服,龙鳞马实力不凡,通常都是命泉境界的修士将其降服后,赐予还不能驾驭神虹而行的晚辈。

龙鳞马青鳞闪闪,摇头摆尾,仰天嘶吼,甚是神骏,在马鞍上端坐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脸色白皙,嘴唇很薄,眼神有些阴冷。

李家顿时被惊动了,大门被打开,有人大叫了起来,跑向里面去送信:“少爷回来了……”

叶凡心中放松下来,觉得李家这个修仙者多半只是一个苦海境界的修士,不然的话就直接驾驭神虹飞回来了。

“这个‘源’我要定了!”

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不久后叶凡进入深山中,这一次内视苦海中的金书,他发现开篇的字更加模糊,似乎真的将要彻底消失了。

“为什么会这样……”叶凡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自语道:“幸好我已经将消失的部分完全悟透。”

随后,他继续参悟《道经》,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很长时间后才停下来,开始在苦海上空锤炼“鼎”。

十九道“神纹”熔炼在一起,像是一块神铁疙瘩,灿灿生辉,任叶凡千锤百炼,却总难化成鼎。

在此期间,叶凡曾经尝试铸了一把飞剑,结果虽然没有完满成功,但却大致有了剑胚的模样,照此慢慢锤炼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成功。

“为什么鼎如此难祭?”

叶凡将金色剑的胚熔炼,重新开始铸鼎,但是一次次尝试,一次次失败,只能将其锤炼成一坨,总是无法成型,连粗胚都难以化成。

“这样下去要到何年何月何日才能铸出充满道韵的鼎,若是白白蹉跎了岁月,可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锤炼鼎的过程不仅要调动生命精气,还要高度集中神识,最后叶凡心神疲惫,不得不停了下来。

苦海上空,那块豆粒大的“神铁疙瘩”灿灿神辉,百炼难成型。

“这样一块‘神铁’,已经算是一个半废的‘器’,不知道能不能控制青木宝印那样的武器。”

叶凡很遗憾,他没有任何宝物,不知道现在能不能初步“御物”,不然的话他真想试试看。蓦地,他看到被绿铜挤在苦海边缘的金书,心中顿时一动,道:“御它试试看。”

豆粒大的“神铁疙瘩”快速沉入苦海,刹那间融进金书中,随着叶凡心念一动,一道炽烈的金光冲出他的体外,像是一道闪电一般划空而过。

绚烂的光芒一冲而过,数株古木与两块巨石都没有挡住它。叶凡向前走去,轻轻一推,一株参天古木顿时倒了下去,断口非常平滑,刚才金光划过时,巨树纹丝未动,但却已经被斩断了。

叶凡心中着实一惊,数株古木皆是如此。而那两块巨石,用手一推,也都刹那分成两半,早已被平整的切开。

金书飞出去足有十几米远,像是一轮金灿灿的太阳一般定在半空中,随着叶凡心念一动,金光一闪,瞬间飞了回来,重回他的苦海内。

“真是锋锐……”叶凡非常惊讶,他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而已,没有想到真的将金书祭了出去,而且其锋芒凌厉无匹。

“这金色的纸张不仅记载了《道经》,难道还可以当做武器来用?”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再次开始尝试,金光如虹,如闪电般不断划过虚空。

叶凡发现,只能将金书祭出去十几米远,超过这个范围,他便难以控制了。

“道经是东荒最神秘的古经之一,这页金色的纸张肯定非凡,我也有一件武器了,势如匹练,对敌时肯定犀利无比。”叶凡底气渐足。

“连一页纸张都如此,那块绿铜肯定更加可怕,它应该是真正的武器,不知道威力如何……”想到这里,叶凡心中难以平静,内视苦海,想驾驭绿铜。

然而,金色的苦海中央,那块绿铜寂静无声,如磐石一般定在那里。

“我感觉像是在推一座巨山。”叶凡满头大汗,精疲力竭,根本难以撼动绿铜分毫,苦海中央笼罩着一团古朴与沧桑的气息,还有一种磅礴的压力。

“怪不得将《道经》都生生逼到边缘,这块绿铜太神秘与不凡了,像是在面对无量的大海与太古的星辰一般,浩瀚无尽,威压如天。”

绿铜绝不是完整的,很像是某种器物碎裂下来的一块,残片都如此,可想而知完整的器物有多么的恐怖。

“难以估量,根本无法揣度!”叶凡心中充满了震撼,越想越觉得可怕与吃惊,自语道:“完整体到底什么样子……”

就在这时,他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他看到了绿铜上的“道纹”,那些纹络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道韵。

“无法撼动绿铜,我先摹下它的‘道纹’!”

神秘的绿铜表面并没有“道纹”,唯有在断口处密密麻麻,“道纹”密布,纷繁复杂,深奥莫测,根本无法让人理解,但却有一种道法自然、天地沌归一的感觉,让人一看就深受触动。

叶凡还没有达到可以精研“道纹”的那种境界,他想做的事情是将那块无法铸成“鼎”的“神铁疙瘩”在绿铜断口处反复熔炼,摹刻下所有神秘的“道纹”。

“这些密密麻麻、神秘莫测的道纹一定有着天大的来头,很有可能是传说中那种天生的‘纹理’,独一无二。”

叶凡休息片刻后,开始熔炼那粒“神铁疙瘩”,将其化开,附着在绿铜上不断锤炼,就如同凡人打铁一般,将其反反复复的锤打,上面密密麻麻,烙印上很多纹络。

他不断的祭炼与摹刻,直至生出一种感觉,这块“神铁疙瘩”似乎渐渐多了一种莫名的韵味。只是,当他去认真感应时,发现还是那样普通,并无任何变化,所谓的道韵并不存在。

“是错觉吗?”叶凡自语。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将那粒“神铁疙瘩”不断熔化,反复祭炼,里里外外都摹刻上了绿铜上的道纹,可谓千锤百炼。

“似乎比以前凝练了不少,不管是不是错觉,摹刻绿铜的道纹,肯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最后,叶凡开始重新祭“鼎”,想看看“神铁疙瘩”摹刻下道纹后是否真的发生了变化。

在他的苦海上方,那粒“神铁疙瘩”不断的变形,棱角渐渐圆润,光泽收敛了不少,多了一种凝实的感觉。

最终,虽然连粗胚都没有祭炼出来,但叶凡还是感觉很振奋,他觉察到了异常,在锤炼“神铁疙瘩”的过程中,他找到了一种玄妙的感觉。

“绿铜上的道纹果然神秘,以后每日都要反复熔炼与摹刻,成功祭出‘鼎’不会是问题。”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