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一器破万法

所属目录:遮天    发布时间:2014-01-23    作者:辰东


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叶凡立身在高空中,罡风将衣衫吹的猎猎作响,山川大地尽在脚下,一种掌控“所有”的感觉涌上心头。

视野广阔,极目远眺,这是一番前所未有的感受,凭借自己的力量冲上苍穹,俯视曾经生活的世界,充满了震撼。

壮丽的山河,苍茫的大地,一切都在眼中,让人心怀舒畅,志存高远,天地万物,一草一木,尽收心底,让人不由自主生起一股气吞山河的壮志豪情。

“这就是命泉境界吗,我感觉到了强大的力量……”叶凡立身在高空中,血肉无尘无垢,通体晶莹,闪烁着点点光泽,像是瑰美的艺术品,让他有脱胎换骨的感觉。

至此,他终于明白,不同的境界到底存在了多么大的差距,肉壳无暇,近乎完美,若是遇上苦海境界的修士,他觉得抬手间便可以让对方灰飞烟灭,并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体内确实有生生不息的强绝力量。

叶凡驭虹而行,纵横天地间,璀璨长虹划破长空,一会儿如彗星撞击大地,一会儿由又如海上升明月,苍龙升空。

直至半个时辰之后,他才彻底平静下来,站在山巅,任清风吹面,满头黑发轻轻飘舞,他的双眸像是两颗星辰,熠熠生辉。

叶凡寂静无声,强大与凌厉的气势尽敛,多了一股祥和与宁静的气质,他无瑕无垢,衣袂飘动,像是谪仙临尘,空灵而又飘逸,给人以绝俗和自然的感觉。

此刻,在他的身体中,半个拳头大的苦海完全平静了下来,没有狂暴的“火山”,没有汹涌的大浪,不再狼烟滚滚。

金色的苦海非常宁静,正中心位置,一口泉眼汩汩涌动,旺盛的生命气息弥漫而出,那是神力源泉在流淌。

覆盖在苦海下的生命之轮被沟通,蕴含的无尽命能泉涌了上来,这是修士强大的根本所在。

点点涟漪自命泉向着苦海四方荡漾而去,化成柔和的波澜,增添了一股灵动与自然,金海荡漾,神泉汩汩,两者合一,神力不绝,生命旺盛。

此时此刻,那块神秘的绿铜换了一个位置,定在海底的泉眼中,不断接受生命神泉的洗礼,而金书依然被挤在边缘,无法靠近神泉之眼。

叶凡所要锤炼的“鼎”,如今仅仅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依然没有成型,能有樱桃大小,悬浮在苦海上方。

按常理来说,苦海、命泉、神桥、彼岸这四大境界,每一个境界都可以祭炼一种“器”,但现在叶凡已经达到第二大境界,但却一“器”未成,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鼎”果然最难祭炼。

不过,他并没有过于忧虑,在《道经》中有明确的记载,越玄奥复杂的“器”越难以成型,它们蕴含有天地间的“道”与“理”。

依据《道经》所述,可以专一祭炼一种“器”,强大的“器”莫不是四大境界合一所成。也就是说,想要得最强之器,苦海、命泉、神桥、彼岸,只祭炼一种“器”,而非四种。

这就是所谓的“大器晚成”,一旦成功,就可以一器破万法,我花开后百花杀。

在整片东荒大地,只有几部古经记载有这种四境界锤炼一“器”的深奥秘法,一般的修士根本没有机会触及。

不过,纵然是掌握有这几部古经的圣地与荒古世家,他们的弟子也很少有人敢这样冒险,因为机遇向来与风险并存,想要得到的更多,付出的代价同样可能无法承受。以四境界来锤炼一“器”,古往今来,绝大多数人都是一“器”无成,白白蹉跎了岁月。没有自己的“器”,便不能御物,与废人相差无几,故此圣地与荒古世家的的弟子也很少有人做出这样的选择。

在苦海境界时,叶凡不需做决定,只需要专心致志的锤炼“鼎”就可以了,但是现在已经破入命泉境界,“器”并未成型,他不得不做出决断了。

“虽然充满了艰险,可能到头来一生无成,但我已经没有退路,选择祭炼‘鼎’,就是因为想得到最强的‘器’,它日可能会蕴生出天地中的‘道’与‘理’。以四境界锤炼一‘器’,与我的选择并不相悖,且可以说很一致,我没有道理退缩。”

叶凡并不担心别人“器”多,自己“器”少,而出现窘状,他相信《道经》所记载的一器破万法,我花开后百花杀的壮语。

“希望大器晚成,而非一生蹉跎……”

达到命泉境界后,便可以在天穹上飞行,叶凡开始考虑去荒古禁地走上一趟,不过必须要准备充足,不然的话那里很有可能是葬身之地。

他并没有急于出行,而是继续留了下来,巩固自己的境界,修为突破后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洞府被叶凡挖掘的不成样子,为了获得火煞中的灵能,他一直开凿到地底深处,险些将火脉引得喷发上来。

时间匆匆,叶凡又修行了将近一年,整条火脉都被他炼化的近乎干涸了,他的境界彻底稳固,且稳步提升了不少,那汩汩而涌的神泉更具有活力了。

当然,这并不是最大的收获,最让他感觉满意与激动的是,“鼎”的“粗胚”被祭炼成型,借助奇异的火煞灵能,经过千百亿次的锤炼,三足圆鼎终于初成,来到了这个世间。

“看来,想要将‘器’祭炼成功,需要奇异的灵能方可,毫无疑问,各种神火之能最为有效。就如同现实中铸造兵器一般,需要火源熔炼,才能锤炼出神兵宝刃,而在体内铸‘鼎’亦是如此!”

在叶凡的苦海上方,一尊小鼎的粗胚,有樱桃那么大,灿灿神辉全部内敛,看起来古朴而自然。近一年来,经过千百亿次的锤炼,反复摹刻绿铜上的“道纹”,小鼎已经具有非常不凡的气象,给人一股道韵天成的感觉。

叶凡心念一动,小鼎顿时冲出体外,无声无息,轻易洞穿厚度足有十几米的石壁,直接冲出洞府外,悬浮在天空中。

“一尊鼎,两个耳,三只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好!好!好!”

叶凡非常满意,古朴而自然的小鼎,让他有道法自然的感觉,似真的已经蕴生出天地间的“道”与“理”,显得神秘而又玄奥。

“我期待一器破万法的那一刻……”

小鼎初成,就已经算是一种强大的武器,可攻可守,无坚不摧,绿铜上的神秘“道纹“赋予了它奇异的力量,让它不断蜕变。

叶凡已来到这个世界三年了,在灵墟洞天生活了一载,在这座洞府又修行了将近两年,他的身体长高了不少,能有一百七十公分左右,但看起来依然很稚嫩,像是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孩子。

当年的短发已经有两尺长,乌黑而又浓密,自然披散在他的胸前与背后,随风而轻扬,他看起来非常清秀,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少年已经是命泉境界的修士。

“是时候离开了……”叶凡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洞府,而后贴着山林在低空飞行,向山外冲去。

叶凡拖着一头水鹿进入一座小镇,换了一些钱币后,首先为自己选了一身合适的衣衫,两年来他的身体长高了不少,原来的衣服早已破旧不堪,称得上褴褛,进镇时被人指指点点。

“在世修行,首先要做的便是融入红尘中。”

叶凡找了一个吃饭的地方,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旁边那个桌位,围坐的几人气质不俗,与常人有异。

真正的修士与凡人没有交集,一般不会在世人面前显露不凡,纵然对面相逢,常人亦不知。很显然这几人都是修士,秉承一贯的原则,不想惊动周围的凡人,正在低声交谈,除非灵觉特别敏锐,不然的话常人根本无法听到什么。

“那妖帝坟冢真是太邪性了,两年多来死了无尽的修士,但就是打不开。”

“整片东荒都被惊动了,各大门派都曾派遣高手前往那片废墟,却根本没有办法开启那座阴坟。”

“主要是真正的真正的绝世强者心有顾忌,不敢随意出手,因为那座阴坟非常妖邪,早已近乎通灵。除非有东荒人族的至宝,不然的话纵然有盖代强者可以破解必杀之局,也无法定住阴坟,它会冲入东荒大地之下,如龙归大海,将无迹可寻。”

“据说,已经死了三位大人物,是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两年来修士死伤无数,那座深潭简直快被死尸填满了,纵然是大人物也接连殒落数位,还有几位大人物据说命在旦夕。”

叶凡非常吃惊,没有想到两年过去了,妖帝坟冢依然没有被打开,阴坟内的必杀之局夺去了大量修士的生命。他一边吃饭一边静静的听着,没有丝毫异色,不想被那几名修士发觉。

“那座深潭周围尸骨如山,完全成为了一片魔土,仅是远远观望,就让人感觉毛骨悚然,那里怨气冲天,每一寸土地都染有修士的鲜血。”

“既然那座深潭有去无回,成为了尸山血海,为什么还有无尽的修士前仆后起,不断前往那里?”

“没有好处,谁会这样不顾生死,那可是统一东荒妖族的一代大帝的坟冢啊,里面肯定葬有无尽宝物。”

“没错,连那些超然的大人物都被惊动了,相传是因为妖帝阴坟内有我东荒人族至宝————荒塔!”

“是那件传说中可镇死仙人的荒塔?”

“自然是它,不然那些大人物怎么可能会不顾殒落的危险,冒死深入。”

“整整两年了,各派的弟子早已发毛,生怕被调往那片废墟,可是各派却不肯罢手,这样下去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你们或许还不知道吧,据说连中州的人都被惊动了,近期有些神秘的人物赶到了东荒。”

“难道他们想抢夺我东荒至宝————荒塔?”

“这倒不是,他们不会将手伸的这么长,纵然中州修士的实力举世无双,压过其他四域,但也不敢轻易与整片东荒为敌,那样的大战一旦爆发,很难想象会死多少人。据说,他们似乎是为了寻找中州的一件至宝……”

不远处,叶凡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不用想他也知道,中州的大人物们肯定是为神秘绿铜而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