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倒栽葱

所属目录:遮天    发布时间:2014-01-23    作者:辰东


时间飞快流逝,叶凡与庞博来灵墟崖学法已经过去四个月,就在这一日传法长老再次赐下药液。

晶莹而光洁的小玉瓶高不过二寸,圆形瓶底直径不过一寸,里面的药液实在有限。

这种药液成碧绿色,有一股特别的草香,对开辟苦海有非凡奇效,能省去修士很多时间与精力。据说,这种药液是从百种药草中提炼出的精华,等若人体生命之轮内蕴藏的精气,被称作百草液。

“刷”

石崖上的传法长老化成一道神虹,冲天而去,眨眼间便消失在灵墟洞天深处。

叶凡与庞博收起玉瓶就要离去,但就在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走了过来,大刺刺的拦住他们的去路,道:“借两瓶百草液。”说罢,伸手便向前抓来,根本不给两人拒绝的机会。

“你是谁,凭什么给你?”庞博一把拨开他的手,站在那里斜了他一眼。

叶凡看到周围的人都露出一丝惧意,全都向后退去,再看这个少年手中足足攥了五六瓶百草液,立时明白,这是毫不掩饰的巧取豪夺。

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被拨开右手,当场便沉下脸,道:“你敢对我瞪眼?”

庞博与叶凡都不想惹事,毕竟这里的人都是修士,他们才来到灵墟洞天没多久,不想与人发生冲突,当下向后退了几步,便想就此离去。

“想不声不响的离开,我答应了吗?”这个少年冷笑,一把抓住庞博的手腕,另一只手则向百草液抓去。

庞博如今虽然没有叶凡力量大,但同没有修成玄法神通的修士相比,足以堪称神力,抖手一下子就将这个少年甩了出去,令他踉踉跄跄,险些摔倒在地。

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恼羞成怒,叫道:“敢向我动手,我要让你们三个月下不了床!”

就在这时,又有几名十五六岁的少年挤进人群,周围的人顿时露出惧意,快速向后躲避,似乎认识这几人。在他们的手中,全都抓着六七瓶百草液,很显然是从他人那里抢来的。

这几人快速将叶凡与庞博围在当中,刚才被庞博驳了面子的少年冷笑道:“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三个月下不了床。”

“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恩怨,连修士也不能免俗。”叶凡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向前走,一个少年刚跳上前来,就被他一脚踢开。

庞博也冷笑道:“连同门都要抢夺,还真是胆大包天,不给你们一点教训,不知道你们将来还会做出什么恶事。”他下手更重,几乎是一巴掌一个,将身边的少年全部抽飞,顿时变成一片滚地葫芦。

“你敢打我?”最开始挑事的那个少年脸颊肿胀,恶狠狠的瞪着叶凡与庞博,快速爬了起来,转身向远处跑去,道:“你们等着。”

不能沟通生命之轮内的神力源泉,修士也只是比常人强大而已,但同叶凡与庞博相比,他们就像是普通人一般。

就在这时,远处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对身边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道:“你弟弟真是一个废物,让他过去掂量一下,结果却这样丢人。”

二十几岁的青年闻言有些尴尬,但对这个年龄比他小一些的少年很忌惮,略带恭谨之色,问道:“这两个人看起来也没什么,值得这样试探吗?”

“是我叔公想要试探,听说这两个人好像吃了什么神药……”十四五岁的少年露出不屑的冷笑,道:“不然,我对他们根本没兴趣!”

二十几岁的青年听到这里顿时打了个冷颤,他对少年的叔公似乎非常惧怕,道:“纵然是有神药,也都被这两人吃下去了,贵叔公他老人家有什么打算?”

“我叔公觉得他们的体内应该还残存着很强的药性。可惜最近才知道这两人的事情,他老人家懊恼无比。”

“这……”旁边的青年感觉身体一阵发寒,迟疑不定的问道:“纵然他们的身体还残存着药性,难道还能提取出来不成?”

“不能直接提取出来,难道不会从他们身上放血吗?”十四五岁的少年笑起来很阴冷,与他的年龄有些不相符,道:“大不了直接炼了他们的身体,我想……我叔公就是这个意思。”

旁边的青年感觉心中冒起一股凉气,那个炼药的老头向来心狠手辣,作为灵墟洞天的一名长老,没有多少人敢招惹,那两个少年被他当作药材盯上,肯定难以活命。

十四五岁的少年像是在命令手下一般,道:“你那废物弟弟过来了,你跟他过去掂量下那两人,看看他们的体质到底怎样,值不值得我叔公拿来炼药。”

“好,我马上去。”

叶凡与庞博已经够低调了,但还是本人盯上了,只是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挤出人群正要离去时,再次被人挡住。

这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男子,体表有点点光华在流转,很明显他已经修成一些玄法,可以施展部分神通了。

“哥,你要帮我好好的教训他们!”刚才挑事的少年,恶狠狠的盯着叶凡与庞博,周围其他几个少年见靠山来了,也都大声喝斥起来。

“打断他们的手脚,丢进前面的荷塘里去喂鱼。”

“让他们两人跪下来磕上一千个响头。”

……

几个少年不断叫嚣,仰仗靠山在此,对叶凡与庞博不断羞辱与咒骂。

叶凡当时就皱起了眉头,他自然不会因几个少年而动气,他只是觉得事情有些不同寻常,好像有人在故意针对他们。

“你们两个为何毒打我弟弟?”青年男子面沉似水,逼视着叶凡与庞博。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毒打他了?”庞博当时就立起了眉毛,事情到现在已经没办法再忍,就算低头认怂,对方也会狠狠的收拾他们,他自然看出对方是在找借口。

“你到底想怎样?”叶凡直接问道。

“你们毒打了我弟弟,我自然要为他出气。”青年冷笑出声,一步一步向前逼来。

此刻周围聚集了不少人,全都在远远的观望,没有人敢上前劝阻,这处山崖下的弟子几乎都刚入门不久,对眼前这个身体可流转光辉的青年心存惧意。

“打断他们的双腿,让他们跪在那里!”

“扔进湖里喂鱼!”

那几个少年再次叫嚣了起来。

“刷”

光华一闪,这个青年如鬼魅一般扑上前来,快到极致,掌指晶莹如玉,如刀一般斩向叶凡的脖子。

他并没有动用全力,在他看来这一记掌刀足以劈翻叶凡,让其软倒在地。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叶凡反应迅速,侧退两步,非常自然的躲了过去,而且竟探手“砰”的一声抓住了他那只手掌。

“撒手!”

青年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并不认为叶凡能够对他造成威胁,想用力将叶凡甩飞出去。但是事情再次出乎他的意料,他手指像是钳子夹住了一般,剧痛无比,根本难以甩脱。

“砰”

就在这时,旁边的庞博动手了,一拳狠狠砸了对方的后背上,力量之大让人咋舌,这个青年身体剧震,嘴角溢出丝丝血迹。

而叶凡抓住那只手掌后,像是挥舞稻草人一般,猛地将对方抡动了起来,而后重重的砸在地上。

“砰”

烟尘冲起,地面顿时重重颤动了一下,这个青年体表的点点光辉顿时全部散去,他惨叫一声,口中连连向外吐了几大口鲜血,身体一阵抽搐。

周围的人全部呆住了,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叶凡将这个青年打倒在地,而且是如此干净利落。

不是这个青年没有实力,毕竟已经修出一些玄法,但是他没有机会施展。如今叶凡单臂可以轻易举起数千斤的巨石,可以说具有蛟象之力,如此巨力,就是一般的神通玄法都未必能抗住。

“明明是你们找茬与挑事,我们不过是自卫而已,最后居然还脸说我们毒打你们,那好,现在干脆让它名副其实吧。”庞博恼怒,快速冲了过去,那几个少年想跑,但却被围观的人群所阻,根本没有办法快速脱身。

“砰”、“砰”、“砰”……

庞博连连出手,一脚一个,将这几人蹬了回来,而后按在地上就开始抡动大巴掌,噼噼啪啪响个不停。

“刚才你们几个说什么?打断我们的手脚,丢进前面的荷塘里去喂鱼。还说什么,让我们跪下来磕上一千个响头,你们几个活腻歪了吧?!”

庞博一顿狠抽,狂甩大耳光,将地上几人打的鼻青脸肿,像猪头一般,惨叫连连。

“连个鸟毛神通都没修出来呢,也想当恶霸欺负人,你们几个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今天不好好好教训你们一顿,真以为你们自己是仙人了!”

庞博站起身来,双脚狂踹,地上几人不断惨呼,庞博却感觉神清气爽,越打越舒服。

“说,为什么要针对我们两人?”另一边叶凡也没有闲着,脚下猛踢,那名青年在地上滚了又滚,浑身痉挛,嘴角溢血。

“不说的话,我将你扔进前面的池塘,来个倒栽葱!”叶凡又是用力一踢,他的力量何其巨大,当场将这个青年踢飞而起,横着出去**米远。

庞博听到这里,脸上顿时放光,道:“好主意!”说罢,他蹲下身来,以巨力将五六个青年同时提起,向着前方的那个荷塘走去。

“不要啊,快放下我们!”

“救命啊,杀人了……”

“求求你快放下我们吧!”

对此,庞博毫不理会,逐一提起他们,猛力向着荷塘扔去。里面有很多的淤泥,在庞博的巨力贯注下,这几人全部头下脚上,倒插进淤泥间。

“别闹出人命……”叶凡提醒道。

“没关系,这几个废物怎么说也已经踏上仙路,虽然还没有修成玄法神通,但是体质比普通人强上很多,最起码能闭气半个时辰。”

“你说还是不说,难道你也想来个倒栽葱?!”叶凡再次将地上的青年踢飞。

庞博大步走了过来,道:“直接倒栽葱,别跟他废话,看他最后说不说。”

叶凡见对方依然不松口,不再多说什么,提起他猛力向前掷去。

周围众人简直目瞪口呆,这是多么大的神力啊?距离荷塘还足有四五十米远,叶凡就像是投掷长矛一般,将一个大活人扔了出去。

“噗”

事实上,这个青年也真如长矛一般,笔直的倒插进淤泥中,大半截身子全部没了进去,留下一双小腿还在外面挣扎与踢动。

“变态啊!”

“哪来的怪物,看起来清秀文静,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怎么会有这种巨力?!”

……

周围的人瞠目结舌,随后议论纷纷,不过众人全都感觉相当的解气,方才那些人飞扬跋扈,就该如此教训。

突然,远处的人群快速分开,有些惧怕的为几个人闪开了道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面色阴沉如水,慢慢向这里走来,在他的身边跟随着几名二十三四岁的青年,体表都有光华流转。

“这是韩长老的幼孙,名为韩飞羽……”

“他的叔公也是一位长老,据说是一位炼药高手。”

“噤声,不要议论他,当心祸从口出!”

……

十四五岁的少年韩飞羽阴沉着脸慢慢来到近前,对叶凡与庞博开口道:“你们当灵墟洞天是什么地方,当众行凶,无所顾忌,真当自己是执法长老吗?”

叶凡与庞博没有理会他,近乎于无视,转身看向荷塘。

韩飞羽的脸色顿时更加阴沉了,对身边的四人道:“别让他们再碍我眼!”

叶凡闻言转过身来,道:“口气倒不小,看来一直是你在背后指使,没什么话可说,今天将你也倒栽葱。”

韩飞羽闻言双目射出两道寒光,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自语道:“看来只能给叔公送过去两具尸体了……”

下一篇: 上一篇: